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开启

  场中气氛在此刻显得有些凝重,这气氛的来源正是头顶上正在对峙着的六位元婴修士。此时几位元婴修士虽然表情不一,可周身环绕的气势却是锐利无比,当然,其中最锐利的还是要属元极宗的修士,毕竟说起来元极宗是被侵略过的一方,而此刻要与侵略者共同行事自然不爽至极。

  不说元极宗与太上魔派的恩怨,星武院算是中立的势力了,虽然这星武院也不算什么好货。

  “柳兄,别来无恙。”气氛凝重之中,此时的星武院中一个胖胖的修士笑呵呵的说道,他在笑的时候眼睛被挤成一条缝,看上去和气无比。

  元极宗那位老者却是神色淡淡的说:“别来无恙。”随后似乎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太上魔派的修士打断。

  “柳江海,少说废话,还是快点开始!”这时太上魔派一位元婴修士神色冷漠的说道。这人长的高大威武,皮肤黝黑面目普通,且看向元极宗与星武院的同阶修士时目光显得非常木讷呆板,可另外两宗修士没一人敢小瞧他。

  这人名叫尉迟寸方,虽然看上去名字平淡无奇,可要是换成另一个名字尉迟老魔便能止小儿夜啼了。此人虽然看上去木讷无比,可其实手段残忍,曾将对手徒手生生撕成碎片,?]其魂魄祭旗,实乃战斗狂人。而另一个则是佝偻着身子的中年人,他此时目光中带着邪异的意味,饶有兴趣的看着众多元婴修士,似乎要择人而食的恶鬼一般,正是太上魔派的邢质。

  听见太上魔派的尉迟寸方发话,顿时那个星武院的胖修士呵呵一笑,闭上了嘴巴。

  “尉迟道友,还不急于一时,稍安勿躁。”听到尉迟寸方毫不客气的话语,元极宗另外一名元婴修士顿时脸色不悦的说道,虽然话语是在劝告,可语气中很不客气。

  “行了无名,少说两句。”柳江海却是没有在意尉迟寸方的话,毕竟两宗积怨已久,这种程度根本不足以动怒,于是他淡淡的说道。听到柳江海这么说张无名也就不在多言,应声说道:“是,师兄。”原来这二人乃是师兄弟,怪不得二人同为元婴修士,柳江海一句话就让张无名收敛了。

  至于一直满脸笑容的星武院二人,那个胖修士名为尤莫,另一个一副书生打扮的名叫甘守之。他二人默不作声的看着元极宗与太上魔派的对峙,没有半点要冒头的意思。

  之后又等了片刻,已经有结丹修士前来通报人数已齐,六人相互看了眼,最终柳江海说道:“有劳几位道友了,我们开始吧。”

  这下却是没人反对,仿佛本应如此的模样。

  随后几人身上法力波动不断提升,六人呈合围之势同时掐诀指向空中一处,六道灵光撞击在一起顿时把那处地方炸的泛起阵阵涟漪,眨眼间就开出一道口子。

  这口子起初只有拇指大小,可随着几位元婴修士加大法力输出,那口子就越来越大最终成为百丈宽窄的大洞,甚至从外面就能看到安贤洞府之中的景象。

  众多修士顿时发出阵阵惊呼,一时之间竟然是忘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进?!我六人撑不了多久!”就在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的时候,张无名厉声喊道,他的声音当中蕴含法力使的声音洪亮无比响,彻在场人耳边将众人唤醒过来。

  听见这话底下的人回过神来,顿时炸开了锅,争先恐后的向着安贤洞府入口一拥而去。

  而李山自然是混在人群当中冲了进去,他刻意避开五中宗的人就是为了到时候在安贤洞府中能躲过这些人的耳目,毕竟一进去就要被人追杀可不是李山想要的。

  刚靠近那入口李山便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李山一时之间竟然站不稳,被那吸力吸入安贤洞府之中。而其他人自然也是与李山一般,根本无力抵抗这样的吸力,纷纷颠倒着被吸进入口当中。

  李山只觉得浑身仿佛是被撕裂一般的剧痛,让他差点昏厥过去,他也知道这是传送的后遗症。不过好在李山经常在藏经阁中使用传送阵,虽然落霞谷的传送阵远远不及这次的,但也让李山适应不少。

  他硬撑着让自己清醒过来,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隐身符,顿时李山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李山贴着隐身符的时候却是发现一件怪事,隐身符中的灵气消耗速度竟然快了一小半,这下能使用半天的隐身符在安贤洞府中只能用两个时辰,顿时让李山皱起了眉。

  要是仅仅只是符篆的灵气消耗速度加快那便罢了,但要是就连法器之上的灵气都会消耗那可就不妙了,灵气不足会导致法器无法发挥实力。李山心有怀疑但不能尝试,毕竟他要保持法力充足以应对各种情况。

  李山犹豫了一下,最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丹药。这丹药乃是二品丹药补灵丹,瓶塞刚一打开就感觉丹药的药力正在一点点挥发,李山连忙给口中塞了一粒,将玉瓶塞了回去。

  虽然放在储物袋中还是会挥发,不过至少挥发的不严重,至少能撑的过在安贤洞府的这一个月。

  虽然灵气会挥发的事情让李山非常苦恼,不过让李山欣喜的便是安贤洞府的灵气十分浓厚,若是在这里修炼,一日能敌得过外界五日功夫。但可惜的是安贤洞府中十分危险,李山自然是不能就地打坐了。

  此时李山正小心翼翼的走在森林之中,这森林之中有不少危险的东西,不说其他的,就在方才李山看见从树上掉下一只大腿粗细的青色大莽,可刚一落下来竟然被从地底冒出来的巨大灵兽吞进肚中。

  李山看的眼皮狂跳,那青色大莽修为乃是筑基初期,要不是它突然掉下来李山还发现不了它的存在。而那个将大莽吞入腹中的灵兽则是名为吞噬鼠,这吞噬鼠只有一品资质在外界顶多修炼到练气巅峰,可在安贤洞府之中竟然修炼到了筑基中期。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李山心中哀嚎。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