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擂台大比(十二)

  不仅仅是李山心旷神怡,那些没资格参与此次大比的弟子们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内门弟子还好,外门弟子以及杂役弟子便是崇拜有加了。并不是说这些弟子没有见识,而是落霞谷少有争斗,为琐事上擂台斗法的事儿少有,更不用说筑基后期的执事长老间的争斗,更是少见,除了十年一次的弟子考核之外,如今日这般庞大隆重的比赛几乎没有。

  执事长老之间的斗法太少了,少到这些弟子只知执事长老厉害,却不知如何厉害。而现在,这场大比,就给他们开开眼界。

  这边通过第一场的众修士一个个面色平静,少有几人脸上有些异样神色,但不妨碍外门弟子崇拜的目光。

  他们心中在想:这便是长老啊!

  弟子们的欢呼雀跃没有影响到大比的进行,主持擂台的两个筑基巅峰长老对此没有任何制止之意,任由整个比武场中闹腾腾一片。

  就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第二对对手已经上了台。

  “咦?”李山看见二人之中的一个,顿时皱起了眉毛,颇为不喜的看着那人,旁边的王兰兰见李山不悦,也看了过去。

  只见那人尖耳猴腮,虽穿着一身执事长老的制服,但整个人弯腰驼背的看上去猥琐至极。

  “哥哥,那是谁?”王兰兰只是看一眼,便收回目光,许是受李山态度的影响,王兰兰对那个修士也没有好感。

  “王矣。”李山皱着眉说道:“怎么他也成就了筑基后期。”

  王兰兰不解其意,李山心知当初自己与王矣打交道的时候,王兰兰还没有入宗,自然不知其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而王兰兰入了落霞谷后,便一直潜修也不关注门内各种事情,加之王矣似乎消停不少,才不知晓此人。

  于是,李山便将王矣当初的事迹讲与王兰兰听。

  听完后,王兰兰一向平静的面容也不由自主露出嫌弃的神色,说道:“世间怎的有这般无耻人物。”

  王兰兰的话已经是轻的了,当初这王矣不知用什么手段得到前往安贤洞府的名额,等从安贤洞府返回落霞谷之时,这无耻之徒又跑的比谁都快,若不是当时李山学习阵法已经有好几个月,加之紫香前辈在一旁指点,又废了自己的紫金葫芦,才从几宗长老合围下逃生。

  虽然当时王矣在场也没用,逃走至少能活命,但一声不吭的将李山与刘长老当做挡箭牌,这李山就忍不了了,若这贪生怕死之徒没惹到李山,李山还不与他计较,但把李山当枪使就不行,若他能忍这口气就不是李山了。若不是当初王矣已经跑没了影儿,李山说不得要教训他一顿。

  而返回落霞谷后李山一度认为王矣不会再回来了,毕竟王矣临阵脱逃的罪名是洗刷不掉的,返回宗门也是不受人待见,却没想到几个月后这混蛋洋洋得意的返回宗门,并且修为已经到了筑基期,李山当时就想要收拾这人一顿,却被刘长老劝住,好说歹说才作罢。

  后来才知道,王矣的事迹不知被谁传了出去,王矣随即变成过街老鼠,消停了好几年。还以为这人此生就这样了,没想到竟然在不到十年时间和李山一样由筑基初期一路飙升到筑基后期,还出现在擂台上。

  “怎么这无耻之徒也上台了!”一人声音仿若震天一般,饱含偌大的愤慨,李山看去便是一乐,只见那人修为不过筑基中期,看面相隐隐有些熟悉,是那个当初被李山抢劫过的主峰邓柏东,当初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练气修士,现在却是看上去三十许岁。

  李山当初还纳闷这人怎么一身狼狈,后来才知道,邓柏东是被王矣重创,拼死才逃了出来,结果被李山截胡。但事后邓柏东可不敢恨李山,李山身后有朴磬道长,自身也是一个厉害的丹修,要说李山需要打手,一颗丹药下去有的是人帮忙,这下邓柏东只能将仇恨转移到王矣身上。

  当初王矣名声臭的一塌糊涂说不得有邓柏东的手笔。

  可他也没想到王矣的修为竟然这么迅速,立马心中的怨愤变成了怨恨——相比李山,邓柏东更恨王矣,不是因争夺之事,而是王矣欺骗、并且捅他刀子的事儿。

  一下子没压住心中怒火,差点儿御剑来到王矣面前,与他同归于尽。

  可邓柏东犯浑,他周围的好友却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生拉硬拽着让他冷静,最后还是筑基巅峰长老一个冷漠的眼神才让邓柏东清醒过来,顿时冷汗涔涔,双手抱拳冲着好友一拜:“多谢。”

  除了邓柏东,还有一人正恨恨的看着王矣,那人是一女修,名叫李月莲,当初若不是王矣,三个名额之一便有李月莲,不过她很冷静,没有像邓柏东那样失了分寸。

  李山自然是不知道李月莲正愤恨的盯着王矣,他正关注着擂台上的斗法。此刻斗法已经开始,那王矣修为虽已经达到筑基后期,但其行事依旧猥琐无比,与王矣对手的是一个道修,这道修面白如玉、沉稳似水,双手掐诀,一柄长剑随他心意飞舞。

  而王矣,这人给自己身上套了好几层金钟罩,飞剑砍一下便消去一层,王矣依旧不慌不忙的再给自己贴上一层,且他并不是没有攻击,但看看他照照都往哪儿打:全是下三路,他那个和主人一样猥琐的灵猴,在主人指挥下也是直逼对方胯下。

  原本那道修还冷静应对,其本身经验丰富,对王矣的攻击丝毫不惧,但架不住王矣照照都对着自己胯下,而对方斗法便斗法,口中污言秽语不断。最后那道修差点被击中第三条腿,冷汗涔涔之下顿时怒了,也不管什么各种大招齐出,王矣与灵猴却半点都不靠近,硬生生将这道修的法力全部耗完。

  最终那修士只能无奈认输,愤恨的放了句话才走,而王矣,则是洋洋得意的站在擂台上环视四周,半点儿都不把众人的嘘声当嘲讽,反倒是赞扬一般。

  见此情景,李山心中琢磨起来,若他真的碰到了王矣,当初被这混蛋当枪使的仇说不得得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