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拦路(3000)

  所有能活着回来的人已经回来,不管有人欢喜有人愁。虽然元极宗并没有赶人,但这些依附元极宗的小宗门可不敢在此处呆的太久惹人厌烦,毕竟元极宗可不是客栈,不是想呆多长时间就能呆多长时间的。而落霞谷的三人自然也没有在元极宗停留太久,在众多修士离开的时候三人也顺着人流离开元极宗。

  三日后,飞舟已经带着三人离开元极宗的地界,正在某个小宗门管辖地界上空路过。

  王矣在安贤洞府所作所为是瞒不过刘长老的,但刘长老竟然什么也没有说如同往常一般,李山只是诧异刘长老为何不追究此事,毕竟此事已经传出去对落霞谷的名声并不好。不过既然刘长老并不提及,那这件事刘长老可能有自己的考虑,李山只需要防备王矣这人背后下手就是了。

  这天,李山正在聆听紫香讲述阵法奥妙,突然感觉整个飞舟剧烈的震动,若不是他及时撑住恐怕已经摔倒在地。这一摔却是让李山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此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飞舟竟然剧烈倾斜起来,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随后,李山听到一声嚣张的声音在外面喊话:“刘庆!给老子出来!”

  听闻刘庆这个名字李山还在思索这人是谁,但转念一想飞舟上只有刘长老一人姓刘,恐怕叫的是他。当下李山熄了想出去直接看看的念头,毕竟能直接称呼刘长老这个筑基巅峰修士大名的人修为自然也在筑基后期以上,更何况看样子对方来者不善,李山要是出去了恐怕会有危险。

  不过好在虽然李山不能出去看看情况,也不能散发神识查看外界,但还是能知晓一二的。李山语气带着恭敬的询问紫香道:“紫前辈,能否告知晚辈外界发生何事?”

  “三人,一人筑基后期,两人筑基巅峰。”紫香也是干脆,吐出一句话便不再继续言语。

  李山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却是心中一沉,这个情况不妙啊,两个筑基巅峰修士,一个筑基后期修士,其中刘长老能拦住一个筑基巅峰修士,但还剩下两人。王矣这人李山是指望不上的,他的为人在安贤洞府的时候已经暴露无遗,此种危急时刻王矣不逃跑就算不错了。

  至于紫香,说实话李山还指挥不动这个元婴修士,想一想都知道紫香不可能因为这事出面暴露自己。

  就在李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之时,突然听见有人传音进来,正是刘长老的声音:“李山,趁着老夫阻拦他们的时候赶紧逃!”李山心中一颤,明白刘长老要拼命了。虽然刘长老如此说了,但李山如何能丢下刘长老逃跑,先不说这样做回去会受到师父怎样的惩罚,就是他自己也不允许。

  李山咬了咬牙,小声询问道:“紫前辈,能否教授晚辈破解此局的阵法?事成之后晚辈必有重谢!”

  这下轮到紫香带有诧异问道:“你为何不跑?以你练气巅峰修为根本没有胜算。”

  “跑?晚辈师门长辈在前面拼命,弟子怎能心安理得离开?更何况,前辈也说了晚辈修为只到练气巅峰与那三人相差一个大境界,跑又能跑多远?”李山这样说着,心中却在焦急,语气急促。

  许是李山的话解答了紫香的疑惑,她语气恢复冷淡说道:“加强飞舟防御、速度,布置阵法星棋布甲阵以及踏风阵。”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阵法,显然紫香是要将两个阵法组合在一起,而组合阵法可要比单一阵法难很多,李山还从来没有涉及过。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开始执行。

  布置阵法的材料李山储物袋中就有,若是没有李山便从紫香那里交易,飞快跑动起来将阵法布置在飞舟船舱。

  “李山!你在做什么?还不快跑?!”刘长老带着愤怒的声音响彻耳畔,李山充耳不闻脚下速度越来越快,如同龙卷风一般在船舱穿梭。

  “哈哈!刘庆!还跑什么?!你们三个都要死!”那个嚣张的声音传到船舱中,却是半点都影响不了李山,李山心中不断念叨:“时间!给我时间!”

  从甲板上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整个飞舟再次剧烈抖动,李山被掀翻出去,一道冰冷的飞剑插在李山原本站立的地方,刺骨的寒意似乎是要择人而噬。李山没有时间防备这个飞剑,也幸亏这个飞剑主人正被人牵制,反应要笨拙很多,李山分心二用,一边布置阵法一边躲避攻击。

  “坤方,完成!坎方,离方,完成!”李山心中默念。

  “在阵眼处放一柄上品法器。”

  李山毫不犹豫取出自己的紫金葫芦安置进去,顿时布置好的阵法灵光大放,李山模糊之中看到原本暗淡的符文阵法从阵眼开始变得明亮,眨眼间将所有符文激活。

  李山刚松了口气,他首先布置的阵法正是紫香口中那个星棋布甲阵,有了防御阵法拖延李山也能安心布置接下来的踏风阵,无疑会轻松许多。就在李山放松之际,一道冷剑从背后袭来,李山仓促之下只能躲过一半,他的腰际被飞剑切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来,而那个飞剑转个弯竟然还要攻击,李山直接取出貔貅方印就砸了过去,一下子就把笨拙的飞剑砸扁。

  李山刚刚是因为布置阵法而没有理会这个下品法器,不然李山怎样都能废了这个没主人的法器。

  已经解决飞剑但李山依旧没有时间疗伤,他心中懊恼自己怎么没有早点解决这个碍事的飞剑,往自己伤口处拍上疗伤丹药的粉末,随后就不管那伤口是不是还在流血便往甲板处跑。

  外界,刘长老浑身鲜血脚踩飞剑挡在飞舟之前,不断挡开三人的围攻,而他的脸上却是异常焦急。

  他原本想让两个弟子立马逃跑,他好歹能拖住三个筑基修士片刻,毕竟刘长老知道两个人能从安贤洞府出来自然会有过人之处,更何况还有李山这个炼丹天才。要是他们两个能活着回去成就必定不低,尤其是李山有可能成长为四品炼丹师,要知道整个落霞谷只有一人是四品炼丹师。

  但王矣已经听从指令逃跑了,可那个甚是恭敬的李山竟然违抗命令,这让刘长老急坏了,要是李山死在这里落霞谷就亏大了。

  然而在这时候刘长老竟然看见李山光明正大跑上空无一物的甲板,还叫嚣着又蹦又喊:“三个孙贼!来杀你李爷爷我啊!来啊!”刘长老顿时觉着要不是现在被人围攻,他自己就下去给这混小子一剑。

  “区区练气期的蝼蚁还敢挑衅本长老!”李山在来到甲板的时候就看见三人的样貌,两人不认识但其中一人是虚华门的那个马长老。那个马长老一听李山的激将立马怒了,脚踩飞剑就飞过来要将李山格杀,刘长老一见此景顾不上其他两人的攻击,脚下一动也是直冲李山,而另外两人见刘长老后背空出,同时偷袭而来。

  原本三个来袭者站的就比较远,刘长老则是牢牢拦在飞舟之前,刘长老自然是先一步回到飞舟之上。刘长老方一进入星棋布甲阵中,李山立马激活阵法,顿时一层星光在大白天亮起,三个来袭者砰的一声撞在星光之上被牢牢的挡在外面。

  刘长老转过身来就要防御,下一刻就有些呆的看着半空中的阵法光芒,当下明白自己算是安全了,有些惊奇的看向李山:“你弄的?”

  “嗯。”既然刘长老已经回到星棋布甲阵中,李山心中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觉得腰间疼痛难耐,原来是方才的动作让敷了药的伤口再次裂开,李山连忙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吞进肚开始炼化。

  原本刘长老见到李山流血还准备取出疗伤的丹药,但见到李山拿出的丹药之后默默将手中丹药扔进自己口中。他倒是忘了,李山的师父可是落霞谷唯一的四品炼丹师,怎么可能缺的了好的疗伤丹药。

  李山修养片刻等到伤口好了七八分便起来布置踏风阵。

  阵法之外,三个筑基修士都扭曲了脸,他们没想到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因为个练气修士发生变故,三人已经轮流试过,根本不可能攻破此阵法的防御。想要破除此阵却没人知道此阵的信息,根本无从破起,气的虚华门的马长老差点走火入魔。

  不过他们发现飞舟虽然被阵法包围无法攻破但速度依旧是硬伤,他们三人就把飞舟合围起来,而马长老竟然是给自己宗门发送消息,请宗门内的长老来助阵。

  他们三人阻拦了飞舟两天,这天飞舟之上的阵法灵光减弱一些,突然又光亮大放,三人心中同时升起不好的预感纷纷戒备之时,飞舟竟然是猛地窜了出去,马长老倒霉的被飞舟撞上,顿时被撞掉半条命。

  速度如此之快的飞舟自然是李山的功劳了,李山用两天时间日夜不休终于布置下踏风阵,虚华门的马长老被撞自然是李山故意的,被逼的如此狼狈他要是不报复一二就不是李山了,不过让他可惜的是虚华门的马长老竟然没有死。

  李山心中冷冷想到,这次事情他总有一天会讨回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