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出发之前

  看着罗清侯逐渐远去的背影,李山站在还虚殿外,一时之间他沉默下来。

  一直以来李山都在思考一件事,而这件事已经困扰了李山很长时间,这念头堵着李山让他心中颇有些不通达。

  随着李山在落霞谷的时间渐长,李山逐渐把落霞谷当成自己另外的家,虽然李山从来都没有把这话说出口但其实他心中还真有这般的感觉。后来李山又拜入朴磬道长门下,他这师父虽然话不见多可对他的关怀之情溢于言表,让李山对隐瞒罗清侯身份的事情有些愧疚。

  毕竟李山在还未拜入落霞谷之时便已知晓罗清侯的身份,楚东罗家子弟。楚东罗家坐落在太上魔派的势力范围,而罗清侯自然应当算是太上魔派势力一方,却不知他来落霞谷有何事情。

  是太上魔派派来落霞谷的暗子?还是因为其他李山不知道的事情?

  原本李山还挂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不过随着他对落霞谷观念的转变,这件事就成为李山喉咙里的一根刺。

  李山既是知情人那理应该将这事禀报宗门或是禀报朴磬道长,不过他与罗清侯好歹有些交情,怎能生生让罗清侯陷入绝境。何况李山手中最珍贵的符宝便是从罗清侯手中得到,为此李山还给罗清侯一个承诺。

  除此之外李山也承蒙罗清侯照顾,若没有罗清侯的陪练恐怕李山还入不了落霞谷门下,而在门内也受了罗清侯不少的帮助。即使罗清侯更多的因为当初李山许下的承诺而帮助一二,不过李山还是承了罗清侯这个人情。

  正是如此让李山分外纠结。

  他没想到罗清侯此次主动来见他竟是为给他讲太上魔派的事,虽不清楚罗清侯为何要说这些,但也让李山心中缓了口气。

  在交谈过程中李山能感到罗清侯对太上魔派的态度,没有好感甚至还带些许的厌恶。这说明罗清侯并不是太上魔派的弟子,至少他心中并不向着太上魔派,不然不可能告诉李山这些事情。

  而罗清侯也知道李山的顾忌,已明确告诉李山他与太上魔派并无关系,至于其他倒是没有说。

  不过就算如此李山也是放下心了,然而罗清侯口中另外的事情让李山提起了警惕。

  据罗清侯所说,太上魔派的势力范围中风起云涌,最近这些年来针对元极宗的言论越来越多,隐隐演变成向元极宗开战的趋势。此次安贤洞府试炼让李山一定要小心,恐怕太上魔派一系的弟子会针对元极宗治下宗门的子弟,这可不是宗门之内的小打小闹可以比的,一个不好可是会丢了性命。

  原本安贤洞府之中就足够危险,再加上太上魔派弟子故意针对,恐怕此去要更加小心才行。

  李山皱着眉回去自己的房间,看起来他要准备的东西又要增加不少了。

  眼见着留给三人准备的时间越来越短,很快时间匆匆而过只剩下了三天时间。

  这天,李山正在房中观看从藏经阁拓印的阵法书籍。李山原本对阵法之道并没什么概念,毕竟对阵法接触的不多,不过他在兽园当中可真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什么叫做吃亏。虽然对付碧溪鄂的时候并没有多困难,但要是李山能自己布置阵法,就不用冒险与碧溪鄂争抢时间。

  虽然李山有阵盘可以用上一二,但阵盘并不能顺应使用者的需要变化,说到底阵盘也是阵法刻印在特殊材质之上罢了,效果终究是比布置出来的阵法差很多。

  李山相信并不是每一次都会这么幸运,要是有更稳妥的方法李山可不会放弃。况且要是在安贤洞府中被阵法困住,那岂不是要遭?

  经过这些天的自学,李山深感艰难,毕竟李山要从对阵法一窍不通学起,而阵法之道的学习小珠子并不能给予帮助。且阵法之道与丹道一般博大精深,李山学起来自然是吃力无比。

  不过李山也没有气垒,小珠子已经省去自己学习炼丹的时间,那就把原要学习炼丹的时间用来研究阵法知道又何妨?他已经比其他修士有太多便利了。

  就在李山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来了两个人,也打断了李山自学阵法的势头。

  “二位师兄来小弟这里,真是蓬荜生辉。”李山将两人接到自己的房间,命丫鬟送来茶水,笑着说道。

  “师弟这话说的客套了。”章怀笑着摇了摇头,而一旁的游阳则是表情淡淡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李山的话一样不满意。

  “是小弟说错了。”李山说着。

  “这次我们是奉师命而来,为你送来一样东西。”游阳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袋递给李山。

  “这是……”李山一愣,不过还是接过来,随后问道。

  “这我可不知。”游阳摇了摇头说道。

  李山此刻心中满是疑惑,却没有在人前查看储物袋,他点了点头把储物袋收了起来。

  之所以不把储物袋收到另一个储物袋中,也是因为储物袋不能放进储物袋中,否则储物袋会损毁。

  “除此之外,我二人也有东西送于师弟。”一旁的章怀说道,他取出一个储物袋交予李山说道:“我们两位师兄还没给你见面礼,这就算是见面礼了,你可不要推辞。”

  这话说的李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也只能收下章怀与游阳给的储物袋。

  之后两人又在这里坐了一会,给李山讲有关于元极宗的情况。

  说着说着李山便明白这两位师兄说了什么,总的来说就是几个字:去了元极宗要安分一些,不要惹事。

  李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总觉得自己是被当成小童看待了。

  李山却是不知道,他在兽园当中做了什么事情已经被那个跟在后面的筑基弟子如实禀告给朴磬道长,连带着两位师兄也知道李山的所作所为。

  李山在兽园当中的行为有些跳脱和大胆,让原本以为这个小师弟沉稳无比的两兄弟哭笑不得,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两兄弟这才对李山前往安县洞府的事情放心不少。毕竟以李山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方式和警惕的性格,至少不会吃亏就是了。

  “当然,要是吃了亏那就打回去。”章怀笑呵呵的说道,原来这个二师兄也不是安分的性子,而一旁的大师兄游阳竟然也点了点头。

  随后这两人又叮嘱一阵这才离开,等两人离开之后李山这才查看起来新到手的三个储物袋。

  首先李山打开朴磬道长给的储物袋,神识方一扫进去就被吓了一跳。这储物袋的空间可比李山手中的储物袋大三倍,里面密密麻麻摆放了不少丹瓶,李山随手拿出一瓶,只见瓷瓶之上贴了一个字条,上面写着“去毒丹”这三个字。李山又拿起来另外一瓶,顿时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这瓷瓶之上竟然写着“寒毒丹”,又拿起另外一瓶,一看,化尸散。

  李山将所有丹药拿出来看了个遍,这里面竟然有上百瓶丹药,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才是疗伤丹药,剩下的功效阴毒无比,要是换个人来看恐怕不屑于顾。

  可李山看的却是欢喜无比,心想自己怎么只想得到阵法对敌,丹药能用的也不少,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师父真得我心啊!

  而储物袋中的疗伤丹药竟然都是三四品的丹药,显然朴磬道长将最好的丹药都给了李山。

  此刻李山也隐隐察觉到自己在兽园中做的事被传了出来,不过自己可没有做不合规矩的事情,也就放下心来了。

  除此之外李山还从储物袋中找到了一件上品法器,这法器乃是一方玉印,通体青白色,大印上雕刻一头狰狞的貔貅。

  李山拿着上品法器顿时有些沉默,上品法器自然珍贵无比,别看李山手上就有三件,这可是几乎掏光灵宝商行的存货,李山也因为这三件上品法器付出全部家当。

  即便上品法器如此珍贵可朴磬道长还是赐予李山一个上品法器,恐怕整个落霞谷能有上品法器的人不过十指之数吧。

  李山放下储物袋,原本他还对师父竟然给他不少阴毒狠辣的丹道有些奇怪,不过现在他却是明白了,原来师父是怕他在外遇上危险,又投其所好这才又给了不少毒丹。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