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后记(为天殇『梦』的月票加更!)

  (竟然多了四张月票耶,然后我要加更耶,虽然懒病犯了但还是不能食言啊!)

  本应十拿九稳的事情,竟然演变成如此模样,几人脸色铁青,看着地上溅起的点点血迹。

  莫言殇放下挡在自己身前的长剑,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长剑断成三截,擦了擦唇边溢出的鲜血,将碎片收起。

  两位执事长老此刻还惊魂未定,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王瑾的声音却是悠悠传来:“你们连魔气都不怕,竟然还怕这区区自爆?”

  邪灵之气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如实给众多弟子说的,落霞谷只能半真半假将事情含糊的解释,毕竟现在落霞谷还不想邪灵之气的事情暴露出去,不然就是一场动荡。

  故而邪灵之气被称为魔气,毕竟这与心劫相同,都是引人入魔的东西,叫魔气也没叫错。

  谁也不能保证落霞谷弟子中还有没有如同冲武人一样的叛徒。

  两个执事长老一听,顿时觉得心中恐惧少了不少,说的不错,他们连自己都战胜了,还害怕别人给的威胁?再说修真界处处危险,这区区自爆算得了什么,他们不还是活下来了。

  两人在心中懊恼的想着,内心中渐渐浮现努力修行的念头。

  这邪灵之气,要说是污秽,还不如说是引发内心劣根的契机,就如同心魔被引动的前提是心中有杂念,他们能挺到吞下醒神丹之时,说明心性还是不错的。

  只是死亡如此之近,让人心中不由自主胆寒,一时之间着相了。

  听到王瑾这位老牌长老的提示,两位执事长老这才清醒过来,连忙道谢说道:“多谢师兄指点。”

  王瑾点点头随后看向另一边正不知做什么一副沉思模样的莫言殇,说道:“莫师弟,你怎么了?”

  “不,没事。”莫言殇摇头,最后看了眼地上四溅的血迹,说道:“走吧,这事不好交代了。”

  “是啊。”王瑾一叹。

  落霞谷出口处发生的事情很快就被禀报到朴磬道长这里,如今掌门正在闭关冲击结丹期,现在修为最高最有话语权的正是朴磬道长,就连白秀纤这位掌门钦定的代理掌门也无话可说。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就算是白秀纤这般骄傲也不由得深受打击,决定暂且观摩朴磬道长的处理,也好学习一二。

  当朴磬道长听到那杨昌之事,没有苛责两位长老,反倒是一叹:“没想到还有这种刚烈之人,为了自己的宗门竟能做到如此地步,实在是让人敬佩。”

  下位的王瑾与莫言殇面面相觑,王瑾目光中是浓浓的不解,但莫言殇却是心中深感如此。

  “下去吧,此事不必再追究了。”朴磬道长淡淡的说道,王瑾几次三番欲言又止,不过是微微一叹不再说话了。随后两人退出房中,等两人走后一直站在旁边不言不语的白秀纤问:

  “周师伯,您为何就这么放过此事?”

  “呵呵,这五人是来自虚华门,继续追究此事又有何用?”朴磬道长笑道:“虽看不惯虚华门,但其门中弟子却令人心生敬佩。”

  “这五人竟然是虚华门之人!!”白秀纤微微一愣,随即问道:“您为何如此确定?”

  “能在落霞谷布置这五个暗子,恐怕费了不少心思,我落霞谷一向不与人交恶,能费如此心机又与落霞谷交恶的,在这片地方也只有虚华门一个罢了。若是其他小宗门可不舍得五位筑基后期修士折损于此。”

  朴磬道长说着眸中泛起冷光:“小宗门不敢惹我落霞谷,元极宗要是想动我落霞谷不需费这功夫,只有中型门派有这胆量又不敢过分,五中宗当中也只有虚华门这一个无耻宗门罢了!”

  白秀纤一副受教了的模样,面色愤愤:“那我们只能吃这个亏了?!”

  “没有明确的证据,我们又能如何?”朴磬道长颇为无奈的说道。

  白秀纤也是神色黯然,随即想到什么说道:“周师伯,虽然这五人已经死了,但确实不知道还有没其他人在我落霞谷中潜伏,冲武人也不知所踪……”

  “你说的不错,不过冲武人这人不必担心,既然这杨昌连自己宗门之人都敢杀,一个冲武人自然逃不过。”朴磬道长道。

  白秀纤本就是聪慧至极的女子,在朴磬道长提点之下立马明白,冲武人必定是知道这五人的身份的,这才被人灭口。当下对于这个杨昌升起胆寒的情绪,不过好在这人死了。

  落霞谷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自然是不能咽下去的,然而没有明确的证据,就算是两宗对骂也讨不了好处,到也不代表落霞谷什么都不做,与虚华门的交锋是迟早的。

  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尽快解除落霞谷最后那些外门弟子的隐患。

  两个月后,最后一批醒神丹发在外门弟子手中,他们最终恢复修为。

  然而事情没有完,这些外门弟子被分派在落霞谷各个角落做最脏最累的活计,没有一点儿报酬,这下子被惩罚的外门弟子们沸腾了。

  你能忍受他人异样嘲笑的目光?能忍受每天花大把大把时间工作,连打坐恢复体力的时间都没有,更重要没有半点酬劳的憋屈?

  所以这两万多人明里暗里抗议,但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揭竿而起,这些人修为不过练气后期,大不了的也不过是因为醒神丹的功效成就练气巅峰,更有朴磬道长这个结丹修为的大修士震慑,他们根本不敢过于反抗,只能发着牢骚。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那天事情发生之时领取醒神丹的修士对他们满目仇视,屡次让他们干着干那。

  “欺人太甚!”这些被贬为杂役的外门弟子愤愤不平,却是不想为什么这些人会针对他们,只是怨宗门不公,怨他人不仁,怨管事仗势欺人,却不管自己的罪孽。

  几天后,宗门竟然直接公开了在那场动乱中死了多少人,没有过多解释什么,只是一串数字而已。

  “陨落五百七十四人。”

  同时,丧钟响起,回荡整个落霞谷当中,悼念门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