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安贤洞府(八)

  “天灾”已经结束,可它留下的痕迹却留在了安贤洞府之中。

  若是有人能够站在空中,便能看见从安贤洞府右下方向一直到最中间的大殿出现一道焦黑的通道,那条康龙大道从半路被截断,断成了两节。不过就算众人不能从天空上俯看,但这里发生的事情却没逃过有心人的目光。

  在一片宫殿之中,唯独最中间的阁楼其上覆盖的阵法黯淡无光,仿佛很快就会破灭的模样。可阵法忽闪忽闪就是没有熄灭,这让盼着阵法被“天灾”破除的修士大失所望。

  此刻这个宫殿前聚集了不少人,他们不敢靠近被“天灾”肆虐过的土地,只能在远方远远看着。

  “升龙殿。”有人轻轻念着宫殿之上牌匾的名字,不少人自然是看见上面写着的殿名,心中一动,心中默念果然是“升龙”,要是得到里面的宝贝可不就“升龙”了?不管众人心中怎么盘算的,但现在升龙殿的阵法依旧存在着,他们还是不能进入升龙殿寻找宝物。

  想一想“天灾”的威力,那仿佛毁天灭地的威能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君不见“天灾”肆虐的一路仿佛生灵涂炭一般。但升龙殿的阵法竟然能够硬抗着“天灾”的威力硬生生等它自行破灭,而阵法竟然还是好好的存在着,虽然阵法也距离破除不远了,可依旧是发挥着它的功能阻挡众人靠近。

  这下子在场的不管在明在暗一时之间都有些无计可施。

  尉迟刑天光明正大的踩在被“天灾”灼焦的土壤,丝毫不在意样貌可怖的大地,而在他身后站着十几个魔修。尉迟刑天双手环抱抬头看还有一层薄薄阵法的升龙殿,露出玩味的笑容,突然之间高声喊道:“曾子偃曾大剑仙,有没有兴趣联手?”

  他的声音久久回荡,可惜没有人回答,尉迟刑天也不在意没人回答的尴尬,他继续说道:“你就不想得到升龙殿里的宝物?”

  这回倒是有一个飘忽的声音传来,在众人耳边仿佛幽灵一般,可语气中却是懒洋洋的意味:“麻烦。”

  尉迟刑天呵了一声,露出一个嘲弄的神色不再说什么。

  而在周围的人心中则是在想,曾子偃,这个名字可是大名鼎鼎,元极宗新一代最出名的剑道天才,他竟然进来了安贤洞府。这个曾子偃虽然出名可却是毁誉参半,因为这人一副惫懒的性子根本没有剑修的精气神,做事随心所欲根本不管规矩,性子来了都能和魔修成为好友,倒是杀伐果断有一副剑修的模样。

  看起来这曾子偃是不打算出手了,打算在后面捡个便宜,但尉迟刑天却是没什么办法,作为与元极宗是死对头的太上魔派弟子,自然会对元极宗渗透,而得到关于曾子偃的信息让人心惊。这个曾子偃虽然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模样,可这人修炼满打满算只有五年,他十六岁的时候才进入元极宗修炼,完全错过打基础的好时候。

  可曾子偃的修为依旧飙升的很快,尤其是对方的剑道天赋,据说曾子偃当初学习基础剑法的时候教习仅仅教了一遍,这人就已经记住,且打的有模有样。此后被元极宗金丹长老收为弟子,开始修炼元极宗镇派剑修心法《紫阳神观诀》,短短三日就修炼成功。

  因此曾子偃被元婴老祖收为记名弟子,只等他修为突破筑基就正式成为元婴老祖的亲传弟子。

  正因为对曾子偃的了解,尉迟刑天这才邀请这人一同打破升龙殿的阵法,可惜曾子偃实在是惫懒,根本不想出来。不过倒底是不想现身还是真的懒得出来,这就不得而知了。

  随后尉迟刑天不再理会曾子偃这个懒人,他的目光向四周扫去,开口说道:“诸位!你等应该看见这升龙殿阵法濒临破灭,我等联手就能将这阵法破除,里面的宝物任尔等挑选,有哪个敢与我一起?”

  尉迟刑天的话非常有煽动性,可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傻子,尉迟刑天何等人也?太上魔派元婴长老尉迟寸方玄孙,一介魔修,谁敢信他的话?就不担心到时候被利用完了直接杀了?

  所以没有人有动作,尉迟刑天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堵在阵法之前。

  时间一点点过去,只见阵法上的灵光一点点正在恢复,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阵法是那种能够自行恢复的阵法,顿时心中有些焦急。要是阵法恢复到原来的模样,那岂不是这次“天灾”造成的大好局势就被白白浪费了?

  这升龙殿是安贤洞府出现之后首次有机会开启,以前安贤洞府开启的也不过是一些没什么价值的阁楼厢房。既然升龙殿能放在康龙大道之前,自然是十分重要的地方,说不定里面的宝物非常之多也说不定。

  可现在众人信不过尉迟寸方,但尉迟寸方就守在阵法之前不让任何人私自破除阵法,摆明了就是在逼迫所有人。

  这下暗中观察的众人心中动摇起来。

  “我来!”终于有人忍不住内心的贪念跳了出来,那人是个身高九尺的大汉,一副武僧打扮但浑身气息却是魔修的样子,脸上满是横肉。这人一出来就自觉的走到一旁戒备四周防止有人下黑手。

  过了一会儿,众人见着阵法恢复的越来越多心中无可奈何,只能纷纷跳出来应和尉迟刑天的响应。

  尉迟刑天裂开嘴笑了,露出一口森森白牙,把众人看的心中一寒,可惜心中的贪念最终还是战胜了理智,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而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曾子偃双手枕在脑后躺在树杈上,他看着那边的动静,他对升龙殿中的宝物没多大念想,不过不妨碍他凑凑热闹。他心中想着这个尉迟刑天的事情,这么毫不掩饰的威逼利诱,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还真是有用,可惜这一切还是站在高强的实力之上才能成立,不然这些人一拥而上也是个麻烦。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