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许璐对陈冰晨!

  太快了!众人尽都是脸色一变。看向冰阳的眼神除了骇然没有任何其他色彩!

  但,冰阳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微敛双眼,抱着自己的长剑没有去看其他,盘坐在地——就在他不远处,一滩刺目的鲜血,星星点点。

  “轰隆……!”擂台又动了。

  这阵地动天摇的轰响唤醒所有人的心神,能看懂这一场的所有人纷纷沉默,都在自己心中默问:我能接的下这一招?

  答案谁都不知道,却在任何人心底。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那两个正向最中间汇聚的擂台,两位仙子,一人一身土色劲装,背上背着一个大葫芦,另一人白衣飘飘,环抱一蓝鸟。

  正是许璐与陈冰晨!

  陈冰晨此刻面带忧色,双手不住的抚摸怀中炔羽蓝鸢漂亮的羽毛,不知在与炔羽蓝鸢说些什么。炔羽蓝鸢听了啾啾叫了两声,用小脑袋蹭了蹭陈冰晨的脸颊。

  “嘭!”擂台拼合了,二人正式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要将自己最厉害的一面展现出来——即使后果与白达一样。

  “一场恶战。”陈冰晨微微一叹,轻轻将炔羽蓝鸢抛向天空,小蓝鸟在其主人的力道之下飞向天空。一道道劲风从炔羽蓝鸢周身旋转,只听见风猎猎作响,待风散去,只见一只体型修长漂亮的蓝鸢扇动翅膀,飞在空中。

  另一边,许璐无动于衷的看着陈冰晨一番举动,脸上无悲无喜。

  “开始!”仿若从天际传来一声闷响,将二人之间的气氛片片撕碎,在同一时刻,陈冰晨仰天一声娇喝:

  “小蓝!”

  “喳——!”

  一声尖啸,仿佛炔羽蓝鸢也知晓此时重要,一道道风刃凭空出现,裹挟着破空声向着许璐而去!

  而陈冰晨,一柄长矛被她握在手中,朱唇清抿、目光慎重!她自己已经借着风势直奔许璐所在!

  “呀!!!!!”仿佛要吐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全身弓成一道弯弓,所有力量全部灌输进长矛,下一息,长矛狠狠刺下!

  风,在碰撞!

  许璐双眼一亮,手中两柄弯刀,竟不管所有风势,迎上陈冰晨!

  “呛当!”长矛击在弯刀之上,一声脆响,却没有任何建功,虽没有被许璐成功拦下,却只能僵持着无法刺进对方胸膛,陈冰晨咬紧牙关,浑身法力如江水一般汹涌翻滚,长矛所带的风,越发的激烈了。

  “咔……咔擦……”一声声微弱的脆响,起初不很明显,但越来越大声。一道道细小裂缝从弯刀上层层碎裂,从陈冰晨的矛尖处!直接将弯刀折成两半!

  然而,陈冰晨却没有半分高兴的神色,反而脸色一变,一道猛烈的风势将她带离原地!下一刻,许璐另一把弯刀已经从腰际砍过,只听刺啦一声,如雪莲花般的长裙,已从腰际开了个口子,瞬间被染上血色——嫩白的皮肤,已经被开了个口子!

  若不是陈冰晨反应快,恐怕,此刻已经被拦腰折断了吧!

  陈冰晨脸色苍白,却没有半分停留,整个人一跃而起,因为,许璐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取出一把弯刀,这弯刀,依旧是中品法器,且与她上一把一模一样——是了,许璐可是炼器堂大长老满胡子的五弟子,又是亲女,为何不能有如此多的高品质、一模一样的法器?

  恍惚间,陈冰晨有些惘然,这让她怎么与许璐对敌?

  许璐不缺法器,且只凭方才那么一下子,就让陈冰晨明白,这位许璐的实力:无论功法抑或神通,都不是她这个普通道修能够抵挡的——也只有手上的长矛能够给她一点儿信心。

  此长矛,可是一件上品法器啊!

  可她机缘巧合能有上品法器,凭什么炼器堂大长老亲女没有?凭财力,明显许璐更能买到上品法器吧!

  陈冰晨咬咬牙,却是倔强的毫不认输:即使是大长老亲传弟子又怎样?我陈冰晨,又何尝差了!

  “小蓝!”一声高喝,炔羽蓝鸢从天空直冲而下!一把将陈冰晨抓到空中,狂风吹的她发丝缭乱,可她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越来越远的、正抬头仰望天空的许璐。

  陈冰晨深吸一口气,一道意念传给炔羽蓝鸢。

  再高!继续!

  一丈、两丈、三丈!不断升高,陈冰晨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即使身为筑基修士,她此刻也被高空的空气牵制——高空,从来不是筑基修士能够征服的!

  炔羽蓝鸢的飞行减缓了,陈冰晨却是一声厉喝:“在做什么?继续!”

  “喳……!”炔羽蓝鸢发出一声不甘的鸣叫,却只能听话的向上飞去,天空对于炔羽蓝鸢来说是自由之地,但对没有保护的陈冰晨来说,便是催命地!

  越来越高,地上的人影已经变成了绿豆大小,陈冰晨的脸色也变得毫无血色,她轻轻拍了拍炔羽蓝鸢的爪子,下一刻,炔羽蓝鸢松开了爪子!

  这可是五六丈高的高空啊!她怎么这么大胆!

  所有人只能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如同花瓣一般,却没有花瓣的轻盈,直直的向着地面坠下!

  狂风呼啸,陈冰晨听不见其他声音,只有风的声音,也没法张开嘴唇,却艰难的在空中翻转,一道道烈风逐渐缠绕在长矛上,陈冰晨面无表情,心中却是道:

  坠星!

  狂风仿若得到命令,从矛尖直冲地面!

  许璐一直看着,直到那式来临,她扔掉双刀,砰的一声将葫芦放下,突兀的笑了。

  她轻轻一拍葫芦,即使整个擂台全部是咧咧风声,却还是一阵阵传出沉闷的嗡鸣——那是葫芦的声音。

  “嗡……”

  “嗡……”

  “嗡……”

  声音如同波浪一般,直震得所有的风,散了。

  陈冰晨浑身冰冷,即使在六丈高的空中,也没有此刻心中冰寒:即使如此拼了性命,依旧不行吗?

  这招追星,是此矛的神通,也是第一次完全现身的神通,陈冰晨的法力不足,其也不是单风灵根,只能取这旁门左道,威力可能不足,但与原版估计也没什么差别。可现在,还是不行。

  没有了风,陈冰晨身体向下坠着,速度不减。

  六丈高度,此刻已经没有任何法力的陈冰晨必死无疑!

  “嗡!”又是一声闷响,却见陈冰晨的身体竟然悬浮在空中!此刻,她距离地面不足一尺!

  “嘭!”陈冰晨狠狠的摔在地上,却没有什么伤,她无力的抬起身子,挫败的看着站在葫芦边儿上的许璐说道:“我输了。”

  “嗯。”许璐淡淡点头。

  “我认输了”陈冰晨摇晃着站起身子,仰望台上的齐劲,说道。

  “许璐赢!”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