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风起云涌

  与进入安贤洞府之时不同,此次传送仅仅只是稍有头痛却没有让人感受到锥心的痛苦,李山周身灵光环绕显然是阵法正在传送,李山却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传送而出,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六位元婴修士的法力气息。

  “是洞府自主排斥进入者。”这时候李山听到耳边有人轻轻说道,还吓了李山一跳。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紫香的声音,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刺眼的灵光一闪,灵光消失之时他已经出现在三鼎城中。

  李山立马闭上嘴巴,虽然李山此刻与紫香交谈看上去是自言自语,但要是被天上六位元婴老祖发觉不对那就糟糕了。此刻站在场中的不止李山一人,陆陆续续有人传送出来,正道魔道两道修士就仿佛是有人胡乱摆放一般,十分混乱挤在一起。顿时现场仿佛炸了锅一般,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纷纷一副震惊的模样,随后便露出敌意,各种法宝出现在手中。

  “尉迟刑天!受死吧!”一声怒吼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让本就紧张的场中气氛仿佛崩端一根弦一般彻底乱了起来,这番场景顿时让那六位元婴修士不喜的皱起眉,其他极为还好,但尉迟刑天却是眼中闪过阴霾。毕竟尉迟刑天是他的玄孙,哪是一个小辈说杀就杀的。于是尉迟刑天抬起一手,手中掐动一雷诀就要劈在那人身上,就见一旁张无名连忙上千阻止。

  “尉迟寸方,你这是要作甚?莫不是见不得我元极宗的小辈?”张无名立刻是取出自己成名法宝,怒视尉迟寸方。而在地面,一向冷静的张冯杨竟然直接取出法器要攻击不远处的尉迟刑天,张冯杨旁边站着曾子偃,而曾子偃此刻也是双手持剑摆出一副要攻击的架势。两人中间夹杂的修士根本不敢挡道纷纷退让,似乎要给三人留出发挥的空间一般,看着两人似乎是要寻仇啊,其他修士怎么敢去挡。

  然而这场架还是没有打起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声音传来。

  “肃静!”柳江海话音刚落,众多练气修士仿若泰山压顶一般跪倒一片,只有少数几人还能站着,而三大宗门的弟子占了绝大多数,只有不到十人才是其他宗门修士,李山正是其中一个。柳江海冷哼一声,声音如同雷霆炸响一般传进每个人脑海:“此处禁止斗法,违者,斩!”

  一句话就镇住众多修士,顿时所有人噤若寒蝉,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于是张冯杨的寻仇最终不了了之,看他那副仿若与尉迟刑天有深仇大恨的模样就知道里面必定有问题,不少有心人心中开始猜测起来。随后三家修士在六位元婴老祖强压之下自觉分开,最终组成整齐的队伍。

  李山一看,却是默默一叹,如今的情况还真是凄惨。安贤洞府果然凶险无比,刚来时还有五百多人,可现在还能站在此地的只有二百多人,数量减少的未免有些夸张,但李山心中也是知晓在场修士只要不死必定会有一番成就。毕竟安贤洞府之中危机根本不可控,想要活命不单单实力要足,也少不了一点点运气,但很显然五中宗的修士并不够格,活下来的只有区区四人其中两人还是落霞谷的李山与王矣。

  除此之外,李山在人群中并没有找到鲁强的踪迹,心中想着按照鲁强的实力不应该死在安贤洞府中,不过鲁强不见踪影乃是事实,李山心中暗叹鲁强八成是已经死在安贤洞府中,心中可惜不已。而那个王矣,虽然不知发生何事但四周活下的众人似乎对此人有很大的敌意,让李山猜测这人到底做了什么引起众怒。

  实力虽然无比重要,但也不乏纯粹好运的家伙,就如站在李山旁边的楚画歌。

  “李大哥,我们又见面了。”楚画歌看上去似乎神色不错,这个空圣宗的练气后期修士现在已经晋升练气巅峰,似乎在安贤洞府中另有奇遇。

  “幸会。”李山对这个小修士的感觉还不错,此刻见到他生还还挺替他高兴。许是楚画歌见到熟人后有些兴奋,拉着李山絮叨个不停,就连离开三鼎城城中心时候也拉着李山一同住宿。

  李山这边秉竹夜谈一派其乐融融,他却是不知道三鼎城中发生一场风暴,稍有不慎就会深陷其中。

  此刻元极宗住宿之处,其他弟子正在自己房中静养,张冯杨与曾子偃此刻在一间客房之中低着头将升龙殿中发生之事讲述一遍,随后便齐齐拜倒在地道:“弟子没能夺回灵器,请老祖责罚!”

  坐在上座之人正是柳江海,只见这个老者淡然的抿了口茶水说道:“你二人有错自然会罚,不过此事推后再说。”随后他放下杯子,目光开始变得凌厉起来。

  “师兄,灵器绝对不能落到太上魔派手上,不然的话……”张无名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走来走去,口中不停念叨什么但就是听不真切,而跪着的两人则是乖乖低头根本不敢吭声,伸着他们都想要将耳朵堵住,不想去听张无名透露出来的只言半语。柳江海听闻此话点了点头说道:“灵器的确不能落到太上魔派手上,得想办法在他们会太上魔派之前截获灵器。”

  “喏!”

  随后挥退两人,柳江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云锦可回来?”

  “无,恐怕已陨落。”张无名神色冷漠的可怕。

  “如此。”

  另一边,星武院众人也在禀报安贤洞府中的情况,不可避免的说起升龙殿之事,不过星武院在场的修士已经被困屏风自然没人知道真相,只是道听途说添油加醋一番讲述出来。听过这件事之后星武院两位元婴老祖顿时觉得有可乘之机,两人相视一笑不言语,确实都懂对方心思。

  而在太上魔派住所,尉迟寸方此刻正捧着那灵器香炉研究很长时间,尉迟刑天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等候。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