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安贤洞府(十一)

  一正一魔两人之间没有半点信任可言,各自戒备着对方,他们一人在左一人在右搜刮着升龙殿中的宝贝,这二人也知道时间宝贵所以连自己拿的是什么都不看,就往储物袋中装。许是方才的少年剑客图让曾子偃得到好处,就连曾子偃这般懒惰的性子都不由得生出贪念,实在是简简单单挂在墙上的一幅画就有如此威力,让人不由得想其他物件是不是也是一件宝贝。

  就在这时候,曾子偃感受到浑身一阵舒坦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摆放在墙角半人高的香炉,而与此同时尉迟刑天的目光也落在那个香炉之上。

  升龙殿也不知荒废了多长时间,按理说那香炉之中放的燃香再逆天也有烧完的一天,可呈现在两人面前的却是袅袅升起的烟雾,那香气吸进身体两人顿时感觉心神无比宁静,顿时明白香炉之中燃烧的熏香不是凡物。

  再仔细一看,那香炉竟然是一个下品灵器,顿时让两人吃惊不已,随后不管是曾子偃亦或尉迟刑天目光中都透露出贪婪的神色。

  法宝可是修士大部分的战力,一件好的法宝能让修士的实力提升不止一成,就连体修也需要趁手的武器,更何况是法修。两人都明白此事,所以都想要得到这个香炉。

  原本两人还不想争斗,可现在却是不得不战了。

  没有多余的迟疑两个人都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射向香炉,眨眼间两个人就撞在一起,只听得锵的一声长剑出鞘,曾子偃从不离身的冰蓝长剑却邪剑刺向尉迟刑天胸口,尉迟刑天避不可及突然一掐法决,他身上的衣衫冒起一层宝光,显然是一件中品的法衣。那法衣阻拦住却邪剑攻势,尉迟刑天趁着此刻突然一翻手腕,一柄板斧出现他手中,看其上蕴含的灵光虽然不如却邪剑但也想差不了多少。

  “看招!”尉迟刑天手中板斧拦腰斩向曾子偃,威猛无比的气势不可力敌,曾子偃脚下一动瞬间出现在尉迟刑天身后,却邪剑高高劈下。

  危急时刻,尉迟刑天仿佛是突破人体极限一般硬生生止住去势回身就是一斧头,却邪剑与板斧撞在一起发出刺啦的一声,只见却邪剑剑身被大力撞的微微弯曲,此刻明显是曾子偃处于下风。

  可曾子偃没有慌张,他开口念道:“紫阳神观剑法第一式,紫芒念一点!”只见却邪剑被曾子偃收回架在胸前,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尉迟刑天刺来。尉迟刑天只感觉却邪剑之上亮起一道刺目光芒,但他却是大喊一声:“来的好!”

  尉迟刑天手中板斧被他挡在身前,只见剑尖刺在板斧之上顿时这不逊色却邪剑的法宝被戳出一个小洞,却是被板斧阻拦下来。尉迟刑天不等曾子偃继续动作,突然整个身体转动起来,带的卡在板斧之上的却邪剑也是随之而动。

  曾子偃目光一凝,他的却邪剑可是上品法器,那个板斧不用说也是上品法器,可没想到尉迟刑天竟然说放弃此宝就放弃,就只为胜过自己一招。此刻可没有时间给曾子偃思考,他身法一动,整个人腾空而起一脚踹在板斧之上,顿时他倒飞出去连带着却邪剑也是锵的一声脱离板斧束缚。

  曾子偃倒飞而出在空中无法借力,尉迟刑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突然伸手一抹,一杆血红小旗出现在他手中,顿时众多鬼脸出现在小旗四周。小旗遥指曾子偃,那些鬼嚎不已的鬼脸向着曾子偃蜂拥而上,刮起阵阵阴风。

  “刷!”眼见鬼物向着自己咬来,曾子偃左脚踏在右脚之上整个人在空中翻转一圈,手中长剑却是闪过一道灵光,只见却邪剑在曾子偃挥舞下发出道道凌厉剑气,斩在鬼头之上。

  那些鬼头发出尖锐的惨叫,砰的一声化成鬼雾散开,又在不远处聚集一起。

  “嗖!”曾子偃方落在地上,突然听见破空声向着自己袭来,曾子偃施展身法一闪,可竟然只与那物擦肩而过刺破了他衣衫,没能完全躲过去。

  曾子偃一看,不正是尉迟刑天那个家族传承血魂旗,顿时心中庆幸自己没有让这招落在实处,毕竟这小旗可是能够吸人血肉的邪物。他的心中也是暗暗吃惊,尉迟刑天身上有宝衣护体,曾子偃自然是有的,没想到就连中品法衣也无法阻拦这血魂旗的攻击,可想而知这血魂旗有多么厉害。

  刚躲过尉迟刑天的血魂旗,就见尉迟刑天挥舞着板斧而来,与此同时血魂旗之上的众多鬼脸也是桀桀怪笑着迎面而来,在两者夹击之下曾子偃依旧不急不缓,他抬起却邪剑,轻声念诵:“紫阳神观剑法第二式,阳玉器浩瀚!”

  曾子偃长剑上挑,转身一挥,几道剑气飞至鬼脸前将他们斩成两半,随后曾子偃没有看自己的战绩,脚下一踏整个人翻转半圈,却邪剑与板斧乒乒乓乓撞在一起。不过这次却是尉迟刑天被逼的节节后退,只能不断挥舞板斧法器抵挡攻势。

  “啪!”板斧法器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却邪剑的攻击,两者本就同是上品法器,且板斧法器要比却邪剑略略逊色,在剑法的加持之下却邪剑最终点在板斧斧刃之上,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那板斧法器断成两截。

  尉迟刑天脸上顿时露出惊骇的神色,没想到元极宗的镇派剑法竟然被曾子偃练到第二式,这紫阳神观剑法果然名不虚传,竟然将上品法器砍断。既然上品法器都无法起到作用,尉迟刑天断然不信自己身上的中品法衣能撑住曾子偃一击,顿时不进反退躲开对方剑势。

  原本曾子偃想要继续追击,可突然停在原地,浑身戒备起来。

  原来从殿外悄悄走进来一个魔修,这魔修乃是一副大头童子的模样,正是太上魔派的朱争。原本朱争进来之后见到两人正在斗法,便是眼睛珠子一转偷偷摸摸来到两人身后,想来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惜两然竟然这么快分开,曾子偃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这朱争顿时心中一跳,他感觉自己要是再向前一步,曾子偃那威力十足的剑法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他可是在一旁看过曾子偃紫阳神观剑法第二式威力,自然不敢造次。

  三人僵持在原地,这时候又从外面来了一人,正是张冯杨。

  张冯杨一见曾子偃的模样顿时面色一肃,哗啦一声取出十几柄青色长剑,长剑在他周身组成莲花形状,显然是剑阵。而张冯杨也是兔起鹘落来到曾子偃身旁,笑声问道:“你怎样?”

  “还好。”曾子偃依旧神色淡淡,开口说道。

  “不愧是元极宗第一剑道天才,那灵器香炉就归你了。”这时候尉迟刑天却是开口说道,表情看似真诚可张冯杨却是脸色一变。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可两人既然在此刻斗起来自然是因为宝物,没想到升龙殿中竟然有灵器级别的法宝,怪不得。

  这法器之上,便是灵器,整个楚国只有两件灵器,一件就是元极宗的镇宗法宝浩瀚星辰塔,另一件则是在星武院,名叫悟道钟。可现在竟然出现第三件灵器,让张冯杨心中不安起来。

  果然,听见“灵器”二字,朱争的眼睛都绿了,与他同一表情的还有刚刚从外面通过关卡的三明修士。

  正是太上魔派的梁负、成切以及星武院的楚七七。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