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筑基

  静室内,李山双腿盘膝坐在蒲团上,将一颗筑基丹塞进口中。筑基丹入口便化作一团暖流从喉管流进胃中,随即药力从胃部流向四肢百骸,此刻,李山只觉得浑身血液仿佛都要沸腾起来。而要是有人在李山一旁的话就能发现此刻的李山浑身衣衫全部浸透,从头顶冒出一缕缕的烟气,整个人的皮肤都变得通红无比。

  痛!很痛!李山感觉从骨髓由内而外的痛楚,仿佛将整个人的骨髓水磨功夫一样一点点慢慢掏空,痛苦非常持久,且那痛苦竟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一阵轻松一阵痛苦,两者不断交替。李山紧紧的鼓着腮帮子,差点都把牙给咬碎,实在是这个感觉不好受,要是一直的疼痛李山还能渐渐适应,可一旦放松后疼痛再次卷土重来感受到的痛苦就会翻倍,这就是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的道理。

  李山在这样的折磨中感觉度日如年,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很多练气巅峰修士一旦尝试筑基失败后便不愿意再次尝试了,筑基丹稀少昂贵是一方面,恐怕这痛苦是主要原因。李山一直硬撑着等到痛苦离开,他有些虚脱的摊在地上。

  第一颗筑基丹,没有晋升成功。

  虽然李山感觉自己被人用貔貅方印砸了上百下,但没有时间给他休息,他要在第一个筑基丹的药效冷却之前服用第二颗筑基丹,不然药力冷却之后李山便是突破失败,甚至有可能会因此受伤。所以不管李山有多么疲惫都只能爬起来继续自己的突破。

  筑基丹说到底就是帮人突破瓶颈的丹药,同时还有洗精伐髓的功效,在修士身体没有达到突破的标准之时筑基丹只会不断帮助吞服者洗除杂质。李山不知道自己虽然有小珠子的帮助修为晋升的很快,又因为没有功法沉淀了三年多,但说到底李山还是突破的太快了,一般修真者都是从小开始打基础,到十六七岁之时才能达到练气巅峰。但李山十四岁开始修炼完全没有任何基础,更是只用七年时间就到了练气后期,若不是没有后续功法李山已经成为练气巅峰修士。

  李山又不是元极宗门人,从小服用灵药洗精伐髓又有极高的天赋,依靠小珠子修炼还是有不小的弊端的。

  所以李山就在筑基这一关被卡住了。

  李山足足吃下五颗筑基丹才感觉到身体有所变化,疼痛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乃是又麻又痒的感觉,随后一切感觉不良反应消失。李山觉得自己犹如身在温泉中一样舒适,内视之下就发现原本应该充满雾气的丹田之中,浓雾在逐渐转换成为液态,一滴一滴落在丹田之中。

  这恐怕就是筑基期了。

  李山曾经听很多人说过,修士修炼,练气期乃是在打基础,到了筑基期才是正式踏入修炼门槛,结丹期奠定以后能够修炼到什么境界,元婴期则是修士一大门槛,踏过去海阔天空,踏不过去身死道消,至于化神期太过遥远,根本无从谈论。

  李山有些兴奋的睁开双眼,眼前景象肉眼可见的清晰许多,就仿佛是揭下遮住眼睛很久的纱布,与现在相比以前眼前非常朦胧。这只是变化之一,李山随即带着兴奋从床上站起活动活动身子,即使李山盘坐着近十多天也没有感到半点疲惫,反倒是精神的很,索性就在静室中练起身手。也幸亏落霞谷的静室为了防止弟子有所突破之后打烂墙壁,故而将整个静室设置的非常宽敞,也正因为如此李山才能在静室中肆无忌惮的练习拳脚。

  半响后,李山收功而立,方才一番实验李山对自己晋级之后的体质有了一番了解,他发现经过突破他的肉身强度比练气巅峰之时强一倍以上。不过这种变化是正常的,毕竟李山足足吃了五颗筑基丹才达到筑基期,要是肉身没有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才是问题。

  随后李山走出静室,一出去李山就感觉到不同了,外界的灵气竟然变得更加活跃,只要他现在修炼肯定会更快,这恐怕正是晋升筑基期的好处。察觉到这种情况李山不由得心中想每次突破都会有这般变化,那化神修士的修炼速度到底有多快,会不会直接将周围的灵气抽空。就在李山思索之时突然听见一个少女清脆的声音见喊自己的名字,李山心想自己也不认识哪个年轻女子,虽然这么想着但他还是转过身去看一看,就见到甄彩儿正冲着他挥手示意。不过李山最在意的不是这个少女而是她身边的另外两人。

  另外两人一人是他的大师兄游阳,一人是他的二师兄章怀,这两个人站在甄彩儿身后见到李山的目光看过来冲着他点了点头。李山还有些惊喜这二位怎么来这里了,当下连忙快步走过去行了一礼说道:“两位师兄,别来无恙。”

  “恭喜师弟成就筑基。”章怀笑眯眯说,难得一见这位师兄离开还虚殿,就连游阳师兄都不能把他从闭关思考的状态下拉回来,不过只要章怀师兄不陷入思考还是一个温文尔雅非常温和的人。而游阳则是没有多说,走上前来拍了拍李山的肩膀,虽然表情不多但他的意思李山也懂。

  “同喜同喜。”李山也是笑呵呵的,原本朴磬道长收他为弟子不过是记名弟子,但现在他已经晋升筑基期,过些日子就会举行正式的收徒仪式,到那时候三人才算是亲师兄。拜师之事已成为板上钉钉李山自然非常高兴,拉着两个师兄开始说起话来。

  这边三人聊的开怀可甄彩儿却是不高兴了,她走到李山旁边气呼呼的说道:“臭李山,你干嘛忽视我!”李山无奈,他看见游阳与章怀目光中透露出调侃的神色,站在一旁看李山怎么应对闹脾气的甄彩儿,对李山投来的目光熟视无睹。

  于是李山好说歹说才将甄彩儿哄高兴了,付出一枚驻颜丹的代价。

  说起来李山与甄彩儿原本还闹的有些不愉快,但因为事后甄彩儿非常诚恳的道歉李山也将芥蒂放下,之后他将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对这个少女的印象不好不坏。可甄彩儿是章怀的义女,又倍受三师姐的喜爱,李山总不可能真的不与她来往,看在章怀与楚晚的面子李山都不能那么做。

  所以李山只能无奈的看着甄彩儿捧着一瓶驻颜丹开心的转圈,而一旁的章怀却是在此刻说道:“师弟,彩儿性子顽劣让师弟见笑了。”

  “不,年轻人还是活跃点比较好。”说实话甄彩儿这姑娘虽然有些刁蛮但本性不坏,还是识大体的,李山看着她高兴就忘了自己被敲诈的郁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