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无妄之灾

  如今现在的局面是李山绝对不想面对的,李山一向信奉低调做人做事,因他见多了受宠之后太过嚣张而被抛弃的例子,虽然落霞谷之中的情况与凡人世界不尽相同但也没有多少差别,李山自然不愿意自寻死路。然而事实就是不管李山现在愿不愿意引人瞩目,他已经成为众人的目光焦点,这让李山心中非常无奈,他隐隐后悔若是自己直接上前去打招呼是不是甄彩儿这妮子就不会如此,至少不会让他这么难堪。

  但李山自己不知道,虽然在他自觉已经足够低调但其实在其他人印象中他却是一个嚣张无比的人,闯丹塔、从安贤洞府生还、成为朴磬道长弟子、再加上修为不到筑基就已成为三品炼丹师,嫉妒李山之人不知凡几,更何况李山出身不好还能由此成就就更让人嫉妒了。李山这也是不知道,要是知道这些人心中真正想法恐怕会笑出声来,无他,只因这些嫉妒者是十足的蠢货,想他李山为今日的地位与实力付出多少,但就说安贤洞府一系列凶险之事一般人就没有勇气面对,到头来竟然嫉妒勇敢之人,实在可笑。

  不管怎么说,李山看着堵在自己面前一脸不善的辛普,心中思量起来。现在就算是解释对方也不会相信更可况还有甄彩儿这妮子在一旁捣乱,就更不可能消除误会了,且看上去这辛普不是能听进他人解释之人,这种人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事实”,盲目的自信。辛普的目光越来越带有杀意,心中不知道在思索什么恶毒手段对付李山,说不定想要直接杀了李山也有可能性,李山原本对这个辛普并无特殊感觉,还想着这人要是真的品行良好真心爱护甄彩儿那他也没有必要做恶人。但现在李山改变主意了,虽然不知道此人为人怎样,但仅凭此刻辛普目光中流露的杀机就让李山对这人印象大大改观,恐怕此人追求甄彩儿是别有用心,既然是这样那李山就不能顺了辛普的意。

  李山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在想怎么让这辛普吃苦头,最好是能狠狠教训他一顿。辛普乃是筑基中期修为李山自然是知道的,但李山在练气巅峰都敢与筑基中期的灵兽对抗更何况李山已经晋升筑基初期,就更不可能怕了。

  “你想要我怎么做?”李山对甄彩儿暗中传音,他的确想要知道甄彩儿怎么想的,要是甄彩儿还对这个辛普有好感那李山下手就有些分寸,要是没有好感的话……

  一听李山的话甄彩儿眼睛都要冒出星星,她同样是传音过来说道:“李叔,务必狠狠收拾这烦人的家伙!”

  刚刚还叫李哥哥现在就成李叔了,李山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姑娘如同翻书一样的改口,不过李山与她的义父乃是师兄弟,甄彩儿称呼一声“叔”还真没叫错。这话已经表明甄彩儿对辛普没有半点好感,心中有谱的李山自然是有了决断。

  “你是哪个旮旯跳出来的蚂蚱,还不赶紧放开彩儿,不然本公子可不客气了!”辛普高昂着头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虽然李山与他同为落霞谷内门弟子,但李山的修为辛普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只是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在落霞谷中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根本没什么稀奇的,故而对于出现的李山态度十分嚣张。

  李山皱了皱眉,随即对甄彩儿传音道:“得罪了!”

  甄彩儿还不明所以,被她搂着胳膊的李山突然抽出手臂反将她搂在怀里,甄彩儿心脏一跳差点忍不住动手,不过想起李山刚刚传音的内容硬生生忍住自己的动作,脸上气的发红。李山手臂虚虚环抱住甄彩儿,目光斜睨辛普说道:“你又是何人?彩儿可不是你能叫的。”

  两人的举动让众人都吃了大惊,因为李山的动作可是只有情侣之间才有的亲密举动,更重要的是甄彩儿没有任何反抗,就好像本来应该如此,甚至脸颊上还浮起一片羞涩的红晕,这在小魔女身上可不常见。辛普心中原本还有侥幸,因为甄彩儿以前也拉过替死鬼当挡箭牌所以他以为这次甄彩儿拉过来的人也是一倒霉鬼,但没想到这人做了这般举动甄彩儿半点反抗都没有,当下最后的怀疑都没有了,他在心中暗骂甄彩儿:他妈的这个婊子,在我面前装纯,还不是投入别人怀抱!

  更令他气的便是李山如同示威一般的言语,几乎让他颜面丢尽。

  “呛!”

  “你再说一次!蝼蚁!”辛普当下大怒,直接拔出自己法器就要教训李山一顿。

  “要斗法?在下随时奉陪!”李山语气更是嘲讽,故意刺激辛普此人。

  “你们,不可在落霞城坊市争斗。”原本就有落霞谷弟子关注着这边,一见到这边又要打起来的趋势立马御剑飞来挡在两方之间说道:“要打去战鼓台。”

  这修士口中的战鼓台就是专门为在落霞城中起冲突的修士准备的,毕竟想让修士真的遵守规定不斗法是不可能的,修士之中不乏脾气暴躁的修士,总不可能修士一起冲突就要把对方驱除出城,这样的做法未免遭人诟病落霞谷自然不愿见到这样场景,于是便诞生了战鼓台这样的地方。据说战鼓台两边各放一大鼓,斗法双方一同敲响一次,就代表决斗,同时敲响三次,便代表了生死决斗,不过落霞谷中敲响三次的很少,毕竟那可是在用性命斗法,没必要为一点小矛盾上升到生死的地步。

  “哼!既然如此!就随我去战鼓台!今日我们不死不休!”辛普心中冷笑,暗道这样也好,只要上了战鼓台废掉对方也无妨,没人会说闲话,只要这个碍事家伙废了甄彩儿一定看不上对方,还是有机会挽回甄彩儿的内心,更何况这人只是一个区区筑基初期修士,在他眼里只是不堪一击而已。

  很快两人来到战鼓台前,原本看热闹的修士听说这边有人为一红颜决斗,还是落霞谷内门弟子中的小魔女甄彩儿,当下兴趣大涨纷纷来到战鼓台前观看。

  一落霞谷长老看着两人说道:“你二人可想好?是普通决斗还是生死决斗?”

  “生死决斗。”李山还没说话,辛普就这样抢先一步回答,李山一听心中也是恼了。生死决斗,辛普打的好算盘,生死决斗可是只有一方废掉或是殒命才能结束的决斗,恐怕是抱着废了李山性命的心思去的。李山冷笑一声,到底是谁废掉谁还不一定。

  “生死决斗。”李山说道,脸色冷漠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随后两人各自站在擂台两边的大鼓之前,同时运起法力敲在大鼓上。

  “咚咚咚!”三声过后,一道绚烂的阵法光芒将整个擂台笼罩,连带着大鼓与两人一起,都包裹在阵法之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