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安贤洞府(九)

  另一边,李山也加快了速度,显然“天灾”给他带来很强烈的危机感,让他决定不能浪费时间在路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再次来个“天灾”。其实二师兄章怀赠与的在安贤洞府的亲身经验中就有这“天灾”的讲解,李山不傻也明白“天灾”的厉害,更何况“天灾”可不仅仅只有一种,刚刚昙花一现的那个也不过是最简单的一种,安贤洞府可不会好心的约束“天灾”的出现,没准什么时候会爆发另外的“天灾”。

  就在众人汇聚在升龙殿前发生一系列的事情之时,李山已经赶到了百药园之前。

  李山看着百药园上面覆盖的一层橘黄色阵法光芒,心中有些无奈,这阵法果然是最大的拦路虎,森林那边的湖泊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李山倒也没有灰心,因为导致李山明明知道百药园有阵法保护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来到这里的原因,便是百药园这边的特殊环境了。

  宫殿群依山而建,百药园自然也在山里,被阵法笼罩的百药园地界不过山脉面积五分之三,剩下五分之二没有被洞府主人划分进去,恐怕也是因为其他地方的土质并不如百药园中好。不过就算是土质不如百药园但也比森林那边的强,森林土地上更多长着小苦草这样的杂草。更重要的是李山一心想要的玉灵芝以及灵髓花恰恰只有这里才有,当然百药园中这两样灵药储量会更多,不过李山这不是进不去嘛,只能将就一番了。

  于是李山就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在山中乱窜,企图找到玉灵芝和灵髓花。

  升龙殿前,尉迟刑天的逼迫让隐藏在暗处的人纷纷站了出来,没人愿意失去这么大好的机会。也有人不愿出来,显然不敢让自身暴露在外又不甘心失去机会,但同时站出来的人也不少,在修真界从来不缺有胆气有野心的人。

  站出来的足足有五十来人,这个数字对于当初五百人来说少之又少,不过损失也惨重,这些人有的死于魔修刀下,有的死于灵兽口中,有的死于“天灾”之下,也导致现在还活在安贤洞府的人少之又少。现在聚集在升龙殿前也不过一百来人,隐藏起来的就不少,尉迟刑天的残暴他们都有耳闻,自然不愿意冒险。

  尉迟刑天扫视一眼站出来的众人随后将目光落到森林之中,突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语气中带着森寒一声令下:“既然小老鼠不愿意出来,那就别出来了!”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身边十几个魔修如同离弦之箭射了出去,只听得哗啦啦的树叶响动,不久森林暗处传来几声惨叫,那声音凄惨让所有人心中一寒。

  而后,十几人从密林中走出,他们每人手上提着一人,砰的一声将死的不能再死的人扔在一起。与此同时,尉迟刑天伸手一招,一柄血色小旗从储物袋中飞出,噗呲一声扎进某个尸体上,眨眼间就将死尸吸的只剩骨架。如此邪魔手段魔道修士眼中露出畏惧,但正道修士却是一副不忍的模样。

  眼见着将众人震慑住了,尉迟刑天正准备敲打众人一番,突然一个哈哈大笑的声音传了过来:“尉迟兄,破除阵法怎能少的了我元极宗?”这声音实在宏亮,让人不注意不行,一时之间竟然让众人将目光转移过去,原来是一个身材健壮的青年带着十几人几个兔起鹘落来到众人面前。

  这些人统一穿着白袍,显然是同一宗门的人。

  尉迟刑天皱起眉头,这人乃是元极宗弟子名叫张冯杨,虽不如曾子偃但也厉害无比。张冯杨一出来就打破尉迟刑天营造的恐怖气氛,此时原本安分的如同鹌鹑的正道修士有的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些人目中露出欣喜之色,甚至有人不动声色的向着张冯杨这边移动,这些人原本就是元极宗的附属门派弟子,自然向着元极宗。尉迟刑天看的暗恨可却无可奈何,曾子偃就在暗处盯着,他若是对元极宗人出手免不了两人大战一场。

  不是说他害怕曾子偃,而是现在没必要生死相斗,宝物摆在眼前他怎么甘心自己身受重伤。别看他在太上魔派这边呼风唤雨一派威风的模样,但其实是建立在他的实力之上,要是受了伤他的同门不介意让自己死于非命。

  尉迟刑天目光中露出凶光,脸上带着皮笑肉不笑的假笑,但张冯杨却是半点都不理会尉迟刑天的恶意,两个宗门本就敌对,根本没有必要挖空心思维持友好所以他也随意很多。张冯杨一来就观察着阵法,半响啧啧称奇:“好厉害的阵法,能自动修复就已经达到黄级上品,这护山大阵恐怕要更厉害些。”

  “不若再加上我星武院吧。”这时候又是一声长啸,二十来人也是飞快来临,看服饰正是星武院的众人。这些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与人为善的模样,可不管太上魔派亦或是元极宗人都没有打理这星武院的人,顿时星武院中有弟子面色不忿要上前呵斥,却被自己的同门拦下嘀嘀咕咕一番那弟子才做罢。

  尉迟刑天原本冰冷的脸色换成笑容,他的目光扫向另外两方人马,说道:“诸位还真如同闻到腥味的野狗,来的可真够快。”

  “彼此彼此。”张冯杨拱了拱手,懒得与尉迟刑天多说随后便不再理会这个魔修,向着四周高喊一声:“曾子偃,别懒了,快出来!”

  周围不管是太上魔派还是星武院众人顿时露出警惕的神色,虽然星武院众人才来可他们在暗中也是观察了好一阵时间,自然是知道曾子偃就在附近,他们是万万不愿意曾子偃出现,可没办法阻止。

  “唉。”一声长叹,随后一人飘然而下,尉迟刑天表情甚至有一瞬间的扭曲。这曾子偃竟然就藏在近在咫尺的地方而他却没有发现分毫迹象。

  “人来齐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联手攻击此处,此乃这太乙精玄大阵弱点之处!”张冯杨此话一出,竟然没有人反对,就连尉迟刑天一时之间也沉默下来。原因无他,张冯杨乃是元极宗内年轻一代弟子中第一阵修。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