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安贤洞府(十)

  张冯杨一声令下,顿时不管是魔修还是正道修士纷纷取出自身法宝,有的则是伸手掐诀各种法术如同烟花一般绽放在阵法薄弱点之上,硬生生将这太乙精玄大阵轰的摇摇欲坠。原本这太乙精玄大阵全盛时期是能抵挡化神修士全力一击的逆天大阵,可惜被“天灾”磨灭的竟然在众多练气期攻击下如此不堪。

  太乙精玄大阵之上的灵光忽闪忽亮,上面裂开一道道细密的裂痕,顿时有人兴奋的高声呼喊:“再加把劲!阵法要破了!”

  原本因为法力大量消耗闲显得萎靡不振的众人顿时兴奋起来,不少人大喝一声浑身法力涌入法宝之中,这些法宝的攻势越加猛烈起来。

  “哗啦!”如同琉璃碎裂的声音,那声音在众多修士心中是如此动听,只见升龙殿之上太乙精玄大阵终于破碎出来一个大洞,露出里面灰色的墙。

  “冲啊!”阵法方一破出一个大洞,距离阵法最近的修士顿时红了眼根本不管不顾还在攻击阵法的修士,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冲了进去。

  “尔敢!”顿时有人大怒,上前就要阻止。可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就见已经进去的那人突然惨叫一声嘭一声摔在地上,竟然是摔的头破血流半天爬不起来。

  发生何事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静了一刻,原本心中火热想要夺宝的冲动被泼了盆冷水一般迅速冷却下来,虽然不明白那修士怎么了,但显然升龙殿前还有埋伏。还在阵法外面的众多修士心下庆幸不已,也幸亏有人在前面探路,不然现在倒在路上的可就是自己了。

  众目睽睽之下阵法里的那位十分艰难的抬起头,双手撑着身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看他模样仿佛身上有千斤坠一般,仅仅走了一步刷的一下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衫。湿漉漉的长衫以及额头上流出的鲜血让这人看上去狼狈异常,但这人仿佛是没有察觉一般亦步亦趋向着台阶走去。

  随着这修士距离台阶越来越近,他的脚步更加沉重,身体更是不堪重负的弓下腰,如同老头一般走一步喘好久。就在众人观察之下,这人的脚终于落在第一个台阶之上。

  “咔吧!咔吧!”隔着一段距离众人都能听见这人身上嘎嘣嘎嘣的声音,顿时明白这人浑身骨头怕是断了不少。断骨的痛苦可不是前面头破血流能比拟的,那人再次惨叫一声,声音饱含痛苦,砰的一声跪在台阶上,随后这人从疯狂中清醒过来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可惜他被困在原地半点都不能动,只能徒劳的呼喊:“我的腿!救我!救我!”

  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观,没人去救这修士。又等了片刻,那修士叫喊的声音逐渐减小,最后干脆一言不发一点点向外爬。

  众人的目光落在升龙殿前左右摆放的石貔貅,见这两个没什么反应这才放下心来,看起来这升龙殿外没其他的变化了,想来也是,这安贤洞府本就是某大能的洞府秘境,此人总不可能在自己大门口摆上杀招。这升龙殿不管是位置亦或规格都表明它是迎客之处,外面关卡或许只是给小辈们一个玩乐的场所,想必也是点到为止罢了。

  至于其他的危险,恐怕还是安贤洞府荒废之后不知为何原因出现的。看起来似乎只有闯过这关才能进入升龙殿,顿时众人心中开始蠢蠢欲动,万一自己能闯过去,万一呢?没人愿意放弃放在眼前的机缘。不过众人也明白要是不能通过也不应强求,还在阵法里面趴着的人就是榜样。

  眼见着阵法的光芒在修复破洞,众人干脆一鼓作气直接将整个阵法击碎。

  也不知是谁一马当先踏进关卡范围之内,场中最后一根弦仿佛崩断,众人乌泱泱涌进关卡之中,顿时就见不少人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向前走。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走的一派艰难的模样,这时候就不得不说三大宗门与其他宗门弟子之间的差距,尉迟刑天与曾子偃仿佛是争锋一般竞相大步迈着步子,此刻的曾子偃没有一贯的慵懒模样反而是目露精光,显得非常跃跃欲试。

  而尉迟刑天也是轻松无比,不过无论他怎么加快速度还是错了曾子偃半步,让尉迟刑天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落后在两人身后的则是张冯杨与三个魔修,再后面是个十七八岁的藕裙少女,此刻的几人自顾自的走着,不去凑前面的热闹也不至于拉得太远。

  那三个魔修都是太上魔派的修士,那个少年模样的名为梁负,身旁那个大头孩童名为朱争,最后一位是个中年人,乃是成切。而那个十七八岁的藕裙少女,乃是星武院的修士,人称楚七七。这几人都是宗门内的佼佼者,可还是比不过曾子偃与尉迟刑天。

  这条通往升龙殿的大道并不远,只有一丈距离而已,而台阶也只有九阶,但众人走的确实十分吃力。前面的曾子偃与尉迟刑天已经走到台阶前,后面的众人走的距离也不过三分之一而已。

  曾子偃心无旁骛从最先进来的修士身旁而过,根本没有理会这人畏惧哀求的举动。随后就是尉迟刑天,尉迟刑天的目光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落在这人身上,他此刻来到这人面前邪邪一笑,让那人直打寒颤,浑身抖的如同鹌鹑一般。

  尉迟刑天一拍腰间,顿时他腰间松松系着的绳子应声解下,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将他困了个结结实实。

  “师!师兄!饶命啊!”这人明显是个正道修士,可此刻却是慌慌张张的称呼尉迟刑天为师兄,顿时所有看见此幕的修士目光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可尉迟刑天根本不管他说什么,一掐法决,绳子法器向着前方一抛,那人顿时向前飞去,眼看着要直直摔在曾子偃面前拦住他的去路,突然改变方向狠狠的砸在台阶上,这下子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成了一滩肉酱。原来是此处的重力这人无法承受,加上台阶的形状,这人摔在上面顿时没了生息。

  尉迟刑天一脸可惜,因为这修士不但没能阻止曾子偃的步伐,就连让他分心都没有做到,此刻尉迟刑天心中杀机大起,想起来是宗门长老交代的事情,曾子偃这般天才绝对不能活着回去。

  尉迟刑天目光中的寒芒被他隐藏的很好,不过还是被曾子偃察觉到,只见曾子偃的身形微不可查的顿了顿,但除了他自己之外无人知道。

  升龙殿并无门楣,一副大开的模样,能隐隐看见里面奢华的布置,换了任何一人见了都会心声贪念,不过曾子偃却是对这些视而不见,反倒是将目光落在一旁悬挂充当装饰的一幅画。

  很快曾子偃便走到升龙殿之前,一脚跨进升龙殿之中。

  曾子偃直直走向那幅画卷,只见这幅画卷足足有一人之高,上面绘着一个青衫的少年,这少年右手持剑刺出,左手掐诀,表情淡漠,看上去仿佛是其貌不扬的样子。可曾子偃素来冷漠的脸上却是露出喜悦的神色,原因无他,他的一颗剑心正在活跃跳动。

  曾子偃的目光落在这少年眼眸上,顿时浑身一颤,一下子怔然起来。

  眼前剑光舞动,那青衫少年脚踩祥云在天空舞剑,四周的空气被切出道道黑色裂缝,此乃空间裂缝。这空间裂缝复而收缩,又被少年的剑气斩开。

  尉迟刑天走进升龙殿时,就见曾子偃以一副毫不防备的模样站在一幅画前,他心中一跳,暗道:“好机会!”当下半点都不迟疑,他那杆血魂旗应声飞出直冲曾子偃背心而去,而他本人也是操着一柄大刀向着曾子偃劈砍而下。

  “蹭蹭蹭!”眼见着尉迟刑天的攻击要落在曾子偃身上,突然从曾子偃身上冒出道道凌厉剑气,剑气砍在尉迟刑天身上。说时迟那时快,尉迟刑天也是与曾子偃太近了根本来不及闪躲,那柄大刀被他挥舞在身前拦下剑气,整个人倒飞出去。

  尉迟刑天单膝半跪在地上,一手撑地,抬起头来将大刀放在自己眼前看了看,只见上面被剑气劈出道道剑痕,顿时脸色有些惊异。这大刀可不是凡物,而是上品法器,没想到曾子偃此人的剑气竟然能让上品法器收到损伤,这可只是剑气而已却不是剑法,可想而知曾子偃的剑道到达了何种地步,恐怕少数筑基后期剑修的剑道修为都不如这曾子偃。

  尉迟刑天心中就算是再有杀意现在也无计可施,因为此刻的曾子偃已经清醒过来,一双冷漠的双眼看向他,顿时尉迟刑天感觉到这人心境又有所提升,显然是他身后那副少年剑客图的缘故。

  尉迟刑天半点都没有偷袭不成功的尴尬,反而是笑了笑,曾子偃也是一言不发根本不理会这尉迟刑天,转身将那副图收了起来。当然,曾子偃就算是背对尉迟刑天,可周身弥漫的气息确实让尉迟刑天不能轻举妄动。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