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冰阳与白达!

  “恭喜各位取得前往元极宗进修的名额!”齐劲只这一句话,就让众人放了心,毕竟这下子不管后面发生了什么,总归是一个名额在身,剩下的不过是他们这些取得名额的弟子之间分个高下,恐怕更有可能是给那位元极宗来的长老展示自己等人的实力,让对方知道自己来这一趟值了。

  十三人,大部分人都是跃跃欲试的模样,唯独李山——既然已经取得名额,他便想快一点结束这场浪费时间的排名赛,但即使他这么想,也不能不管不顾的直接离开。不看僧面看佛面,李山多少得顾及到师父朴磬道长的面子,好歹来个中间一点儿的名次。

  “接下来,便是排名赛!望各位能展示自己最强一面!无论输赢,只看是否尽力!”齐劲的话语传在众人耳中,有人暗自点头,相必打的算盘就是如此。

  “第一场!冰阳对战白达!”

  轰隆隆……!

  一震沉闷的响声,只见众人脚下的擂台渐渐向着外围转移,反倒是其中两个擂台逐渐往比武场最中央的位置而去……拼成一个方圆两丈的宽大擂台!

  其余十一座擂台,则如同众星捧月般围绕中间最大的擂台,以便众人观看!

  两个被强制转移到一起的二人相互对视一眼,二人同时站起,面向对方,等待着最后的命令——就如同齐劲所说,打不打得赢另算,首要将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

  说起这位白达,可是主峰道体双修的弟子,且不管是道修抑或体修修为都是筑基后期,甚至其肉身强度要比法力修为更高一筹,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白达才成功拿到名额,当然白达能够拿到名额,并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原因,或许是因为前面的斗法没有逼出此人底牌。

  面对冰阳这位声名远扬的剑修,这位白达不敢有半点儿松懈!

  “开始!”齐劲一声令下。二人同时动了!

  白达双手一抖,一根齐眉棍出现在他的手中,一声大喝,白达上身衣物变成碎片一片片碎裂,缓缓飘到地上,却突然被白达一扫之下如同飞箭一样四处散射出去!正是被白达的气劲冲出去的!

  而另一边,冰阳依旧冷漠,不过他却是缓缓抬起一直持剑的左手,右手拂剑,只听呛的一声长剑出鞘,一抹冷光晃得人眼睛刺痛!随即,将剑鞘随手扔在地上,长剑横立身前。

  其他观战的人顿时面色一肃——没想到冰阳竟然拔剑了!这表明他要全力以赴了吗?!

  李山等人心中可是明白的,一旦冰阳的长剑出鞘,就代表了!要有人见血!

  白达似乎是明白冰阳拔剑的意义,面色中更添几分严肃认真,齐眉棍横在身前,死死盯着冰阳的一举一动。

  两人之间的距离何止一丈,可此刻的气氛却如同凝固一般,白达不敢动!面对冰阳这样的对手,他不敢动!

  可冰阳似乎没有与白达磨蹭的意思,脚踩七星步,手中长剑毫无花哨的一记前刺。前一呼吸间还在一丈开外,后一息就已经抵达白达面前!

  齐眉棍被架在身前,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白达险之又险的将冰阳的长剑抵挡,白达只感觉一阵强横的距离撞击在自己的法器上,齐眉棍上涌起淡淡的法力波动,在抵抗着冰阳剑上散发的森寒冷气!

  两人四目相对,白达心中一寒——与冰阳斗法过的修士,从来不愿回忆当时情景,他此时此刻才明白那些人的感受:原来,真的有人的眼神如同狼王一般锐利!仿佛下一息就要冲到自己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咬自己一口!、

  白达竟然被冰阳的长剑抵在齐眉棍上,硬生生推出去好几步!、

  白达骇然!要知道他这位体修竟然能够被一个剑修推出去好几步,那冰阳的力道到底有多么大!白达不信邪,浑身裸露在外的肌肉暴起,与此同时,浑身上下的法力不断灌注到齐眉棍当中去,白达在慢慢蓄力!

  许是察觉到白达的举动,冰阳神色不变,长剑却是上挑!一阵火花四溅!剑刃划过棍身发出刺啦的响动,剑尖朝着白达的面门而去!眼见着就要戳到白达眉心,白达堪堪向后一仰,手中齐眉棍横扫!要顺势攻击冰阳腰际!

  冰阳反应当然不慢,白达这一棍上面蕴含的力量,可是一招棍法的力量,冰阳虽不精通棍法,但能感受到里面的力道,自然不会用长剑硬碰硬——说到底比拼力量,长剑还是弱了一筹!他直接腾空而起!长棍在他脚下一扫而过,被冰阳踩在脚下!

  “嗒嗒嗒!”齐眉棍被冰阳压在脚底,冰阳似乎使了一招千斤坠,任凭白达如何使劲也没法将齐眉棍抽离,只能眼睁睁看着冰阳在齐眉棍上飞奔!

  齐眉棍有多长?不过几步之遥罢了!

  冰阳仅仅几步的距离就已经到了白达面前!长剑高高举起,寒气在长剑之上弥漫——

  冰月连涛剑法!

  如同一道道冰棱般的剑气,随着冰阳一挥之下,尽数直奔白达全身!白达躲不过!

  不用说他能否躲得过,就在这仅仅不到几步的距离,他甚至连反应过来都很难做到!

  “啊!!!”护体光罩被剑气轻轻松松破去,一层层符篆从他身上爆开,那些凌厉的剑气砍在白达胸膛,一道道血痕出现在他赤裸的身上,束发被打散,脸颊被刻上深深的疤痕,这足足持续了十几息的时间!

  仿佛过了一万年一般,直到所有剑气全部消弭,白达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扑通一声扑倒在地,顿时鲜血从他身上淌下——白达身上,已经没有一片完好无损的皮肤了,他全身浴血——用的是自己的血!

  冰阳之剑,果然是必见血!

  两个拼在一起的擂台轰隆隆之间分开,分别带着冰阳与白达离开,其他擂台随之而动,直接让二人的擂台插在中间。

  齐劲站起身来,看着正将长剑插回剑鞘的冰阳,满意的笑了,说道:“冰阳胜!”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