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令牌(加更)

  这事情怎么与两位长辈说?难道要大倒一番苦水?李山还是觉得自己抹不开这个面子,后来又一想要是现在不哭穷恐怕就没机会了,所以他装模作样哭诉一番,说自己在安贤洞府中法宝损坏云云,现在都没有修好之类。

  “行了行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齐劲笑骂道,对于李山这一番哭穷,齐劲并没有责怪什么,倒像是一个长辈一般。

  李山自知齐劲这位掌门为何会对自己这般不同,恐怕还是因为邪灵之气,这才对自己这般。毕竟齐劲对于自己三位师兄师姐也没这副模样,思来想去也只有这点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将此物收好。”说着,齐劲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交给李山。

  李山接过一看,发现齐劲给的东西乃是一块巴掌大的令牌,令牌通体金黑色,上面并没有任何雕刻的痕迹,只是普普通通上面一字都无的令牌而已。

  见这令牌如此不起眼,李山还有些诧异,却听齐劲说道:“此令牌中存放有师叔我全力一击,够你斩杀温云此人了。”

  “不过,你也要注意,若温云此人没有任何异动,你也不要轻举妄动,毕竟只是怀疑而已并没有定罪。”

  李山心中了然,还想为自己争取一番,不过齐劲却是笑着摆了摆手让他赶紧走,李山这才带着满脸的郁闷悄悄出了主殿。

  而李山一离开主殿,郁闷的表情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咧开嘴的直乐,又得到一个宝贝,这让李山如何不开心。

  他不知道,齐劲的神识一直在他身上,他的这抹笑容自然是被齐劲看去了,然而齐劲仅仅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个李山,倒真如偷了腥的狐狸一样。”

  “齐兄,你早就准备好你这一式神通,又何必抱怨。”朴磬道长在两人说话之时一直没有开口,只是笑着一言不发,现在李山已经走了他才乐呵呵的说道。

  “的确如此,就算你这弟子不提要宝物的事我也会给!哈哈!”齐劲哈哈笑着。

  别人不知,朴磬道长却是知道,齐劲这爽朗的笑容很久都没有出现了,自从宗门突逢大难,齐劲这位掌门承受的压力自然不用多说。

  另一边,李山回到自己房间,仔细端详起来齐劲所赠与的令牌,不出意料从里面传来阵阵令人心悸的波动,脸上有些激动。

  这令牌里面装的可是结丹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结丹以下很难抵挡得住,只要有此令牌在手,李山不担心自己杀不了温云。

  不过掌门说的也不错,现在只是怀疑而已,李山的任务便是观察这位名声极高的执法堂长老,要是真有什么苗头李山可不会留手。

  李山将此事在脑中理顺,便开始修炼。

  天大地大不如修炼最大,只要有实力,到哪里都能行动自如。

  就在李山修炼之时,他突然感觉有人来访,便停下修炼,开门时就发现他的大师兄游阳正在门外候着,一见到李山便是点了点头说道:“小师弟,我们走吧,师父在等我们。”

  李山一怔,抬头看天,却发现天上太阳已经西落,接近黄昏的时刻,他就明白自己修炼已经过去了半天。

  “有劳师兄来叫我了。”李山道谢,随后便与游阳一同来到朴磬道长的房中。

  房中灯火通明,就见二师兄章怀以及三师姐楚晚正端坐在椅上,见到二人来了都是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

  章怀平日里与李山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两人的招呼自然无比。不过当楚晚的目光与他交汇之时,虽然这位三师姐的目光看上去依旧清冷,但李山总觉得她有些窘迫。

  李山也没有细想,只要确定没有恶意就足够了。

  随后李山坐在椅上,游阳则是去了屏风之后。不久,朴磬道长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的则是游阳。

  “弟子拜见师傅。”三人连忙起身,冲着朴磬道长一礼。

  “不必。”朴磬道长让几人坐下,就说起了此次让众人来的目的。

  这时候李山才知道原来他的二师兄以及三师姐也要一同去寻找新弟子,只是他却没有在主殿中找到两人身影。

  李山转念一想,当时大殿当中那么多人,他总不可能这么巧合就碰上两人,更何况他的两位嫡系师兄师姐可都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必定站在最前方,碰不到是正常的。

  之后朴磬道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三人注意安全罢了,随后又是给了三人一人一枚令牌。

  李山摸着手中的令牌,说实话他是真的惊讶,没想到自己的师傅竟然另外赐予他一枚令牌。

  这令牌自然是与齐劲给他的一模一样,材质极其特殊,想必里面存放的正是朴磬道长的全力一击。

  不过朴磬道长身为丹修,在斗法方面会弱势一些,但也不是普通筑基修士可以媲美的,所以这帮助非常有用。

  “此次你们离开宗门,切记,你们是丹修,任何事不要往前冲,有命回来才是正理。”朴磬道长说着,告诫几人。

  但李山却是心中苦笑,其他两位师兄师姐说是丹修是再正常不过了,不过他算什么丹修啊,说是丹修但其自身的战力绝对不弱,说不是但炼丹水平又及其的高。

  这丹修之称,说是修士一种,不如说是一种职业。

  与剑修、体修、道修、魔修等不同,丹修、阵修、符修、器修说到底只是修士学会的一大道罢了,只是因为学习这些大道会耽误修炼时间,导致修士斗法经验不足等缺陷,这才被称作丹修等。

  一个修士即可以炼丹又能布阵,就如李山,李山也能被称为丹修或是阵修,不过李山的机缘无人能比,种种原因之下他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修炼功法神通,这才避免了战力不足的问题。

  想必师父担心的不是他,而是他的两位同门,不过还是给了他一枚令牌,以防止李山出什么问题。

  李山心中自然是感动不已。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