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擂台大比(十四)

  风刃已经临近面门了!

  台下的李山虽知晓王兰兰能躲得开,王兰兰的剑道实力不是吹出来的,那是她一点一滴实打实练出来的,面对炔羽蓝鸢直来直去的风刃,王兰兰必然是轻轻松松就能避开的,比较难办的是炔羽蓝鸢将整个擂台上的空气全部调动,对王兰兰来说不太有利——她可没有应对此种状况的经验,风会阻碍她的行动,或许连那大凝回光剑法第一式都施展不开。

  李山心底暗暗着急,他没法不着急啊,这几年李山待王兰兰亲如兄妹,眼睁睁看着王兰兰受伤,他着实不忍。

  然而事实证明李山实在是操心的太多了,王兰兰在面对风刃临身,十分干脆的将手中长剑一横,法力激荡,一层坚不可摧的屏障凭空出现,这些风刃切在上面只发出当当脆响。待风刃散去,王兰兰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就连衣角都没有破损。

  对面的女修目光一凝,视线落在王兰兰手中的剑上,微微吃惊说道:“妹妹好富有,连上品法器都有。”

  “当然,我有最好的哥哥!”王兰兰状似骄傲,却是半点都不放松警惕,说话归说话,她可不会傻站着等对方攻来。

  李山在台下老怀欣慰,还是妹妹好啊!

  周围人自然是将这一番对话听在耳中,一个个差异的看向王兰兰手中长剑。

  只见这长剑通体晶莹、剑身修长,一条凤鸢卧在剑身,一道道细微的风缠绕在剑身上,任凭四周属于炔羽蓝鸢的风怎么呼啸,就是巍然不动。

  那女修说道:“可否知道此剑之名?”

  “自然,此剑名碧云!”王兰兰淡淡说道,却在暗中积蓄力量——她与炔羽蓝鸢同为风属性,好在炔羽蓝鸢修为不过筑基中期,虽然灵兽在斗法上稍压修士一筹,但一个小境界足以磨平这差距,甚至能稍稍占上风。不过王兰兰还要提防着炔羽蓝鸢的主人,那个驭兽堂的陈冰晨!

  “好名字!”陈冰晨叹道:“还遇上了一个好主人呐!”

  王兰兰一怔,却见周围的风越发不受控制,就连自己已经掌控的风都在渐渐动摇,王兰兰竭力控制其稳定,可即使是有碧云相助,王兰兰还是失之毫厘,所有风全部脱离她的掌控。

  脸色难看的回过神来,就见陈冰晨立于炔羽蓝鸢背上,轻轻抚摸炔羽蓝鸢说道:“好孩子,祝我一臂之力。”

  “喳!”炔羽蓝鸢一声鸣叫,陈冰晨竟毫无预兆的朝后向下倒去,整个人若浮萍一般被风裹挟着,从天空直直的往下砸!

  王兰兰先是一惊,真以为这陈冰晨不要命了!可转念一想对方还有炔羽蓝鸢,既然这鸟儿没着急就说明陈冰晨无碍,回过神来顿感危机,脚下一动便离开原地!

  轰——!

  突如其来一声炸响,却见一道淡蓝身影与王兰兰错身而过,这淡蓝人影正是陈冰晨,只见她竟然双手持矛,从天上下来之时矛尖带风,恐是一招厉害招式,若王兰兰真挨实了就真的不好受——但好险她躲了过去。

  还没等王兰兰松一口气,就见陈冰晨冲她眨了眨眼睛,王兰兰暗叫不好,顿时脚下开溜,整个人闪身而出,还不忘将碧云横在身前抵挡对方攻击。

  “刺啦!”刺耳的摩擦从两人兵器交接时响起,与此同时,王兰兰感受到身后传来一阵异样的呼啸,正是炔羽蓝鸢的风刃攻击!

  前有陈冰晨的攻击,后有炔羽蓝鸢,王兰兰被双面夹击,眼见情势不妙!

  李山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周围也被此刻擂台上的情况所惊,无一人出声。

  王兰兰脸色数变,最终变得肃穆无比,轻轻吟道:“大凝回光剑法第二式——”

  狂风大作!就连炔羽蓝鸢都只能哀鸣一声连忙扇动翅膀飞得更高,这下轮到陈冰晨脸色变化了,急急忙忙的后退,正以为王兰兰要动用什么大招的时候,却见周围的风声突然停了,一切忽然回归了宁静——王兰兰好整以暇的收回长剑。

  面纱下的小脸儿有些红润,目光却是冷冷淡淡说道:“啊,骗你的。”

  “我认输!”

  陈冰晨呆了,擂台下的所有看客都愣了,就连李山都有些出神。

  不过李山很快就反应过来,随即哭笑不得:他真以为王兰兰会不顾一切的使出大凝回光剑法第二式,她连第一式用着都勉强,要是强行使出第二式,恐怕半年都不要修炼了。好在王兰兰见好就收,虽然这方式……与李山一样的恶趣味。

  王兰兰认输了,当属李山最开心,他本就不想让王兰兰跟着去元极宗,毕竟李山自己去元极宗可是要做一件胆大包天的事儿,带着王兰兰恐怕会让她陷入险境。至于李山为什么让王兰兰参加擂台大比,其一因为李山知道自己劝阻没用,以王兰兰执拗的性子肯定不会听,还不如让事实说话,其二则是让王兰兰见识一二,总是闭门造车可不是好事儿,省得王兰兰学成后反倒心态膨胀了。

  现在王兰兰输了,且看她并没有什么不甘怨愤的表现,就说明李山的两个目的都达到了。

  台上,陈冰晨还有些发怔,直到王兰兰走下擂台,才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无奈的笑:“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兄长,就有什么样儿的妹妹。”看情形,似乎是与李山认识的样子,不过她的声音太小,加之方才因为王兰兰戏谑的举动惊呆才逐渐清醒的弟子们的嘈杂议论声,更是除了她自己没人听得见。

  王兰兰跑下擂台,就到李山身边诉苦去了,颇有些失落的拉着李山说:“我输了……”

  “无妨。”李山连忙安慰,才让王兰兰好了许多。

  这时候,一个温和的女声在二人耳边响起,带着淡淡笑意:“打扰了。”

  李山与王兰兰一怔,看去,就见陈冰晨抱着自己那只已经缩回巴掌大小的炔羽蓝鸢款款走来,周围人都为这个温和的女子让开道路。

  “多谢这位师妹手下留情。”李山一见是陈冰晨,一拱手诚挚的谢道,陈冰晨却是摇摇头说道:“面对兰兰妹妹这么可人的女孩儿,应当让着。”

  “哼!好意思!方才还不是欺负我!”王兰兰一听不高兴了,气鼓鼓的转过头去。

  对于王兰兰的赌气,陈冰晨也不恼,随手将炔羽蓝鸢递过去说道:“好啦好啦,我给你赔罪还不成?你看,小蓝借你玩哦。”

  炔羽蓝鸢似乎是感受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不安的拱来拱去,发出一声声带着颤音的细微鸣叫。果然,如此可爱的小可爱顿时吸引住李山的眼球,王兰兰小心将炔羽蓝鸢抱过来,伸手摸在鸟儿柔顺的羽毛上,虽不言语但任谁都能看出其开心的情绪。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