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安贤洞府(十五)

  “……紫姐姐……不要……”

  “不行!”

  耳边模模糊糊有什么人在说话,李山的意识渐渐清醒起来,很快就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心中不由得苦笑。【零↑九△小↓?△?】

  第一个声音是那名叫小宝的帝王药灵参的精怪,而第二个声音则是个好听的女声,这声音正是自己昏迷之前听到的那声音,自己正是被这女声的主人擒住。他心中念头骤转,想着正魔两道修士在外面斗法那么久对方一定知道,甚至自己在外面偷窥的事情对方也知晓的一清二楚。

  现在自己能保住一条性命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安分的没有对小宝动手,此刻的李山无比庆幸自己没对小宝起歹念,否则现在自己绝不可能安然无恙躺在地上,早就魂飞魄散了。

  李山趴在冰凉的地上,假装自己还未清醒,一边听着小宝与那个紫前辈的对话,心中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既然醒了就不必再装。”就在李山束手无策的时候那个略带冷意的女声突然说出这番话,李山顿时明白自己是不能继续装下去,只能起来行礼说道:“晚辈李山,见过前辈,误闯此处还请见谅。”

  李山低下头颅显得非常谦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不知这紫前辈修为如何,李山也不敢冒然放出神识查看,更何况他很有可能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倒是脸皮厚,与两个意图不轨的人一同来,当我是瞎子吗?”那女声先是平静后变的怒气冲冲,直接拆穿了李山话中的谎言。这女声的主人乃是一貌美女子,坐在上位此刻横眉冷对李山。

  “前辈误会了,晚辈心中并无歹念,偷跟那人也是迫不得已。晚辈自知前辈断然不信,晚辈起誓,若是有歹意那便心魔入体自此断了前程。”李山一看那紫前辈发怒,当机立断发誓证心。

  就如同凡人界传的一句话:举头三尺有神明,修真界也有自己的“神明”,那便是“天道”,说是天道不如说是大道,除了魔修与邪修之外所有生灵修炼的便是大道,自然誓言对修士的约束力非常大,一般修士不会乱发誓言。

  李山自然知道这一点禁忌,不过他心中无愧所以说这般话也是铿锵有力,其实他也是在赌,赌自己对这紫前辈有大用。其实李山心中明白那紫前辈未必不知道自己没有恶意,可以就不放心自己,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此刻他发誓也正是这紫前辈想要的。【零↑九△小↓?△?】

  誓言一出,那女子的脸色变得缓和很多,显然是知道誓言的效果,不过她依旧是冰冷如霜的模样伸手一挥道:“不管你有没有歹意,既然到我紫竹阁就给安分些!朱朱,把他关进地牢!”说完拂袖起身离去,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人参娃娃。

  人参娃娃原本不想离开,不过却不敢声张只能乖乖的被拽着离开,走的时候看看了眼李山。

  李山一愣,没想到这紫前辈就这么走了,心中还在诧异就见一个扎着冲天小辫的女童来到他面前,还没等李山反应过来那女童竟然一脚踢在他小腿上,李山立马惨呼一声被踢倒在地。那女童随即提起李山一只脚拖着他向门口走去。

  李山心中憋屈透了,想他这么多年还从没被人这么折辱过,可不知怎么回事那女童抓着自己的脚踝之时李山便觉得全身法力不能运转。这般情况只有两种,一种便是丹药符篆之类的东西,另一种便是这女童的修为要比他高很多,这才能轻而易举将他修为封住。

  李山更相信后者,因为女童浑身散发的气势之强不亚于刘长老,要知道刘长老可是筑基巅峰的存在。

  李山最终被关在了地牢之中,看着从墙壁上方那个小窗户透过的光亮,苦笑一声道:“没想到我李山竟然成为阶下囚,真是让人不知说什么好。”

  自己的性命掌握在他人手中,这感觉让李山想起当初他初到景王府的情形,那时候一心以为马王爷凶残无比,天天战战兢兢不敢出任何差错。此刻想起来只是觉得有些趣味,李山安然自若的理了理地上潮湿的茅草,一摸身上发现自己的储物袋已经不见,幸亏小珠子还是好好的挂在自己脖子上没有丢失,李山这才松了口气。

  储物袋想必是被紫前辈拿走了,他的几样法宝可都在里面呢,身上除了一些应急的小玩意儿与疗伤但要能堪大用的一样都没有。李山这下没了法子,要是储物袋还在的话他倒是能尝试越狱,可现在他大部分手段都被收走只能放弃。

  闲来无事,李山只能修炼了,其实紫竹阁中的灵气非常充足,也不知是不是那叫朱朱的小女童疏忽,将李山关在这里之后并没有禁锢李山修为,当然也可能是因为紫竹阁的地牢李山没可能突破出去。

  李山突然想到,他储物袋中杂七杂八的东西可不少,尤其是各种阴损的丹药,希望那些精怪不要误食丹药,到时候全怪在自己头上就冤枉了。

  随后李山便开始安稳的修炼起来。

  李山不知道的是,他的储物袋此刻正安安分分的躺在一个方桌之上周围空无一人,显然是被放在无人的房间中。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娃娃模样的精怪贼头贼脑的走进来,悄悄打开李山的储物袋在里面翻找一番,最终取出两瓶丹药。

  “呀……”那娃娃举着丹药开心的咿咿呀呀说个不停,随后扒开一瓶丹药一口气将药丸倒进口中,一脸的享受。

  “小果!丹药不能乱吃快吐出来!”这时候那个朱朱正巧从门外走过,一见那娃娃竟然在吃李山储物袋中的丹药立马脸色一变上前阻止,拽过小娃娃手中的丹瓶,朱朱的脸色都绿了。因为小娃娃吞进肚中的丹药还好说乃是一瓶养气丹,但另一瓶之上却是写着三个大字:“腹泻散”。

  朱朱大怒,一把拽过小娃娃按在腿上,手掌啪的一声打在小娃娃的屁股上,怒声说道:“与你说过多少次!不能偷吃!你偏偏不听!吃了拉肚子怎么办?!”

  “哇!”被打了屁股的小娃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不停的抹眼泪。

  朱朱还是放过了小娃娃,她看着李山的储物袋皱起眉,最终将它锁了起来。朱朱心中好累,家里有不少刚生出灵智的精怪,不听话的有很多,她只能这样操心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