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安贤洞府

  就在李山于森林中心惊肉跳之时,众多修士起初进入的地方正发生一场大事。

  大部分修士都不能忍受传送进入安贤洞府时的痛苦,除了少数人还保持清醒之外几乎所有人处于半昏厥状态,也是因为李山经常忍受神识耗尽之苦与传送之苦这才很快恢复过来,但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此时众人所在的地方乃是森林前面一块草丛之中,这草明显就是小苦草,故而没什么危险。众人零零散散瘫倒在地上,而在此处的也只有二十来人,但此次参加试炼的可有五百来人,也不知其他人是去了哪里。

  过了几息,终于有人清醒过来,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略带惊讶的看了眼四周情况,随后一脸的警惕,飞快逃离这块区域。不过还没等他逃进森林之中,突然一个醋坛大的拳头砸在他胸口,直把那人砸了回去。

  “想跑?没门!”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那修士看过去,顿时目光中满是惊惧:“尉、尉迟刑天!”

  这修士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谁,顿时心中恐惧大盛,一时之间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这尉迟刑天倒是没有继续怎样,反而是一道法力点在这人身上,顿时这人便动弹不得了。

  这人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说不出话,眼珠子恐惧的滴溜溜转。

  尉迟刑天不允许任何人离开此处,他身后跟着三名魔修,这些魔修如同猎犬一般见到谁醒来便会上前控制住此人,将众多修士困成粽子一般。

  这下所有人都被困住修为,浑身动弹不得,就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不少人心中都在疑惑,怎地这与前辈们说的不一样,传送的副作用绝对没有这么强烈,竟然让人昏厥过去。

  不过此刻众人顾不上许多,毕竟他们的性命掌握在尉迟刑天手中,根本反抗不得。

  被绑住的都是元极宗一系与星武院一系,仅有的四名魔修却是占据优势。正派功法修炼一般温和巩固,但魔道功法大部分带有太多的痛苦,故而魔道修士要比正道修士清醒的早。不过也有例外,那便是李山这样磨练意志的人。

  尉迟刑天是个人高马大的壮汉,面目倒也端正,不过左眉却有一道伤疤,让他看上去如同断眉一般。这尉迟刑天自然是太上魔派的弟子之一,且是那个尉迟方寸的玄孙,二人乃是血亲。正因为尉迟刑天的身份,这些魔修才会听命于他,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此人实力高深,手段也颇为狠辣。

  此刻尉迟刑天见到众人都醒了过来,突然呲牙一笑,顿时凶悍之气骇的人心肝发颤,惴惴不安起来。

  尉迟刑天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吓得众人心神一跳,随后尉迟刑天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杆小旗,这小旗通体黑色,上面血雾缭绕还不时有血色脸孔在雾气中翻滚,发出阵阵痛苦的嘶叫声。

  血魂旗!

  众人大惊失色,顿时挣扎起来。

  也不怪这些修士惊恐莫名,实在是这血魂旗太有名了。血魂旗乃是尉迟寸方的成名法器,依靠一杆血魂旗硬生生灭了上百筑基修士元神,拘其元神喂养器灵,彻底魂飞魄散。

  虽然尉迟刑天手中的血魂旗没有尉迟寸方的威力惊人,但显然尉迟刑天也打算用在场的众多修士之魂喂养器灵。

  “别担心,你们很快就无忧了。”尉迟刑天狰狞的笑着,手中小旗蓦地飞起猛地插进一人头颅之中,顿时那人喉咙中发出咯咯的怪声,浑身血肉向着小旗涌去。

  眨眼间那人就成了干尸,随后从那人头顶飘出一团蓝色亮光,正是此人的元神。还没等元神反应过来,小旗上的鬼头突然出现将元神一口吞下,露出满足的神色。

  此后那鬼头又是一副魇足的神情盯着剩余的人,那一双空洞的血雾双眼让众人差点吓破胆。

  “呜呜呜!”首先倒霉的修士正是挤成一堆的修士中的一个,此时靠着他的修士感觉头顶法发毛,恐惧之下竟然有人挣脱束缚,一个咕噜就往旁边翻去,可还没等他彻底脱身就被一杆小旗插进脑袋里。

  “啊啊啊啊!!!!”那修士惨叫,痛苦的要去拔那血魂旗,可他的手刚伸出一半,浑身的血肉就已经被吸的干干净净。这修士痛苦的神色还残留在干枯的脸上,随后砰的一声,硬邦邦的干尸倒在地上。

  这般已经不是屠杀了,而是赤裸裸的折磨,仿佛是要将这些人的胆气全部消磨,让恐惧占据所有人的心神。

  其他修士看的自然是更加恐惧,一想到这般惨状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寒而栗,他们此刻多想尉迟刑天给自己一个痛快,这样也不用受这非人痛苦。

  可惜他们的心声尉迟刑天听不到,就算听到也只会是嘲讽一笑,不予理会。

  此后,这片草地之中又传出难掩的痛苦嘶叫,持续了一盏茶时间。

  一盏茶后,尉迟刑天颇为惋惜的看着手中血魂旗,低声说道:“这些没用的道修。”语气中尽是不屑于顾的模样。

  原来尉迟刑天的血魂旗所收之魂越是恐惧越是怨气冲天,那血魂旗的威力就越是强悍,故而尉迟刑天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斩杀这些正道修士。

  他先是在人刚刚清醒的时候才将人禁锢,给予对方不安定感,此后又是将众人放在一起给他们可相互依靠的感觉。随后灭杀他们最中间的那个,告诉他们就算是抱团取暖也没用处。

  果然不出所料会有修士害怕的挣脱禁锢,不过这禁锢本身就不牢固罢了,一挣之下顿时让修士有了能逃生的希望,可尉迟刑天就在此刻灭杀此人,让此人心中希望未消又陷入绝望,而他的惨叫让所有人心中的恐惧达到巅峰。

  尉迟刑天玩弄人心的本事不低,若是换成魔道修士恐怕早就是越惧越怒,可惜正道修士虽然惊恐不甘可在怨气上不足,此番费尽心机也只是让血魂旗的威力提升一丝而已。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