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惊现邪灵

  气氛仿佛凝固起来,邢质身后的飞舟翅膀僵直着半点都不敢动弹,从飞舟上传来咔呲咔呲的声响,那些处在两人气势之间的太上魔派弟子纷纷跪倒在地,就连尉迟刑天也不例外只能趴在船舷上瑟瑟发抖。

  这次的威压可不是在三鼎城的那个模样,这可是两位元婴修士对抗产生的威压,并且邢质并没有为身后的弟子阻拦柳江海的威压冲击,所以他们这些练气弟子可是直面面对威压碰撞。当下就有两三个实力不济的弟子爆头身亡,他们的死就仿佛一个开关,顿时又有不少魔派弟子承受不住威压而死。

  尉迟刑天苦苦支撑着,他慢慢爬到飞舟桅杆的地方,借由那个骷髅鬼物阻挡威压。

  “来啊!柳江海!别墨迹了!”邢质却是半点都不看自己门中小辈,身上血管猛地爆起顿时整个人涨大一圈,发出一声狂吼猛地冲向柳江海,而他手上的飞叉也是瞬间涨大五倍,在邢质手中如同大锤一般砸向柳江海。

  柳江海面色变得凝重,长剑脱手而出化成七七四十九柄飞剑,伸手一掐诀顿时四十九柄飞剑呼啸向着邢质而去,那威势看得人头皮发麻,可邢质却是不闪不避直直竟然相与柳江海的众多飞剑硬碰硬。两者咋眼就撞在一起,但预想中邢质被众多飞剑贯穿的画面并没有出现,邢质挥舞着巨叉挡在身前,将所有拦路的飞剑尽数砸开,直冲柳江海而来!

  柳江海却是不慌不忙,身形一闪竟然出现在邢质身后,一道剑光向着邢质后背斩去,邢质却像是背上长了眼睛一般巨叉突然挡在身后。

  “当!”剑光斩在巨叉之上,邢质被巨大的力道推飞出去,反观柳江海一击不中遁光一闪,竟然再次出现在邢质面前,把他砍的在天空之上节节后退。

  尉迟刑天趴在船舷上远远看着两个元婴修士在天空之上斗法,两人速度很快,尉迟刑天只能看见一连串残影,虽然看不真切但尉迟刑天还是能感受到邢质处于下风,当下脸色有些发白。就在他的四周,那些太上魔派的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在船舷上的十几人还活着的不足一手之数,而飞舟之中到底有几人还活着没人能说得清。

  距离飞舟百里之外,早早就离开的尉迟寸方现在也遇到前来阻拦的张无名,两人竟然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刚遇见的一瞬间就已经施展法术攻向对方半点都不迟疑。此处已经是太上魔派之地,自然这里会有魔修出没,但两个元婴修士的斗法,先不说那些小宗门的魔修会不会出手,就是给他们元婴期的修为他们也不愿意出手攻击张无名。

  倒是有不少看热闹的魔修在暗中潜伏,在他们看来元极宗的元婴长老竟然到太上魔派的地盘上劫杀尉迟寸方,本就不正常,说不定是尉迟寸方身上有什么宝物引来元极宗元婴长老。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两人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他们争夺的宝物不就成了囊中之物。就算不是他们猜测的那样,两个元婴修士随身带着的宝物也足够他们冒险出手了。

  周围掩藏的魔修正在交战的两人自然是察觉到了,不过他们此刻可没空理会这些想要投机取巧的小人,倒是攻击之时斗法的余波故意清理暗中之人,这下子有不少做白日梦的家伙死在法术余波之中,那些活下来的魔修被震慑的只能远远离开,根本不敢继续靠近。

  “老鼠们清理干净了,剩下来就是你了!”张无名手中长剑遥指尉迟寸方,眸中充满杀气。

  尉迟刑天则是一言不发,双目似乎没有焦距一般面无表情的看向张无名的方向,手中血魂旗展开,众多鬼头或哭或笑飞出,环绕在尉迟寸方身周。

  相比尉迟刑天的血魂旗,尉迟寸方的血魂旗显然威力更加巨大。

  另一边,柳江海与邢质的斗法已经趋于白热化,四周的空气也越来越炙热,尉迟刑天即使是在骷髅的庇护下也喷出一口鲜血,神色变得萎靡不振。他看着上面的两个元婴修士,心中却是想着如此这般下去是不行的,自己宗门长辈根本不顾及这些晚辈的性命,就连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太爷爷也是说抛弃就抛弃,依靠这些人根本没有活着的希望,他要是再不采取动作总会被殃及池鱼。

  可现在他一旦踏出骷髅的庇护范围立马就会被杀,于是他开始尝试控制飞舟降落,还真的让他催动飞舟缓缓下沉。尉迟刑天心中一喜,暗道恐怕是器灵在配合自己,于是更加卖力的催动飞舟。

  就在尉迟刑天因为能逃出生天兴奋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后一道热风袭来,还未等他回过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整个飞舟竟然轰的一声炸开,连同在飞舟之上的所有太上魔派弟子都灰飞烟灭。

  柳江海刚刚躲过一击,没想到邢质这么一飞叉下去竟然直接毁了太上魔派的飞舟,若他没记错的话尉迟寸方的玄孙也在飞舟之上。柳江海讥讽的笑了笑说道:“果然够狠,新一代弟子说杀就杀。”

  恐怕尉迟刑天也没想到杀了他们的人竟然会是自己宗门的长老。

  “哼!废话少说!”邢质却是半点都不看飞舟毁掉的残骸,那飞叉自动飞回邢质手中,邢质再次冲向柳江海。可惜与柳江海相比,邢质的确还不够格,经历连番的战斗邢质已经精疲力尽,他的攻击也越来越无力。

  柳江海早就看出邢质浑身的变化必然是用了什么秘法,魔道的秘法通常都有很大的限制,其中一点就是时间根本长久不了,现在邢质露出疲态柳江海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一剑,刺穿邢质的胸口,这场战斗可以结束了。

  事实也是如此,邢质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他的心脏被柳江海的长剑搅碎,大块大块的心脏碎片四散飞出去,眼见着邢质已经活不成了,柳江海却是没有放松警惕立马离开这片地方。他在防备魔修拼命的手段,魔修当中可不乏拉人下水的手段。

  “哈哈哈哈哈!!!!”从邢质口中发出狂笑,柳江海虽不知道发生什么但心中总觉得不对劲,于是他那把上品法器长剑被他拿在手中挡在身前。那笑声越来越刺耳,渐渐的分成两个声音,柳江海见到这种情况瞳孔猛地一缩,失声惊呼道:“邪灵!”

  柳江海脑海中第一个念头便是不可能,他身为元极宗的长老之一自然是知道一些秘笈的,正是因为他知道所以才会如此这般,不过也正是因为这邪灵柳江海很多事情都想通了。

  “桀桀桀桀……”笑声变了样,柳江海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他根本不多理会什么,转身就是逃。不过那个称之为“邪灵”的东西可没打算就这么让柳江海逃走,那东西桀桀的笑着,突然化成一堆血色浓雾从死去的邢质体内飘出,随即卷着狂风向着柳江海而去。

  身为元婴修士柳江海的速度自然飞快,而他也是取出一个飞梭整个人带着破空之声不断逃离此处,然而那邪灵却是速度更快,不过几个呼吸便已经追上柳江海。柳江海只听到身后传来桀桀的笑声,近在咫尺,随即便觉得浑身一麻,整个人的法力仿佛全部消失一般,整个人从天空之上坠落。

  柳江海只觉得脑袋发胀,所有情绪都变成暴虐与愤怒,不过他拼尽全力用最后一点能够动用的法力封印自身,这下子他是真的昏迷过去了,整个人下坠的趋势并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快速了。也幸亏他先前还来不及收回那把上品法器长剑,这长剑似乎有灵一般托住柳江海的身躯,轻轻将他放在地上。

  半后,张无名带着一身的伤痕来到此处,一眼就看见躺在地上的柳江海,立马脸色大变,却是不敢擅自动柳江海分毫。虽然不明白发生何事,但张无名一眼就看出来柳江海正处于关键时刻。

  他心中也是一阵的后怕,不知道自己师兄到底是什么时候陷入这种状况的,要是在他之前师兄被人发现,恐怕自己的师兄这条命就别想要了。这样想着,张无名取出阵盘在周围布置上一个迷踪阵,防止有修士认为这里有机可图,虽然张无名不惧怕任何人,但他自己也是身受重创,实在没有力气与人斗法,还是先恢复再说。

  而此刻的尉迟寸方,也是浑身狼狈不已,身上的衣衫沾满血迹,有张无名的也有他自己的,一只眼睛已经被刺瞎。不过尉迟寸方却是仿佛没有感受到这些疼痛一般整个人飞快地飞遁着,咋眼见就消失不见。

  此次张无名与尉迟寸方的斗法,最终还是尉迟寸方胜了,原本两人战力半斤八两,不过尉迟寸方根本就不与张无名正面交战,只是一味的逃跑。

  至于那个灵器香炉,还在尉迟寸方手中,虽然张无名已经拼尽全力但还是没能截获此宝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