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处理

  “陨落五百七十四人。”

  丧钟足足响了九下,昭示着悼念。

  似乎整个落霞谷都沉默了,五百七十四人,或许对于落霞谷原本十五万之多的总数差远了,但是,这五百七十四人是不应该牺牲的,只是因为某些人的自私,才让这些人命丧当场。

  难道这些闹事者不应该得到处罚?仅仅只是给人做一段时间奴仆而已,又不是毒打虐待,有什么资格怨声载道?

  五百多人啊,这些弟子虽然修为不高,可他们都是落霞谷弟子,他们的同门啊!

  宗门没有将所有事情公之于众,或许宗门长辈对这些弟子是有怨言的,但他们终究是长辈,有些事情他们或许可以私底下说一说,但在这件事上却是绝对不能直接将事情定性的。

  不然,这些一时冲动的弟子真的会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宗门的话语代表了权威,他们不能将弟子硬生生推入深渊。要真如此做了,那么所有人的唾弃与厌恶,会让这些弟子痛恨落霞谷,痛恨所有人,反倒是更加偏激了。

  公布亡者人数也不过是敲打一番而已。

  这个数字出来之后,整个落霞谷受罚的外门弟子安分许多,这些人不是没有愧疚,而是没有意识到他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即使当时他们受到朴磬道长的呵斥,见到当时场面的惨状,但能看到的不过冰山一角而已。

  接下来这些弟子只能安安分分接受处罚,宗门也不是非要让他们做一辈子的杂役弟子,而是让他们做这憋屈的工作四个月,等四个月后他们将会接受另外的任务。

  这另外的任务绝对不会那么轻松,不过酬劳倒是能够发到他们手上,但任务却不是能够拒绝的。

  当然还是有人会怨声载道,心生不满,根本没有任何愧疚之心。

  对于这种人宗门自然是暗中记下,等到时候再说。

  “周师伯,如此会不会让这些弟子心生怨念?毕竟愧疚之情不能长久,是持续不了多久的……”白秀纤这般说道。

  “让他们吃一点苦头。”朴磬道长摇着头,说道:“到时候给他们的报酬不会少,若真的承受不住,这种人我落霞谷宁愿不要。”

  “还有,宗门当中的暗子也是时候清洗一番了。”

  就在宗门这般恢复正常之时,从主殿隐隐传来结丹的威压,在整个落霞谷中一卷而过。所有人都明白,这是宗主齐劲已经结丹成功。

  几乎所有紧绷着一根弦的长老弟子都松了一口气,其中最兴奋的莫过于朴磬道长。说实话朴磬道长是不愿意来处理这种事情的,然而宗主不在也只能他这位落霞谷修为最高之人做决断的。

  齐劲的出关无异是一剂强心剂,让所有弟子为之振奋。

  当然,还有那些心生怨愤的被罚弟子更是被震慑。朴磬道长不比齐劲,说到底朴磬道长是个仁厚的长者,手段可要比齐劲温和许多。现在齐劲出关了,自然不敢闹腾了。

  到后来齐劲对于这些被罚弟子做出什么另外的惩罚,就是后话了。

  这天,李山正在打坐修养,长达几个月的持续炼丹,实在是让他们这些炼丹师心神疲惫,不仅仅是疲劳,也是不断消耗神识以及灵力造成的后果。

  直到已经过了一月多,李山还没有修养好,但也好了个七七八八,并没有大碍了。

  而经历此事之后的众多炼丹师,却发现自己对于炉火的掌控与感知强了许多,更是在炼制多达两三万份的醒神丹之时渐渐总结出自己的一套炼丹手法,再加上紫香、朴磬道长以及李山是不是的讲解,在炼丹之上的造诣更进一步。

  原本这醒神丹的炼制就近乎四品炼丹术,在练习了这么久,不出意外这些三品炼丹师将会晋升四品,只需要一份丹方,他们就能琢磨出来炼制四品丹的方法。

  这几个月他们炼丹的次数可要比他们一生还多。

  更重要的是,长时间的透支让他们的神识更加凝固,掌控力更加自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加上醒神丹提升法力的效果,这些炼丹师可以说是最大的赢家。

  紫香在邪灵之气风波过后,便回到李山的育兽袋中,毕竟育兽袋里还有小宝这些小萝卜头,长时间在黑暗中放着紫香当然不放心。

  事实上,在紫香帮助落霞谷炼丹之时也时不时回到育兽袋中安抚众多精怪,李山干脆将育兽袋赠与紫香,这样紫香也就能随身保护这些精怪了。

  而在李山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甄彩儿这位小妮子给他带来一个任务,让李山结束了修养。

  “李山,你真的没事?”甄彩儿狐疑的看着李山精神抖擞的模样,她想起自己的义父,现在还是精神萎靡的模样,简直和李山此刻的状态有天壤之别一样,让甄彩儿不由得打量着李山。

  “我自然是没事的,你怎么不陪在你林师兄身边?”李山目光中全是戏谑之色,调笑着甄彩儿说道。

  甄彩儿脸上一红,也忘了纠结李山为什么修养的这么迅速,状似羞恼的喊叫:“关你何事?!给你!自己看吧!”

  说完扔给李山一物,随后脸颊绯红的跑掉了。

  李山在后面微笑着摇摇头,在与二师兄章怀的交谈中他得知,这位小魔女竟然看上了一人,这人据说还是那位在大殿之前拼死带走醒神丹的林长老。

  当时章怀师兄拎着一坛仙酿,来到李山房中与他痛痛快快喝了一夜,无非是大倒苦水,说自己这大男人带大甄彩儿这妮子有多么不容易,早就将甄彩儿当做自己女儿,现在看见自己女儿有了心上人,却是恨不得打断那小子的腿。

  可甄彩儿性格倔强,恐怕他要是真这么做了,这妮子会恨他一辈子啊。

  李山当时却不太明白师兄的感触,不过一想到小柚选择跟着张洋,也是差不多的感受就懂了。

  之后便是哭笑不得,堂堂筑基后期修士竟然喝醉了趴在桌上胡言乱语,李山只好将床铺给了章怀,自己打坐一夜。

  回想着当时师兄的丑态李山不由得摇头一笑,随后缓缓打开手中的纸张,看起来里面的内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