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隐患

  元极宗的飞舟之上,相比较去时的沉闷回来时却是轻松很多,毕竟从安贤洞府出来的修士都仿佛经历一场恶战一般,无论是筑基修为的灵兽,还是神鬼莫测的“天灾”,亦或是魔修突如其来的杀戮都仿若隔世一般。索性他们都活着回来了,实在是值得庆幸。

  所以大部分的人还是活跃很多,只有少数几人依旧我行我素。

  就在这几天,李山从众人口中得到一个有趣的事情,乃是关于王矣的八卦。说起来李山在飞舟之上很少会见到王矣此人,就算是他出来行走也是所有人在若有若无的回避他,根本不与他有任何交流。

  听说原本王矣在安贤洞府之时是和人组队一同闯荡的,但王矣此人实在是不堪入目,平时围攻灵兽时候第一个逃跑,找到灵药之时却是想方设法将灵药收入自己囊中,久而久之便无人愿意与他交谈。若仅仅只是如此那也不至于所有人都不待见他,最令人感到反感的是这个王矣在某次搜寻灵药的时候偷袭队中修士,随后抢了灵药就跑,而被他偷袭的众多修士也因受伤和闹出太大的动静引来灵兽死的死伤的伤,原本一个队伍二十来人最后只剩下五六人。

  活着回来的人自然对王矣恨之入骨,但他们与王矣相处那么久自然是知道王矣有些真本事,他们还真的斗不过王矣,只能忍气吞声了。可若是什么都不干又会不甘心,于是便在众人中揭露王矣的恶行,企图让所有人都不待见王矣。

  当然后面这些都是李山猜的,不过李山也猜的八九不离十就对了,虽然李山觉得此种报复对王矣这种人来说不痛不痒,但李山却没有插手的意思,毕竟这是王矣与其他宗门修士的恩怨。反观王矣此人,该做什么做什么根本不理会四周的视线。

  李山心中想王矣也算是一个奇葩了。

  就在这种情况下时间过的飞快,就快接近元极宗的宗门所在地了。

  这天,李山正在船舷上闲逛,而紫香则是透过育兽袋看四周的景色。突然李山察觉到紫香关闭了育兽袋的袋口,心中正在诧异的时候听见紫香传音道:“来了两个元婴修士,不过其中一个似乎不对劲?”紫香的语气带着疑惑,李山自然是听出来了,不过李山四处打量却没发现有人来到飞舟之上,随即不再在意这件事情。

  毕竟元极宗的元婴长老回不回来都不会影响他的生活,顶多是自己要小心一些不能暴露紫香等生灵的存在罢了。

  此事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飞舟很快回到元极宗的宗门所在,众人纷纷回到元极宗为自己宗门安排的住处。李山一回到独院就见刘长老在院中走来走去显得异常焦急,待看到李山的时候松了口气。刘长老连忙走过来说道:“还好还好!你要是出了问题可没法子与你师父交代。”

  李山有些诧异但心中还是暖暖的,显然他的师父朴磬道长是提前与刘长老打过招呼的。

  就在刘长老与李山交谈安贤洞府的时候王矣从外面归来,一脸的春风得意。刘长老又等了片刻问李山道:“为何不见鲁强?”

  “鲁师弟……恐怕是陨落了……”李山摇着头说道:“弟子并未见到他的踪影。”

  “唉!鲁强也是个好苗子啊!可惜!可惜!”刘长老说着惋惜的摇了摇头,返回房中去了。

  与此同时,虚华门的住处,那个马长老正大发雷霆,因为此次他带来的三个顶尖练气弟子竟然全部折损在安贤洞府之中,而他的老对头刘长老竟然能带回去两个,这一番对比让马长老更加气愤,同时五中宗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凭什么他落霞谷就能活下来两个弟子,凭什么那个炼丹天才李山还活着!凭什么自己的宗门所有人都死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落霞谷活下来的这两人实力都不错,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个都没有向纷争最多的升龙殿靠近,自然也不会被“天灾”消灭。

  这般气愤着,马长老心中想:不行,不能让姓刘的得意!

  他心里开始琢磨起歪心思来,恰巧这时候有人来见自己,马长老心中一动竟然是接见了这人,若是放在平时马长老连理都不会理。来的人正是那个曾被王矣偷袭坑害过的修士,原来他到虚华门长老这里便是来告状的,因为与他们一同组队的修士很多,恰巧就有虚华门修士,而那个虚华门修士便是被王矣击伤胸口,这才丧命灵兽之口。这告状的修士自然会添油加醋一番再说出来,不过马长老也不会在意这些,因为只要知道自家弟子是因落霞谷的人而死就行了,他只需要一个借口罢了。

  而这个修士也带来一个消息,那便是青阳派的弟子同样也是这般被害,这让马长老心中狂喜,他吩咐这个修士务必要把此消息告诉青阳派的长老,这才大发了这人。

  马长老这样兴奋是因青阳派乃是五宗之中的中立派,因其地处楚国边界四周有没有大宗门故而与任何一个宗门都没有交情,自然也没有仇怨。此次因为落霞谷弟子的原因使的青阳派弟子死在安贤洞府,若是不传出来还好但一旦传出来就是仇了,马长老绝对会给这件事推波助澜,让青阳派的长老知道此事。

  到时候不但能够分化青阳派与落霞谷的关系,若是青阳派此次带队的长老咽不下这口气与他合作,那马长老可就赚了。

  不说马长老的阴谋之类,李山回到自己房间之后与紫香交谈起来,其实李山也是渐渐发现了,紫香大多数时候都在窥视自己的行为举止,有的时候还会问上一句为何要这样行事的理由。最后李山也是想到自己曾经在离开安贤洞府之前于紫香说的那番话,这才恍然大悟为何紫香要看情况而定再离开了,顿时李山觉得哭笑不得。

  但李山也明白紫香虽然有些单纯但她非常聪颖,就像此刻她观察自己如何处事一样,李山绝对相信自己与她呆的这段时间绝对会影响啊紫香今后的行为方式。故而李山竟然有种难以言表的欣慰感,就连李山也说不出什么感觉。

  最终他只能摇了摇头,将那种“女儿长大了”的情绪抛之脑后,开始修炼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