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擂台大比(十三)

  王矣还想要?N瑟一阵儿,却被长老直接撵了下去,让下一组修士上台斗法。

  接下来的几场战斗,就要比第一场逊色许多了,或许第一轮还有实力不济的修士侥幸通过,那到了第二轮,这些修士就只能是送菜的份儿,根本就不可能通过第二轮比斗。

  这样无聊的、一边倒的战斗进行了两场,直到第三场的开始,而第三场一方正是许璐。

  李山心想这许璐的对手可不要太差了,不然更是一边倒,看着更没什么意思。

  就在李山想着的时候,许璐的对手也已经上台,只见那是一个黑壮的汉子,在与许璐狭路相逢后用自己蒲扇般的大手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憨厚:“五师妹。”

  众人绝倒,感情这二人是同一堂出来的,说不得还是同一师父。但李山却是知晓,此次大比所有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只来了五个,那个黑壮汉子名叫杨工,可绝不是诸位大长老的弟子,这人估计与许璐关系不浅才如此随意的称呼。

  见二人认识,众人不由得期待这二人接下来会怎样处事,是直接打起来还是其中一方手下留情?

  却见那黑壮大汉脸被许璐看了半响,才挠挠头的说道:“认输!”

  “你可想好。”长老看了眼杨工,抱着好心提醒道:“以你的年纪,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嗯,我打不过五师妹的。”杨工依旧憨厚如初,说出的话也是让人啼笑皆非,众人见他不是胆怯,而真把这次大比当成平日切磋,没半点儿胆怯之色,也就收了原本的轻蔑情绪——其实谁也不知道,这杨工虽然打不过许璐,但收拾一般修士还是绰绰有余的,笑话杨工之人也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

  “谁要你认输了?”杨工的所作所为可没让许璐有好脸色,她面色不善的盯着杨工,仿佛对方不说出一个所以然就别想下去似的。

  杨工苦笑:“可我真的打不过你啊!”

  李山看的有趣,心道这汉子也是一个妙人,也不知他是真的打不过,还是不想浪费许璐精力,这就只有当事人能说的清了,他们这些看热闹的就当看个笑话算了。

  最终,杨工还是下了台,长老宣布许璐获胜,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位许璐似乎心情不是很好,恐怕那位杨老兄事后好遭殃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比赛依旧在继续,接下来的比赛中虽有一两个无聊的战斗,但大多数还是比较精彩的,很快一场场就这么过去了,当其中一组修士离开擂台,李山便站了起来,因为接下来的比赛,是他的。

  李山纵身一跃来到擂台之上,而此刻,他的对手已经到场,正谨慎的看着李山。这人名叫冯晨,是阵堂一长老亲传弟子,李山昨日在比赛中见过这人手段:修为马马虎虎,但一手钻空子布阵的本事不小,与自己颇为相似。

  若是不熟悉这人斗法风格之人,很容易栽在这人手中,可李山自身就是布阵的大师,这冯晨唯一的优势也被李山碾压,拿什么与李山相斗。

  果不其然,在李山这个布阵大师面前,冯晨所计算的计划全部被一一打破,倒不如说李山在与这人斗法之时,还分心将对方布下的阵眼一一破坏。没了阵法作为依仗,在面对李山的金?抛幽溉惺狈氤苛⒙硭肆耍?俺隽巳鲜涞幕坝铩??蝗鲜洳恍邪。?钌奖硐衷谕獾氖盗Φ敝校?倏氐暮靡皇挚匚锞鳎?又?掀贩ㄆ鞣胬?薇龋?巳嘶拐娌桓矣肜钌接才鲇病?br />
  李山就这么赢了,赢得有些轻松,不是说这冯晨不厉害,只能感叹一声他遇到克星了。

  等李山下台,又进行了几场斗法,便轮到了王兰兰。

  第二场擂台赛可不比第一场,侥幸通过第一场的修士都已经被刷下去,以王兰兰的实力只能算作侥幸通过那一批人,李山颇为担忧这妮子为了跟自己一起去元极宗,做出什么损伤根基的事儿。虽然早就提醒过王兰兰不要意气用事,但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唠叨一二。

  “打不过不要勉强,去元极宗的机会很多,不要伤了自己。”

  “嗯。”虽然听到王兰兰的答复,但李山还是感觉不太踏实,这妮子是有前科的,不听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李山只能苦笑。

  他想让王兰兰放下心结,结果在日渐开朗的同时也变得执拗起来,也不知是好是坏。

  王兰兰的对手,是一位同样年纪轻轻的女子,这女子双手抱着一只通体靛蓝的小鸟,此小鸟安安分分的窝在女修怀中,不过看它灵动的双眼就知其智力绝对不会低,见此李山又有些担忧——不过阵法已经将整个擂台全部包裹,就算李山想传音也做不到。

  王兰兰与那女修见过礼后,那女修摸了摸自己灵宠的小脑袋,轻轻说了一声:“去吧!”

  “喳喳!”只听一声清脆的鸟鸣,就见不过巴掌大的小蓝鸟扑棱棱呼扇着翅膀非离主人的怀抱,在空中一声鸟啼,随后周身空气渐渐泛起涟漪,却见一道道狂风卷在小蓝鸟身上,待风力散去,就见一只体态婀娜,足足半人大小的飞禽灵兽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女修慈爱的抚摸着灵兽修长的脖颈,对王兰兰说道:“我这灵兽,乃是四品灵兽炔羽蓝鸢,妹妹觉得怎么样?”

  “嗯,很漂亮。”王兰兰首肯的点了点头,她这是实话实说,这炔羽蓝鸢的确很美,靛蓝色的羽毛在光照下泛出蓝绿、宝石蓝色,如此美丽的羽毛覆盖在有着流畅线条的躯体上,煞是好看。

  那女修见王兰兰这么说很是高兴,不过她还是提醒道:“话是如此,但姐姐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嗯。”

  两女话毕,女修一声令下,炔羽蓝鸢仰天发出一声脆啼,黔首微低,一道道风刃凭空凝实,嗖嗖嗖的向着王兰兰而去,擂台上的空气都被这炔羽蓝鸢搅浑了,狂风猛烈的吹着,肆虐擂台上的每一寸地方。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