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李山对陶峰!

  “轰隆——!”

  李山脚下的擂台,正在往最中心移动,他的目光看向那边的人——一个十七八的少年人,没穿落霞谷执事长老的制服,毕竟不是所有落霞谷弟子都想成为执事长老,就像当初成潘那般,不过后来其师父给他硬安上执事长老的名头罢了。

  这人名叫陶峰,与李山也算是打过交道,不过也只是见过几面罢了,算不得什么熟人。不过他却是知道,自己这个伪天才撞上了真天才——年仅十九,就已经成为筑基后期,虽然这位陶峰只不过双灵根罢了,或许有奇遇让他修为猛进也说不定。

  而且,陶峰乃是一位任务狂魔,从晋升筑基期之后,他便一直接受前往落霞山脉狩猎灵兽的人物,一直到现在,李山是无法保证对方到底有多强的斗法经验。

  “嘭!”双方擂台撞在一起,一道光芒出现在两个擂台接触之地,随后中间的裂缝消失了,想来也是阵法的功效吧。李山没有细想。

  “在下陶峰,见过李兄。”陶峰对着李山微微拱了拱手,说道。

  李山自当还礼,随后双手抱拳,道:“有礼了。”

  这时候,头顶传来掌门齐劲的声音:“开始!”

  话音刚落,原本就有些警觉的二人,身体迅速紧绷,两双眼睛相对,众人仿佛从中间看见了火花!

  李山此刻,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一般,对面的陶峰,虽没有其他动作仅仅只是浑身微微前倾罢了,李山却从陶峰身上看不出任何破绽——就连一丝丝都没有!李山甚至怀疑,对面的陶峰,就是一个从小在丛林中生长起来的野兽,只不过披着一件人族外表罢了!

  尤其是陶峰这双眼睛,让李山感觉浑身汗毛乍起,一阵阵的威胁感让李山不由自主提高了警惕。

  台上似乎凝固一般,一阵阵风吹过,李山与陶峰二人却是没有继续行动,反而死死盯着彼此,仿佛要用眼神杀死对方一般。谁都不知道,李山与陶峰在等着对方露出破绽。

  可台下的筑基后期弟子们却是看不进去了,因为,李山与陶峰的对战不比冰阳与白达那一场,完全没有冰阳在台上的气势,在众人眼中,李山可远远比不上冰阳,甚至比不上白达,此刻二人的凝滞,却被人看作是李山的胆怯,不敢与陶峰一战,这些弟子心中的疑窦渐起,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不过倒是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语,毕竟李山能够得到元极宗的名额,就说明其自身的实力绝对不弱,若是在这时候把人得罪了,等他从元极宗回来了,恐怕会报复一二——传说这位李山可不是什么好脾气。

  台下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李山何等耳力自然是听见这切切私语,不过李山却没有理会这些有的没的,他此刻要全神贯注的盯着对面的陶峰,说实话李山并不觉得对方手段有多么的多,毕竟对方师父不过落霞谷一个普通主机巅峰长老。但陶峰那如同野兽一般的气息让李山颇为关注。

  等了良久,这陶峰也没有半点儿动作,依旧是那般警惕,李山心中暗叹一声:若这么耗下去,恐怕一天时间都不够。

  李山看了眼天边,已经经过两场,此刻的天空之上,昼日已经西斜,时间虽然很多,但就算这么耗着也没有可能突破现在气氛,这陶峰,毕竟是个老练的猎人,论耐心李山自认为是比不上的,虽然主动出击有些冒险,但他此刻也不得不如此了!

  李山右手轻动,陶峰的目光就已经警觉的盯了过来,李山微微一笑,就算他注意着自己所有动作又能如何?

  下一刻!从李山的储物袋中飞出足足三十多柄各种法器,除了金?抛幽溉兄?馊?际侵衅贩ㄆ鳎∽阕闳??喾ㄆ鳎?苊苈槁槠搪?死钌秸?錾戏剑?庑┓ūι⒎⒆鸥髦指餮?牧楣猓??约旱睦?卸宰级悦嫣辗澹?br />
  另一边,陶峰感觉到浑身一僵,仿佛自己被三十多道杀气锁定一般,尽都是来自李山那边的威胁,让陶峰不由自主想要避开这些危险——直觉让他尽快离开这里,否则会有危险!

  不过陶峰硬生生顶着浑身上下的危机感,倒是浑身更加紧绷了——现在可是在擂台上!若是离开此处,岂不是说他陶峰自愿放弃斗法?

  在感受到危机的下一刻,陶峰的身形就已经如箭一般射了出去,并不是向着李山的方向,而是直接飞上天空!一张小弓突然出现在他手中,蓦地张开!

  那小弓原本不过巴掌大小,但陶峰一摆出张弓的姿态,那小弓之上就冒出灵光,下一刻在陶峰手中膨胀到半人高,颇为巨大,李山能感受到隐隐约约的刺痛感从眉心传出,那可能就是陶峰所指的方向,若是自己不加阻止,恐怕这箭,就会射到自己额头上!

  李山哪里会让陶峰如愿,从那三十多个法器当中飞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盾牌,其上还刻着一只霸下,正是里李山从王矣手中抢来的霸下盾牌!由此盾牌在,陶峰的攻击若不能突破霸下盾牌的防御,就休想伤到李山的半根汗毛!

  李山感觉抢王矣这一波不亏,妥妥的还赚了!

  果然,此霸下盾牌一出,那刺人的疼痛顿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眼中陶峰那难看的脸色——想必李山的这霸下盾牌能克制陶峰吧,毕竟陶峰更像猎人,其弓箭恐怕就是他最强力的手段了。

  不过李山可没有自大到认为霸下盾牌没有什么东西能破,就像他自己,他便是用黄尘沙硬生生将霸下盾牌从王矣哪里抢来,且霸下盾牌总是有限度的,面对黄尘沙这般铺天盖地的攻击可不起作用。虽然陶峰的攻击最强乃是箭术,但其若是有大范围的攻击,恐怕霸下盾牌还真的拦不住。

  昨日李山与王矣的斗法恐怕这陶峰也看了,想必霸下盾牌的所有底细全部知道,但正是因为这“知道”,才明白霸下盾牌有多么难缠,维持着张弓的姿势御剑飞在空中,却不敢放下武器,毕竟李山身后那三十多法器可不是当饰品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