第六十二章名额之争(六)

  六天后

  兽园一处小溪旁,两个练气巅峰修士正对峙着,这二人一人持剑一人持矛,脸色不善的看向对方。

  其中一人冷冷的笑着,说道:“这位师弟,你还是乖乖将计分令牌交出来吧,否则免不了受些皮肉之苦!”

  “笑话,该交出令牌的是你才对!”另一人却是不为所动,手中长剑遥遥指向对方。

  眼见着战斗一触即发,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看二位还是一起去歇一歇吧。”听见此话两人勃然大怒,分神同时喊道:“谁?”

  就在这时只见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他一出现就抬手一扬祭出个青皮葫芦,这葫芦刚一出现就从里面喷出大量黄色的沙子,铺天盖地的向着二人而去。这时候两人也顾不上彼此,连忙祭出自己的法宝阻拦黄沙。

  可他们的法宝刚一接触黄沙便变得歪歪扭扭起来,看见法宝上随后浮现的点点锈迹,哪里不知道这黄沙有诡异。两人顿时大惊失色,眼见着这人的诡异手段竟然能玷污法宝的灵性,就要收回法宝转身就逃,可惜黄沙已经弥漫到了二人身前,眼见这就要把两人困进黄沙中、

  “这位师兄且慢!小弟愿意让出计分令牌!”那个持剑的修士连忙大喊到,随后一拍储物袋里面飞出二十多块计分令牌漂在空中。另一人见状,也连忙将计分令牌让了出来。

  顿时黄沙一停,堪堪在两人身前停下,差点将两人埋了进去,不过黄沙也没有散去,反倒是成围困之势将两人包住。

  随后之间那人伸手一招,大约五十来块计分令牌便飞向那人手中,看的被困的两人肉痛不已。

  “多谢二位师弟好意,不过在下还是请两位下去歇着吧。”那人说完,黄沙便将两人埋没了,两人看着铺天盖地的黄沙就要将自己埋没,突然感觉浑身一轻,便已经飞上了天空。

  “你二人,出局。”这时候两人耳边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看过去才见是两个内门筑基修士各提着一人衣领御剑飞在半空,其中一个脸色冰冷的修士淡淡的看了眼底下正行礼的人,随后招呼一声旁边同门,飞向兽园出口。

  偷袭成功的那人正是李山,此时的李山没有理会已经远去的两位筑基修士,而是继续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张隐身符悄然而去。

  此时的李山身上足足有五百多块计分令牌,除却他自己找到的四十多块计分令牌之外其余的四百百多块都是李山抢劫而来,而他也送了不少人出局。毕竟时间已经到了这里,只剩下三天的时间此次大比就要结束,那些没有希望得到令牌的弟子留在这里也只是为了给人送令牌的小喽???眩?嬲?邢M?幕故悄歉鍪裁磁判邪裆系那笆??br />
  当然,凡事也不绝对,比如李山的排名才只到第十六,但也只是李山不显山露水罢了。

  虽然手中已经有了五百多块令牌,可李山却是不知道自己手中的令牌数量够不够,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虽然其人人品堪忧但实力却是数一数二的,这人便是邓柏东。也不知邓柏东此人是否还在兽园之中,不过想邓柏东的实力恐怕能让他出局的可不多,更何况说不定邓柏东此刻正与王连与王矣在一起,就更加不好得手了。

  不过既然邓柏东此人敢暗算于自己,李山说什么也要出了这口气。

  此刻李山留在邓柏东身上的寻踪丹粉末起到作用,李山一掐法决,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线便引着李山向一个方向而去。

  不久后,李山站在一处丝毫不起眼的草丛前,看着眼前这块被遮掩得十分潦草的洞口。在这里面藏着的就是邓柏东,也不知此人是怎么搞到如此境地的,竟然要藏到洞穴之中才会安全的样子。不过看他匆匆忙忙连洞口的遮掩都没有做足,想必现在身上受了伤。

  李山不担心这是个陷阱,毕竟邓柏东可不知道他自己身上有寻踪丹的粉末,李山对于自己的丹道造诣还是有信心的。

  李山祭出金?抛幽溉校?坏懒楣夂湓诙囱ㄖ?希?偈倍纯诒徽ǖ乃姆治辶涯嗤练山Α?br />
  “王连!你不要欺人太甚!”从里面传出邓柏东愤怒到几点的怒吼,随后一道带着灵光的飞剑从洞口飞出直直射向李山,李山的金?抛幽溉腥词堑痹诶钌缴砬埃?秸呦嘧仓?露偈蹦欠山6铣闪浇凇?br />
  随后破土而出的便是那邓柏东了,不过此刻的他状态可不算好,衣衫破碎头发散乱,身上带着不少的血迹,精神也萎靡不振。邓柏东刚一出现原本以为是王连,可看到李山的身影,顿时狂喜起来:“是你!”

  “不错,是我。”李山看着邓柏东狼狈的模样加之他先前所说的话语,将其经历的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顿时有些讥讽的看向这个自视甚高的青年。

  说起来邓柏东落到这般境地还是因他遇人不淑,毕竟跟他在一起的两人可没有一个是好货色,而邓柏东又是自高自大之辈,自然会炫耀自己的令牌数量,结果这一下就引来两人的联手追杀。好不容易逃过两人的追杀却因疗伤丹药已经用完只能打坐恢复,就在此刻遇上了李山。

  “快!把你的疗伤丹药给我!”邓柏东眼神热切的盯着李山,用一副命令的语气说道。

  李山却是笑了,这人真是分不清形式。他倒是没有因为自己被看轻而生气,反倒是被邓柏东这个蠢货给逗乐了,他说道:“阁下曾给在下身上撒过十里香,那在下为何又要给你疗伤丹药?”

  邓柏东脸色立马变得不善起来,他气势汹汹的说道:“李山,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阁下可以来试一试!”李山说完也是脸色一肃,浑身法力涌动,金?抛幽溉腥词窍纫徊匠遄诺税囟??ァ?br />
  “你敢偷袭!”邓柏东又惊又怒,他实在是想不通李山竟敢对他出手,仓促之下也只拿出一柄飞剑抵挡一二。

  “咔嚓!”下品法器那里是上品法器金?抛幽溉械亩允郑?崭张龅揭黄鹁捅环殖闪肆桨耄?庀陆?税囟??昧成?槐洌?蠼幸簧?种心贸鲆环叫∮【屯?钌秸饫锍骞?础?br />
  李山原以为邓柏东要与自己拼命,可哪知道邓柏东却是跑了几步立马掉头就逃,而其的速度竟然无比迅速,且身形忽闪不已,显然是用出了身法来逃脱李山的攻击。

  李山虽然是有些意外不过却没有太过吃惊。毕竟邓柏东虽然傲气可不是傻子,他此刻还是重伤未愈,浑身修为还未恢复,而此刻看李山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便立马就要脱身,毕竟只要他还在大比之中没有被淘汰,总有机会得到名额的。

  可李山哪里愿意邓柏东就此跑了,他收起金?抛幽溉腥〕鲎辖鸷???彩鞘┒?矸ㄗ妨松先ィ?茸妨私?艘恍├钌矫偷卮叨?辖鸷???偈被瞥旧炒幼辖鸷??锩媾缬慷?觯?蜃诺税囟??矶?ァ?br />
  邓柏东自然是感受到身后的威势,不敢硬抗,于是向着一旁躲去,可还没走几步又被黄尘沙包裹,只听得沙沙的声音邓柏东就已经被黄尘沙围住,随后被埋的只剩下一个头露在外面。

  随后李山来到邓柏东面前,又是一道法诀恰出,黄尘沙一阵蠕动,顿时邓柏东的储物袋从里面飞出落在李山手上。

  “李山!你敢!”邓柏东见此大怒不已,剧烈的挣扎起来,不过既然他已经被困于黄尘沙中,就算他有多少法力也无法发挥的出来,只能徒劳的挣扎一番。

  “在下又为何不敢?”李山讥诮的一笑,随后李山手中出现一柄长剑,就向着邓柏东的脑袋刺去。

  “师叔救我!”邓柏东实实在在感受到李山的杀意,顿时被吓得喊叫起来。

  而此刻,李山手中的长剑也是停了下来,他任由筑基弟子将邓柏东带走,随后看着那筑基弟子凌厉的目光说道:“师叔多心了,师侄只是吓一吓他而已。”

  听了李山的解释,那筑基弟子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最好如此。”

  但邓柏东听了却是觉得自己颜面尽失,破口大骂起来:“李山你个小人!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筑基弟子眉头一皱:“安分点!”这下邓柏东才不敢乱说话,乖乖的被带走了。

  李山对邓柏东的话视而不见,他看了看邓柏东的储物袋,发现里面竟然有六百多块计分令牌,顿时心下想着果然还是抢劫来的快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