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越国旧事(三)

  人总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即使李山已经成为修士也免不了这种莫名的情绪,故而李山越是向着大青山的方向前进心中就越是忐忑起来,即便筑基期的心境也不能让他摒弃所有的紧张情绪。以李山的眼力远远就看见大青山脚下一座村庄,这村庄普普通通甚至有的房屋已经倒塌根本不能继续住人了。

  李山站在村口久久有些出神,自从成为修士之后李山的记忆便牢固很多,就连小时候两三岁时候的记忆也能回忆起来,他想起来自己小时候背着小竹篓从这个略带腐烂的木质门牌边走过,竹篓里背着一个斧头,这是他要去大青山捡柴火补充家中所用,那把背在身后的斧头则是为了防止自己遭受野兽攻击之时束手无策。

  李山还记得,他有次上山竟然一头孤狼,那头狼很老了,身上的毛发掉了一大半,但那双绿油油依旧充满野性的双眼让人不寒而栗,李山还记得当时自己差点吓傻反应过来竟然直接将斧头往那头老狼扔过去,随后转身就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山的斧头劈中了老狼,李山竟然毫发无伤的一路跑下山。事后李山自然是将这件事情告诉给自己的父亲,但他并不相信李山的话,只当李山因为丢了斧子害怕责罚这才编出来的谎言,且把李山揍了一顿。至此之后李山遇到什么事情都不再说与父亲听。

  现在看起来其实他这性格的养成也多亏了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不然李山总觉得自己会早早死在景王府中,哪里会成为现任。但在小的时候,李山有的时候还会怨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只当自己的哥哥是儿子,自己就只能当个杂役,回想当初的生活可不是这样嘛,父亲过度的偏心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就来小孩子都能感受得到。

  而他的父亲也是生性惫懒脾气粗暴,曾有人这样阻止过但他的父亲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理会村里人怎么嘀咕。

  但现在李山却是看宽了,毕竟因果自有循环,若不是当初李山经历过这样战战兢兢的生活养成这般性子,又离家去了景王府,这才有机会成为修士。现在想起来李山还是唏嘘不已,感叹命运之妙。

  “你是……”这时候有个老翁一直见李山停留在村口不进来只是摸着村头的木柱子发愣,看了老半天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询问,无他,实在是李山的举动太诡异了,让人不得不怀疑。

  李山抬头一看,顿时将一个面孔与记忆中的人重合,这个老翁是村头的老张头,现在的他已经老了,发须皆白满脸皱纹,身形也要比十一年前瘦弱很多。这个老张头就是曾经劝过李山父亲的人,甚至还差点与李山父亲打起来,是个十足的老好人,不然也不会自己搬到村头守村。

  “这位老伯,在下是进京的读书人,误入此处还请见谅,能否让在下借助一晚,在下必有厚报。”还别说,李山此刻的装扮的确非常像一个读书人,一身长袍披在身上,浑身的书卷气息一看就知道是知识的人。

  一听是个读书人,老张头老脸立马笑开了花,读书人可不多见啊,大青山虽然靠近皇城但与皇城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一般的读书人都不愿来此地,实在是这里太过破旧。这些凡人村民就觉得读书人好啊,只要读了书就能出人头地故而对李山的态度好了很多,连怀疑都不怀疑的带着李山到自家院子住了。

  老张头的家算是整个村里好的了,不过还是有一种破旧感。李山也不挑就直接住进老张头家的偏房,不大一会儿,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童牵着一头牛走进来,老张头随即将那小娃带到李山面前介绍道:“先生,这是我家的小娃,二娃子,还不快叫先生!”

  二娃子看了李山一眼随后老老实实的看了一声先生。李山也是哈哈一笑,随后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将玉瓶交给二娃子说道:“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给你的,就给你一瓶糖丸吧,记住不要一次吃太多,不然糖吃完了就没有了。”

  二娃子一听里面是糖丸立马眼睛亮了,但老张头却是看出来装糖丸的玉瓶可不是凡品,连忙摆手道:“先生,这这……这可使不得啊!”他原本让自己家的娃子过来叫人就是看看这个读书人有没有可能收自己家的娃子当徒弟,以后能当读书人也就出息了,没想到这位先生竟然给了这么极品的玉瓶,顿时心中有些惶恐。

  “无碍,只是糖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李山一笑,他自然明白老张头要说什么,不过李山给的糖豆可不仅仅只有甜而已,那是一种药效温和的丹药,孩童吃了可以不断改善体质,算是报答小时候的恩情。至于那个玉瓶,则是顺带捎的,李山可没有更便宜的瓶子装丹药了,再说这个瓶子也能给老张头换取一笔财产翻修一遍房子。一举两得的事情李山自然不会吝啬。

  “老伯,怎么只剩下你爷孙二人,孩子父母呢?”李山疑惑的问道,小时候李山与老张头的儿子关系也算不错,他儿子还经常带李山去掏鸟窝逮兔子,甚至有的时候还帮李山干活,李山一见曾经好心的小哥哥不见踪影这才问道。

  “孩子父母现在正在地里干活,到了饭点就会回来。”老张头说道。

  李山点了点头,知道人没事就行了。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李山也见到了曾和他关系很好的小哥哥,也算是了却一番心愿。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山偷偷溜出老张头家中,他已经用神识查看过整个村子,却是发现自己家的旧址竟然又有人居住了,里面有一家年轻夫妻,那个青年男子看上去略微眼熟,李山便想要去看一看。

  等到了地方,李山站在外面默默的看着屋中的烛火通明,那个青年男子此刻正躺在床上逗弄着孩子,而一旁女子则是嘴角带笑缝着衣服。

  李山叹了口气,那个男子正是他的哥哥李青,十一年不见李青眉眼间的嚣张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稳与柔和,据说他与父亲二人南下做生意去了,可能是在外面碰了壁这才成熟许多连家也成了。

  默默的看着房中的一切,李山最终没有打扰他们转身离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