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安贤洞府(七)

  三天后。

  李山远远的看着前方拦住去路的高墙,心中颇是无奈,要不是安贤洞府的阵法他不敢尝试他就从宫殿的间隙中穿过,这样不但方便而且节省时间。不过李山看了看那座阁楼上若隐若现的阵法波动,还是没那个胆儿去闯必死之地,幸亏这宫殿不是横穿整个安贤洞府,要是绕道的话还是能过去的,只是这样就很花费时间了。

  于是李山只能叹了口气,转弯离开。

  与此同时,安贤洞府某处。

  五六名练气修士正在围攻一头灵兽,看这些练气修士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他们来自不同的宗门,可能宗门有大有小,此刻联合在一起猎杀灵兽,看他们娴熟的模样显然是配合多次。

  就在六人熟练的配合之下众人终于让这头灵兽死于非命,灵兽庞大的身躯倒下,露出身后被它紧紧护着的灵药。这个灵兽的确是拼了命想要赶走众人,可惜它的修为只有筑基初期,对方人数太多最终也只能命丧当场。

  “路兄,按照约定,这次得到的灵药归你。”战斗结束,这时候一个拿剑的青年笑着说到,人群之中一个身穿土黄色衣服的中年人顿时答应一声上前摘下灵药,几人匆匆打扫现场便离开此处。

  路上,众人聊起安贤洞府,不知何时话题聊到安贤洞府中的危险,有人说道:“都说安贤洞府恐怖如斯,可真进来在下却觉得言不属实,还害得在下担惊受怕好一阵!”

  “不错!在下也有此感,可笑我那师叔还说安贤洞府危险重重,让我万分小心行事。”另一人也是附和道,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安贤洞府的灵兽修为最强的也不过筑基中期,在我们齐心协力之下还不是手到擒来?!”又一人插话。

  “哈哈哈!”众人笑做一团。

  就在众人有说有笑的说着的时候,那个路姓修士突然脚步一停,抬头看向天空面上变得有些奇怪之色。

  “路兄,怎么?”路姓修士的举动顿时吸引其他人的目光,有人问道。路姓修士暂时没答话他仔仔细细看了看天空,有些不确定的说:“稍等片刻,等我看一看。”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路姓修士要做什么,不过一个个都没说什么。路姓修士蹭蹭蹭的窜上了树,突然从树上传出一声惊呼:“快上来看看!”

  底下的众人一听这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也上了树,没了树叶的遮挡天空这下子一览无余起来,顿时这些人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只见此刻的天空阴沉无比,其中不时有雷霆闪电掠过,让阴沉的天空中不时亮起一道道闪光。若仅仅只是这样那还罢了,可这些雷霆闪电却是悄无声息根本不露半点声响,若不是路姓修士无意之间发现天空的异状恐怕还真没人发现的了。

  “奇怪,安贤洞府乃是一秘境,天空如同虚幻一般,哪来的雷霆闪电?”有人疑惑的说,他摸了摸脑袋十分不解,其他的人也是二丈摸不着头脑的模样。不过他的话刚出口,众人之中一人突然惊呼一声,那人的脸色变得煞白无比。

  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们,快!快躲起来!‘天灾’来了!”

  “什么天灾?”其他人不解。

  这些人不知道但有人知道,这人正是那个拿剑的青年人,他也是脸色一变,连声说道:“快快快!我们快点躲进地下!完了就来不及了!”

  众人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对这青年还是挺信服的模样见他严肃着急的模样一时之间没有人提出异议,于是就在青年的带领下掏出法器轰隆隆的在地上挖坑,在五六个修士合力之下不到一会儿就在地底挖出一个地窖。

  青年随后封住地窖入口,顿时地下地窖黑暗下来,青年说道:“想要活命就收回法宝以及法力,连神识都不要放出来!”

  “这到底发生何事?”一人询问说道,正是那个路姓修士的声音。

  “诸位还是按照张兄说的做吧。”这时候原先那个说出“天灾”二字的修士开口了,声音沙哑无比。

  众人沉默,最终他们还是听从青年所说的话将神识法力收回。青年的举动莫名其妙,让人不由得怀疑这两人有什么龌龊的事情,虽然几人合作已经四天了,合作的也很愉快,但还是警惕这周围的人。虽然他们很想直截了当的质问,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把小命丢了可不划算。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那个张姓青年最终为他们解惑:“在下师叔曾与我说过,安贤洞府有种灾难名叫’天灾‘,这天灾会突然出现,虽然出现的频率并不多可每次出现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原本在下还不相信,可现在……”张姓青年没有说完,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现在是不得不信了。

  众人不知道张姓青年话中有多少真多少假,就在所有人沉默不语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巨大的轰隆声,把众人吓了一跳,差点有人就放出神识去扫视外面的情况但被青年的声音阻止:“别放出神识!”

  那人吓了一跳,结果还是没敢继续动作。众人心中此刻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这薄薄的一层土层能不能抵挡得住“天灾”。

  另一个方向,李山看着森林那边阴沉的天空,还有时不时劈下的闪电,狂风席卷电闪雷鸣仿佛有两个大能在那处地方斗法一般。李山感觉头皮发麻,隔了那么远的距离李山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的危险,此刻李山心中庆幸无比自己早早离开森林的湖泊那边,他敢肯定自己要是在那片地方,早就被轰的成了渣。

  宫殿群前,一众魔修停下脚步,尉迟刑天停下脚步抬头望向电闪雷鸣的天空,裂开嘴笑了笑:“总算是出来了,看来这次运气不错。”

  “世子福缘深厚,想必是必定能达成所愿。”他一旁一个长的其貌不扬皮肤略带黝黑的男子谄媚的拍着马屁,而尉迟刑天没有理会这人,虽然不说话但眼神中却是透露出得意。

  森林边缘,曾子偃看见那片天空,打了个哈切却是没有半点动静。

  那片乌云面积也不过三丈,它并不是停在一个地方不动而是不断转移,经过的地方任何散发灵力的东西都被摧毁。这云向着宫殿群这边而来,没过多久停在一座大殿之前,从乌云上噼里啪啦落下不少闪电打在阵法之上,那座阵法顿时变得不稳定起来,不过就算是不稳定这阵法还是坚固无比。

  乌云维持了一个时辰,而那宫殿的阵法也被磨灭足足一个时辰,即使乌云劈下的雷霆再强也没有将阵法破除,可见这阵法的强悍。终于乌云消失了,露出原本模样的天空。

  顿时,所有关注着“天灾”的修士目光集中在那座宫殿上。

  此刻还在地底藏着的众人终于小心翼翼的走了上来,刚一上来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原来在他们面前,所有的灵兽、灵药、灵木都变成飞灰,尸横遍野。

  他们终于明白了张姓青年不让他们放出神识以及法力,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