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安贤洞府(五)

  李山这一疗伤就花去半天,这还是因为李山身上带的疗伤丹药乃是四品炼药师炼制出来的四品丹药,不然他出关的时间还要往后推延。

  待伤好后,李山便继续向着百药园的方向而去,不过这次的路途并不如湖泊另一头轻松,并不是说这边的灵兽修为更高,而是在湖泊这边修士的密度增加了。

  原本在那边难得一见的修士到了这边竟然一下子增多起来,李山猜测恐怕是因为整个安贤洞府之中的所有修士都想办法往这边聚集起来,毕竟整个安贤洞府之中最有可能得到机缘的还是那片宫殿群。

  人人都想得到机缘,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实力不足者只能寄托浑水摸鱼。

  即便有很多人都磨刀霍霍向着宫殿群进发,可李山偏偏就对那宫殿群不感兴趣,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能不能得到玉灵芝以及灵髓花,毕竟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此。这是第一个原因,而第二个原因便是二师兄章怀曾与他说过,安贤洞府之中最危险的不是遍地的灵兽,也不是费尽心机想要除去敌对宗门弟子的修士,而是洞府主人布置下的阵法。李山对这话深信不疑,当然更重要的是李山不想要趟这个浑水,谁知道那些大门子弟有什么强力的法宝神通,与他们抢是找死。

  于是他赶路的时候都是避着周围的修士,但碍于自己没有强横的隐匿功法,李山只能将隐身符贴在身上,这次他要小心一些,只要不被强大的灵兽当成入侵者进而攻击就行了。

  于是李山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走了三天。

  这天,李山正悄无声息的走在林中,突然感觉到前方有打斗的法力波动,李山顿时明白前面似乎发生战斗。李山心中思忖一番还是不打算去凑这个热闹,正打算绕道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浑身寒毛一竖,猛地运起身法向着旁边一闪。

  “嗖!”一只利箭擦着李山脸侧直直插进后面的树干当中。

  霎时间,李山的身形显露出来,原来是隐身符的效果被破。

  谁在攻击?!李山心中警铃大作,神识扩散出去顿时看到攻击自己的人。

  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白发青年,躲在距离自己一丈距离之外双手持弓,弓箭之上冒着灵光,以李山的眼力自然是知道这是一件中品法器。随后仿佛是感受到李山的神识,那人突然呲牙一笑,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随后神识一震就将李山的神识震开,同时也拉开了弓弦。

  李山分明看清了那人的口型。

  “去死!”

  那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袭来,但李山也不是吃素的,一拍顿时金?抛幽溉蟹沙觯?吮?幽溉朽驳囊簧?沙鋈ビ?喜欢戏缮涔?吹睦???羌?妇捅秽痉沙鋈ト缤?炫?⒒ò阍??芪А?br />
  李山此刻心中杀机大起。

  他还从来没见过同阶修士中比自己神识厉害的人物,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神识十分自负,毕竟他的神识堪比筑基初期。要知道神识这东西每突破一个大层次都会有质的提升,李山能在小珠子的锻炼之下达到筑基初期的神识实属难得。

  可现在竟然有人能窥探自己但自己却没发现半点迹象,这让李山心中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原本有些失衡的心态这时才摆正。

  李山一直都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知道容易做到难,原本平和的生活以及自身飞速增长的实力,李山不可避免的膨胀了。就像他相信自己的神识足够强贴上隐身符之后没人能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可事实上天才不止他一个,更何况李山还不是天才,他只是依靠小珠子才有这番成就,没了小珠子他什么都不是。

  李山心中自省一番,顿时感觉念头通达起来。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个不知死活偷袭自己的人。即使神识要比自己强悍能怎样?

  李山身法全力展开,得自落霞谷藏经阁的《雷闪》此刻发挥功效,李山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向着那人冲去。那个偷袭者见到自己的箭矢竟然拿对方没办法,而且对方竟然不知死活的冲了上来,顿时目光中透露出不屑的神色,从背后的箭篓取出一根箭矢。

  这箭矢通体银白,箭头呈现锋利的弧度此刻闪着冰冷的光芒,箭羽则是火红的羽毛制成的。这箭矢一出现,顿时周围仿佛是被什么撩烧一般,让小苦草渐渐失去水分,而那偷袭者则是将箭矢放进弓箭中,拉开弓弦,瞄准李山!

  此刻李山与偷袭者之间的距离正在拉进,但李山不知道那人此刻在做什么,依旧向前奔跑着。不过突然之间,李山感受到一种不寒而栗的危机,这危机甚至要比疾幽豹给他的感觉更甚,能与它相比的只有蓝羽蝶发动能力的一瞬间!

  偷袭者嘴角翘起愉悦的弧度,残忍的看着李山,口中轻轻念叨着:“嘭!嘭!嘭!”

  手指一松,箭矢仿佛撕裂空气一般向着李山射去!

  李山远远的就看到一根不同寻常的箭矢飞了过来,掀起一阵气浪,看那架势威力大的惊人。

  可李山来不及躲了,他心中快速思索着该怎么办,但下意识的就让金?抛幽溉蟹晒?サ值布?浮?br />
  “轰隆!”一阵气浪从两者接触的地方爆炸开来,李山的脸色突然白了。李山并没有因为两者相撞发出的气浪受到伤害,因为七柄金?抛幽溉刑嫠?值擦斯セ鳎?还??纳袷度词鞘艿搅松撕Γ?孀拍潜?环懦龅慕?抛幽溉邢?Я恕?br />
  是的,那柄子刃被炸没了。

  李山身边的其他子母刃一阵混乱,这是因为少了一柄子刃造成的。金?抛幽溉幸惶装吮??槐?溉衅弑?尤校?思?喔ㄏ喑伞?br />
  也幸亏失去的那柄只是一个子刃,不然李山只能把金?抛幽溉械背善弑?ザ赖慕?抛尤惺褂茫?耆?挥谐商追ㄆ鞯淖饔谩?br />
  不过就算是少了一柄子刃也造成李山不能如意驱使金?抛幽溉校?荒茉俣燃懒兑环?拍茉俅问褂谩N弈沃?吕钌街荒苁栈亟?抛幽溉小?br />
  当他把金?抛幽溉惺栈刂?螅?闹卸偈比计鹦苄芘?穑?飧龌斓埃【谷桓一傥曳ūΓ?br />
  李山想起自己当初购买金?抛幽溉械氖焙蚧ǚ押么笠槐柿槭??掀贩ㄆ骱芄蟮模〕商椎纳掀贩ㄆ鞲?螅∠衷诒换僖槐?奶鄄灰眩?阅歉鐾迪?吒?呛薜难姥餮鳌?br />
  李山当下也不耽搁一个轻身符贴在身上,顿时他的速度又上升一大截子。

  偷袭者原本在爆炸的时候还哈哈大笑,看着烟尘四起的地方还有些惋惜,因为烟尘阻拦了他的视线让他不能目睹全部。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因为一个身影破烟而出,通红着双眼仿佛一个赌徒一般,正是那个他以为死了的“蝼蚁”。

  偷袭者满脸惊愕的看着李山来到他身前,李山心中正是窝火的时候,祭出师父给予的貔貅方印,冲着这个偷袭者狠狠砸下。

  “轰!”一声巨大的声响在森林中响起,泛起的烟尘都蔓延到树顶之上。

  “咳咳!”烟尘散去,那个偷袭者双腿扭曲的躺在大坑中,显然是被砸的。此刻的他浑身狼狈,那把中品法器的长弓落在坑外,他抬起头有些惊恐的看着李山。这个偷袭者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人明明实力如此强悍那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如同老鼠一般,要不是如此自己也不会错认这人太弱。

  李山要是知道这人心中的想法肯定是哭笑不得,没想起因竟然是自己太过谨慎。不过他不知道,此刻李山心中的火焰如同地火一般汹涌,他一脚踩在这个偷袭者的断腿上,冷声说道:“偷袭啊!你怎么不偷袭了?!啊?”

  “啊!”那偷袭者惨叫一声,连忙讨饶道:“前辈我错了!求前辈放过小人一命吧!”

  李山丝毫不为所动,他又狠狠的踹了这个偷袭者几脚,貌似一不小心踹到这人胯下,就看见这人原本狼嚎的声音突然如同杀鸡一般尖锐,整个人也顾不得疼痛蜷缩起来。

  李山仿佛是感同身受一般抖了抖,讪讪的收回脚。不过李山不打算放过这人,这人要下死手是确定的,要不是金?抛幽溉械淖尤刑嫠?擦艘幌拢?峙吕钌皆缇捅涑煞苫乙话愕拇嬖诹恕?br />
  于是李山取出一柄长剑,那长剑来到偷袭者脖颈前,毫不拖泥带水的结束了偷袭者痛苦的生命。

  随后李山便搜出这个偷袭者身上的储物袋,捡起掉落一旁的长弓,在暗中窥视者的目光注视中扬长而去。

  其实李山已经发现四周有不少修士在围观,不过因为自己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吓到他们了,这才隐藏在暗处不敢出来。

  李山不知道的是,这些人不敢出来的原因一个正如他的猜测那般惧怕李山的实力,第二就是李山心狠手辣的举动,君不这个狠人都要杀了这个偷袭的人,还硬生生让这人体验一把太监的滋味。

  谁敢惹这号人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