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碾压(三)【求票票~】

  一沿城东西城交界处。

  许是因为落霞谷与虚华门同时举行入门考核大会的缘故,整个一沿城仿若空城,不过在方才,李山感受到从城外传来的喧嚣,明了温云已依据计划继续行事。

  温云已经解决掉虚华门的刺客,那么接下了就剩下李山的事情了。

  李山面色严肃,仔细感受这从阵法那边传来的细微波动,突然睁开双眼,站起身来。

  “喂!李山!你真的要自己独挡两个筑基巅峰修士?”后面优哉游哉、光明正大的祁燕茹一见李山动作,连忙喊道。

  要说一沿城明面上的统治者为落霞谷以及虚华门两个宗门,但要说灵宝商行对一沿城没有任何监视,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看上去两宗对于一沿城的掌控力非常强悍,但恰恰相反,两宗们对于自己这半个城区的掌控力很有信心,但另外一半一沿城,两宗都不敢说自己了如指掌,反倒是灵宝商行这个中立势力对两边的情况掌握很好。

  就在等待的当口,祁燕茹状似不经意的与李山闲聊,谈起虚华门的状况,便说起近日虚华门有一位筑基巅峰的长老来到一沿城,目的不明。

  李山顿时就明白自己恐怕是拦不住虚华门的修士了,原本虚华门就有一个守城长老,加上十之八九会歇斯底里的王博,两个筑基巅峰就让李山倍感压力。

  现在从祁燕茹口中得知虚华门竟然还有一位筑基巅峰的修士在一沿城,三位筑基巅峰,李山顿时察觉到,自己没办法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山走向阵法的脚步略微一顿,说道:“祁仙子,为保安全,还望不要离开齐前辈身边。”

  祁燕茹一怔,随后有些懊恼的说道:“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李山点了点头,道:“不管怎样,还是多谢仙子的消息。”说完便义无反顾的向着阵法走去。

  情况看上去似乎很紧迫的模样,但其实李山的压力没那么大,看上去虚华门那边有三个筑基巅峰修士,但有阵法相助李山多少能阻拦这三位筑基巅峰修士,甚至在阵法的掩护之下,李山能够用令牌击杀其中二人,只剩下最后一位筑基巅峰修士,李山还是能够应付一二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刁罗已经御剑返回温云那边,将现在这边的情况禀报给温云。

  要是温云能来解围,自然再好不过,若是就这么不闻不问……李山在做一场豪赌,赌温云能来,若是不来,赌祁燕茹的善良。

  李山呼出一口气,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自己修为还是太低了。

  就在李山缓步走进阵法笼罩范围中的时候,阵法另一边,已经有一道人影驾驭飞剑冲撞而来,那速度已经提升至筑基修士的极限,只见飞剑之上,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正面目狰狞、睚眦欲裂,口中恶狠狠的一遍遍念叨着:“李山小儿!我王博与你不死不休!”

  在他身后,两道剑光紧随其后,正是赵志博与他那位陈师叔。

  “让王博打头阵,师侄这计谋不错。”陈师叔笑呵呵地说着:“不过落霞谷那边已经有所动作,恐怕那些刺客起不了什么作用。”

  就在刚刚,他们感受到许多散修争先恐后的绕城飞奔,一个个生怕慢了似得,当下他们抓住一人询问,才得知温云竟将所有人全部引走,抛出区区五个进入落霞谷的名额,就得到这种效果。

  虽然心中很不愿意承认,但中宗的魅力就在于此,好歹落霞谷与虚华门处于同一水准,否定了落霞谷就相当于否定虚华门自己。

  “那温云的确是个人才。”赵志博也是点头赞叹的说到,不过目光中充满寒意:“可惜不是我虚华门之人。”

  “是啊,可惜了。”陈师叔也是叹息着说道。

  两人心知肚明,刺客不过是一盘开胃菜,真正的大餐乃是他们三位筑基巅峰修士,还有虚华门众多筑基后期与中期弟子。

  现在落霞谷那边可谓是半残,他们两个筑基巅峰修士已经反叛一位,剩下城主府的弟子,恐怕一时半儿调动不了,可不是半残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一位修为高深的布阵师能够比得上五六十筑基中期修士,而且恰巧落霞谷有这么一位修为不高、不显山漏水的布阵师。

  令人漫不经心的飞着,突然赵志博轻咦一声,一旁的陈师叔问道:“发生何事?”

  “王博人呢?”赵志博露出狐疑的神色,迟疑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交界处,心中疑窦众生。

  “哦?”陈师叔眉头一皱,正要散发神识查看一二,突然脸色一变,整个人向着右边闪躲而去。

  “咻咻咻!”七柄黄金刃呼啸而过,在二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消失不见。

  “谁?!”陈师叔面色冰冷的大喝,可惜周围空空荡荡,该是怎样便是怎样,还能看见守在边界处的虚华门弟子,陈师叔目光锁定在那弟子身上,眸光中寒光闪动。

  一拍储物袋,另一柄闪着寒光的飞剑出现在陈师叔面前,陈师叔一声厉喝:“去!”

  飞剑嗖的破空而去,眨眼来到那弟子面前,这位虚华门弟子惊得大骇,可在飞剑的面前,他这位筑基中期修为的修士怎么能躲得开,更何况他本就没有什么戒心,这一下就被飞来横祸斩成三四段散落在地上,鲜血喷溅一地。

  陈师叔一见这个虚华门弟子就这么惨死,眉头一皱,却是不再继续看这位倒霉弟子,而是全身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这时候,他才发现,一直跟在他周围的赵志博不见了踪影,当下心中那里还不明白自己等人中了陷阱,心中懊恼不已。

  暗恨赵志博情报的不足,怎么落霞谷出现一位布阵师这种重要的额事情都没有查出来。陈师叔已经看出来,他现在正处于阵法当中,而且这阵法的布置人水平很高,不然守在交界处的几个弟子不会什么都没感受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