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安贤洞府(六)

  走在森林中,李山并没有继续隐藏身形。原因无他,原本李山还是贴着隐身符行走并且对自己周身的法力波动隐藏的更加谨慎,可惜李山越是向宫殿群方向前进一路上遇到的天才也就越多,李山的隐藏也是屡次被看破。

  这些天才原以为李山只是一个想浑水摸鱼的蝼蚁,便攻击了李山。李山自己也很冤枉,明明他只想安安静静的抵达百药园,这些自视甚高的修士就把他当成暗地里的老鼠一般,不过李山也知道他们什么心理,恐怕也是害怕李山在暗地下黑手,这才先下手为强。

  李山被攻击的烦了,不是每个人都和那个倒霉的偷袭者一样硬实力没有多少所以只能远远攻击,这些天才更多的能与没露出底牌的李山打的不落下风,且一看形式不妙立马远遁而走。李山明白这些人是不想与自己太过纠缠,要是在与他斗法的时候受了伤那在接下来的夺宝中就极其不利。

  最后李山索性就不使用隐身符,光明正大的走在森林中,果然这一下来攻击他的人少了很多。李山这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的确让人拿捏不准。

  不过隐藏有隐藏的坏处,光明正大有光明正大的弊端,没什么是能一劳永逸。

  所以走了没多久李山又遇上了麻烦。

  李山此刻貔貅方印托在手中,另一手按在储物袋上,若是对方敢先出手李山就会有所动作。而在他的周围站着八九个修士,他们纷纷取出法宝警惕的看着四周,此刻李山以及八九个修士正被十几个魔修围困住,紧张的气氛在众人之间弥漫。这些魔修有的手持缭绕黑气的魔器,有的露出浑身精壮的肌肉双拳对准众人,面上全是虎视眈眈之色,明眼人都看出来这些人不怀好意。

  说起来此事也是李山误打误撞,只能算他倒霉。原本李山与这些同样被围困的众人还相距一段距离,那时候李山自然是知道另一边有修士存在,不过他并没有理会,正当李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从草丛中跳出十来人便是攻击。而李山也是在那时候被一个魔修逼的节节后退,最终只能与同样被攻击的修士靠在一起。

  此刻李山看着堵在自己前面那个拿着一根齐眉棍的魔修,神色警惕。

  他眼前的这个魔修,看上去是个二十来岁精瘦的汉子,脸颊与眼窝深陷,嘴唇丰厚面色黝黑,目光如狼一般盯着李山不放。这人突如其来跳出就给李山一棍子,李山仓促之下抵挡竟然是被抽的倒退三步,此后这人又是连连棍影,李山即使取出法器也是无法匹敌,最后被逼到如此境地。

  一番交手,李山已经明白这魔修不好对付,这人一身体修功夫十分强悍,他想起曾经剑锋堂的大师兄讲过,若论杀伤力,第一当属剑修,第二便是体修,前者一手精湛剑术战力惊人,后者则是近战无敌。而李山面前的这人正是一个体修,且是一个魔道体修。

  若论体修之中,正道功法循序渐进厚积薄发,魔道功法则是只注重攻击力根本不管其他,李山相信眼前此人的战力绝对要超过一般体修,更令李山感觉到不好的便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对方还是十几人围攻,情势对己方十分不妙。

  李山一言不发,可同样被困住的修士却是忍不住开了口,他怒斥道:“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当真蠢的看不出?”这时候那个攻击过李山的魔修开了口声音嘶哑难听,显然就是这群魔修的头头,他的语气之中极尽嘲讽,顿时魔修笑成一片。

  “哈哈!蠢货!”周围的嘲笑让那人脸色发黑,忍了又忍正要发飙就被另一人拦住。

  “你们想要什么直说!”另一人乃是一个青衫长冠的修士,他此刻沉着脸直截了当的说。

  “呵呵,道友不必那么谨慎,我们想要的很简单,就是……你们的命!动手!”主事魔修语气拉长,突然干脆利落的发号施令,顿时所有魔修大喊一声,纷纷祭出自己的魔器向着中心众人攻来。

  “啊!”魔修攻击的太干脆,正道修士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杀了一人。

  李山眼见一个魔修手持两柄长叉冲了过来,也是同样冲了过去,手中貔貅方印猛地一冲砸在那人肚子上将那人砸的翻滚着飞了出去。顿时包围圈空出一个位置,李山心中大喜,身法展开就要冲了出去,突然脑后生风,李山连忙指挥貔貅方印去挡,只听得当的一声,貔貅方印旋转着倒飞出去,而李山也借着这个空档回转身来。

  刚转过身就见一道棍影直击自己面门,李山狼狈的向一旁闪去几个跳跃就与袭击者拉开距离。

  是那个主事的魔修。

  此刻那魔修手中齐眉棍一转,直直的指向李山方向,咧嘴一笑开口说道:“不错不错。”

  李山目光一凝,此刻他已经站在混战圈之外身后便是森林,想要逃跑随时都可以,可李山不敢让自己后背面对此人,同样是两人太近了,他若是敢转身逃跑这棍子十成十会落在他后背上。

  面对李山的警惕那个魔修半点都不在意,那副轻松的模样显然是没把李山当回事,李山心中一动,暗道一声好机会。李山突然伸手一拍储物袋,顿时一枚只有拇指大小的铁球出现他指尖,法力凝聚指尖一弹,那小铁球就朝着魔修而去。

  那魔修一脸的不屑,齐眉棍向下一挥就要将李山扔来的东西扫出去,可两者相撞却感觉有些不对劲。

  “轰隆!”一声巨大的声响从魔修身前传开,魔修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于此而来的是炸开的烟尘,从烟尘里溅射出一块块碎肉。

  场中突然安静下来,这边的动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时之间打斗竟然全部销声匿迹。李山有些发愣的看着烟尘散去的地方,那个魔道体修胸口已经开了个洞,还能看见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模样。可这魔修还没有死,他双手拄着齐眉棍恶狠狠的抬起头,李山便见到他的一双眼睛通红。

  李山取出的小铁球就是大师兄游阳送的霹雳子!这霹雳子可是能够伤到筑基后期的宝物,可没想到这魔修被炸了一次竟然没死,可见他的肉体有多强悍。

  “啊啊啊啊啊啊!老子活不成你也别想跑!”魔修凶狠的大喊一声,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他的身上灵气波动剧烈狂暴起来,李山一见顿时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顿时转身就往外逃。

  “不!”周围不管是围攻的还是被围攻的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有些人被吓的大喊大叫。被凝固的现场突然鲜活起来,这些修士、魔修一个机灵反应过来,也与李山一样远离魔道体修,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轰!”练气修士自爆的冲击要比下品法器自爆的冲击强烈,速度也是飞快无比,李山刚跑出去没多远就被追上。身后剧烈的波动让李山脸色一变,貔貅方印一直挡在他身后就是为了此刻,他来不及给自己贴上金钟罩自爆波动就已经到了身后。

  “啪!”貔貅方印首当其冲被冲击到,随后狠狠砸在李山背后,李山被砸的向前飞去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李山连忙一个骨碌爬起来查看自身伤势,发现自己除了狼狈一些,背后有些疼痛兼之皮肤被割出道道伤痕之外并无大碍,这恐怕还是貔貅方印为他抵挡了大部分的冲击这才让他没有受伤。

  “啊!”

  “啊!”

  另一边,那些魔修以及修士也同样被追上,他们可没有李山的上品法器作为抵挡,只能各凭本事或是硬生生顶着冲击,而被自爆余波杀了的只能自认倒霉。余波过后,地上躺了十几个满地打滚的修士,现在受伤最轻的便是李山,不过他的法力也消耗不少。

  李山蓦地站起顿时让在地上狼嚎的魔修们胆寒不已,根本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连滚带爬的逃出这片被炸的地方,躲进森林中不见了踪影。

  那个魔道体修竟然这么干脆利落的自爆是他没想到,更何况他的同伴还在一旁就这么果断,让李山对魔道修士的冷漠感到一丝胆寒,而那些被吓住的魔道修士逃跑的方向各不相同,显然是信不过自己的同伴。

  没有多想,李山也没有理会那些正道修士,此次被卷进来李山实在是无辜,还浪费了一枚霹雳子,李山心中想着亏大了,随后转身就要离去。

  “这位道友,还请留步!”李山刚走了几步突然听见身后一个声音这样说道,李山原本不想理会这些修士,便听那人继续说道:“道友听我一言,现在魔修不知发了什么疯疯狂攻击正道修士,道友若是独行会陷入险境!”

  李山脚步一停看向那修士,说话的那人就是原先那个青衫高冠的修士,虽然这人心中思绪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李山看了出来,什么担心都是装出来给人看的,真正目的还是想找一个护卫罢了。李山笑了笑没说话,转身就走半点也不停留。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