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拦路

  此刻元极宗飞舟之上,李山正双腿盘膝坐在床上打坐,楚画歌则是看了眼李山随后离开房间。其实李山此刻并没有进行修炼,而是正与育兽袋中的紫香传音交流,有外人在的地方自然不能光明正大摆出来,所以李山只能用打坐修炼掩饰一二。

  “紫前辈,此番我们会前往元极宗,只后便回晚辈宗门,不知前辈要在什么地方离开?”李山问道。

  “再看吧。”紫香声音一如既往听不出情绪。

  李山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叫什么话,不过李山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对方就算再怎么单纯也是个元婴修士,说实话李山还真的不敢怵逆对方。于是他只能叹一口气,紫香这般不配合李山自然不没什么好问的,要是对方想说总会是说的。

  李山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育兽袋中,此刻紫香抱着几个熟睡过去的精怪神色淡淡,目光落在周围躺在一起的精怪们。这时候朱朱睁开眼睛小心翼翼走到紫香身边说道:“紫姐姐,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我不喜欢这个黑漆漆的地方。”

  确实,育兽袋虽然能够装下活物,但绝对称不上舒坦,里面的环境只能用漆黑来形容,在里面呆的时间长了只会越来越闷,也难怪朱朱不喜欢这地方。不过一般灵兽灵宠到了育兽袋中都会沉睡,所以漆黑的环境并没什么不妥。

  “朱朱,还不是时候。”口中这样说这,其实内心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李山的育兽袋中呆一段时间了,她看着身边几十个修为低下如同孩童一般的精怪,想着李山告诫自己的那句话,闭上了眼睛。

  李山的储物袋中可不止有紫香几个,还有他的三只蓝羽蝶,不过这三只蓝羽蝶正可怜兮兮的窝在育兽袋角落抱团取暖,根本不敢靠近这些入侵者。其实这三只蓝羽蝶也是可怜,它们的手段足够灭杀那些折磨它们的精怪,不过精怪中还有一个元婴期的妖修,三只蓝羽蝶虽然没有点化大道但本能的畏惧紫香,所以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于是拘束的三只蓝羽蝶只能被当成玩具一般,不过也幸亏有紫香约束那些孩童注意分寸,蓝羽蝶这才好好的活着。

  不管怎么说,三只蓝羽蝶是怕极了紫香等人,根本不敢靠近。

  再说李山,出了安贤洞府之后他与紫香的交易依旧没有结束,李山时不时会开炉炼制一炉饲灵丸交给紫香,相应的紫香也会指点李山阵法一二。不得不说李山的理解能力很强,基本上只要紫香讲解一遍李山就能理解,也让李山省了不少功夫,不过阵法之道太过庞大,李山一时半会儿也学不完。

  也只有在这时候李山才会想紫香要是不离去就好了,他也能请教个遍。不过李山也知道自己身上有秘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所以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罢了,李山根本没往心里去。

  自然李山不知道紫香的打算,要是他知道紫香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要在他身边呆一段时间,恐怕会后悔自己的多嘴。

  飞舟飞快地向着元极宗的宗门方向行驶,李山除了修炼之外还会出来走一走,当然这是紫香要求李山这般行事,而李山也从紫香口中的到一个消息,那便是飞舟之上没有一个元婴修士,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结丹巅峰修为,所以她才会毫不顾及的提出这种要求。

  李山听闻这个消息心中有种淡淡的不妙感,两位元婴长老不仅仅是开启安贤洞府的关键人物,还是护送飞舟的保镖,现在两个元婴修士不见踪影,总让人心里不踏实。不过李山心中好歹还有些底气,因为飞舟明面上没有元婴修士但他身边就带着一个元婴修士啊,到时候李山出了什么问题紫香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不过李山还是希望这一路顺风,他可不想再来一次颠簸。

  与元极宗的飞舟相隔千里之外,正是太上魔派的飞舟。这飞舟看上去魔气森森,风帆之上绘制着一个巨大骷髅,那骷髅不断喷出黑气弥漫整个飞舟,让人看不清里面的动静,而飞舟两侧长着像是飞鸟一般的黑色翅膀,两对翅膀展开不时煽动一下。太上魔派与元极宗不同,此飞舟只运送自己宗门的弟子,至于其他小宗门子弟只能自行前来或是返回,不像元极宗一般依附门派的弟子被统一接送。

  魔器飞舟速度很快,两对翅膀每煽动一下飞舟速度就会猛增,眨眼间飞出百丈。

  就在这时候,在飞舟上的众人看到从船后远远飞来一道遁光,里面包裹着一个修士。这修士还未靠近便抬手一道剑光斩出,直直的劈向飞舟,那道剑光如同利箭一般斩来,就算是隔着厚厚的黑雾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当下飞舟上徘徊在外的太上魔派弟子纷纷惊呼。

  “哼!柳江海,亏你自诩正道,偷袭小辈可不是正道干的事情!”从飞舟之中传出一道冷哼,那道犹如实质的剑光立刻撞上一堆浓雾,却是飞舟那个骷髅喷出一口黑雾阻拦剑光,使那剑光不能伤害到飞舟。

  然而剑光可不是好对付的,柳江海的剑光威力非凡,竟然一下子就把浓雾斩灭,阻拦不到片刻。

  “哼!”原先说话之人又是一声冷哼,一柄飞叉旋转飞出,当的就与剑光撞在一起,顿时剑光泯灭而那飞叉则是倒卷而回,被一个身材略显佝偻的中年人接住,正是邢质此人。

  “尉迟寸方在何处?”柳江海表情淡淡,根本不理会这个邢质开口问道,他一双眼睛扫向飞舟之中,飞舟的黑雾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任何阻碍,顿时里面就被柳江海的神识扫了个空。随即柳江海说道:“尉迟寸方已经离开,没想到他连自己玄孙都不要,果然够狠。”

  却见趴在船舷之上那个面带恐慌之色的青年,身材壮硕左眉有道疤痕,不是尉迟刑天又是谁。

  “哈哈!少说的你吃定我一样!”邢质却是哈哈大笑,那笑容显得扭曲无比,他一双邪异的眼睛盯着柳江海一字一句的说道:“到底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是吗?”柳江海淡淡的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