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擂台大比(十五)

  这几日,烈阳高照,但再烈的阳光也不能打消所有人的热情——落霞谷的大比盛况,难得。

  王兰兰败了,她自然没理由与李山一样顶着大太阳站在人声鼎沸的比武场,不过虽然不能继续参赛,但她对于此次大比的热情可没有半点削减,究其原因,还是李山在比赛名单上,她想看着李山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取的名额。

  而李山,就那么默默的站在王兰兰身边,一同观看此次大比。

  第二场已过,就在此时此刻,还残留在比赛名单中的人数不足五十,准确来说只有四十七名落霞谷修士。

  接下来便要进行第三场,而这第三场的抽签,那位轮空者乃是剑锋堂的冰阳。当听闻冰阳被轮空,许多人都在暗自庆幸,要说冰阳这人,他名气之大不仅仅因为其身为剑锋堂大长老六弟子,更因为其一身精湛的剑术,他师父为风月剑,落霞谷众人便送冰阳雅号“小风月剑”,盖因冰阳完全继承其师父的剑术——流风逐月剑法!

  单单剑道一途,就连其师兄师姐都不及此人,放在整个落霞谷同辈修士,这位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可惜,要是轮空的还是我那有多好。”上一个被轮空的成潘咂咂嘴,略带不甘的嘟囔道。

  李山一笑说道:“成兄怕不是懒了吧。”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若能逃一场就一场。”成潘哈哈一笑,一点都不在意李山的调笑,反倒是大大方方的如此说道:“还没人能看出本公子底细,何乐而不为?”

  “可惜你上次只是碰运气。”王兰兰在一旁泼冷水。

  李山听着听着却是心中暗笑,他这妹妹,平日里冷冷淡淡的,可偏偏碰到这位死皮赖脸的成潘,就没了辄儿,时不时损成潘一二。而成潘也不甚在意,几次三番忽视王兰兰的找茬之言,还十分惬意的与王兰兰不断斗嘴。

  第三场比赛,更加的激烈了,李山看着台上,那二人你争我夺,各种法宝、神通一个个使出来,只听得台上轰隆作响,李山看的双眼微眯——现下参加大比的众人修为都是一样的,都不过筑基后期修为罢了,这时候大比比的是什么?无非便是法宝、法术、神通、经验。

  台上这二人,所用的都是差点儿成为上品法器的中品法器,这种中品法器又名伪上品法器,实为炼制上品法器的失败品——上品法器难得,是因炼器者仿制下品灵器才造出的法宝,比一般法器威力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又远逊下品灵器,才被归为上品法器。

  除此之外,不管是法术神通,还是斗法经验,这二人都不逊色于任何人。

  大浪淘沙,剩下来的可都是精英,更何况经历过大难的精英。

  原本李山心中还有些托大,虽然前几日的斗法让他收回一些轻视之心,但直至今日才真正将这些人当做需要慎重对待的对手,即使他不求出彩只求名额,但这也不是李山懈怠的理由。

  李山越看越是慎重,心中就越是谨慎,剩下的人都不是善茬,虽然李山敢保证自己能够打得过对方,但谁能知道对方又有什么底牌,他不可能不慎重对待。

  很快,正在他一旁静候的成潘突然站起身,对着李山就是一礼说道:“李兄,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祝成兄成功。”李山也是一笑,说道。

  成潘摆了摆扇子,笑嘻嘻的道:“就我那个对手,我还不放在眼里。”

  李山想起来,成潘的对手,名叫林昆,倒是哪一堂的李山不知晓,也不甚在意,只要知道成潘能够获胜就行。

  台上,成潘对面站着一位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之所以称其为“公子哥儿”,则因为这人一身月白儒生书袍,高冠束发,手上拿着一柄折扇,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端得一位俊朗公子。反观成潘,与这人一比倒显得凭空多些痞气,不伦不类。

  “成兄,别来无恙啊!”林昆折扇轻摇,恰到好处的微微一笑。

  而成潘,则是啪的一下同样将折扇打开,似笑非笑的说道:“手下败将,你怎得还在我面前?N瑟?”

  “这可容不得某拒绝,天意如此。”林昆倒是半点儿都不怂,成潘则冷哼一声。

  而天空上,长老可不管二人是不是认识,直接宣判了开始。

  两个公子模样的修士,一儒雅一略带痞气,各持折扇,扇骨撞在一起,竟发出一声宛若金铁交击的响动,震得人耳膜发疼。

  李山挑眉,早就猜成潘那柄折扇是一法宝,果不其然,只见充盈着法力的折扇扇骨发出莹莹红光,而那林昆当然是毫不示弱,同样扇骨上充满点点荧光。

  二人同时向后退去,成潘那柄写着“包打听”三大字的扇纸上腾的冒起熊熊大火,随着成潘向前狠狠一扇——燎原大火一般向前烧去,仿佛空气都被烧焦一般!

  林昆眉头一皱,其法器乃木属性,被成潘的火扇子克得死死的,故而在上次与成潘斗法时输了,好在没人知道,那只是一场私下的赌斗。要真是这样就罢了,毕竟谁还没输过,但成潘这厮竟然这么光明正大的将此事说出来,林昆心中就不平了,有些气闷:你说输了就输了,有必要拿出来见一次说一次吗?!

  不过这次林昆也不怕他成潘了,自从上次输了,还时时刻刻被成潘讽刺,他便痛定思痛发誓要想出一个办法,索性,最后还是被他想到了。

  林昆同样折扇一挥,一道由藤蔓组成的厚实墙壁顿时阻挡在前,任凭那火势怎么烧,一时半会儿都烧不干净,这就为林昆赢得了时间。

  林昆一拍储物袋,既然此法宝不可为之,何不换一个,他又不是非扇不可的迂腐之人。

  一个青皮葫芦出现在林昆手中,一掐法决这青皮葫芦立马迎风而涨,眨眼间变成一人大小,在林昆的指挥下,从青皮葫芦中发出一阵吸力,将成潘火扇发出的火焰尽数吸了进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