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李山对陶峰!(三)

  在这一瞬间,李山仿佛看见了一片汪洋大海!正汹涌着铺天盖地要将他镇压在海底!

  霸下盾挡不住!李山此刻只有这么一个念头,陶峰这一箭虽没有射出,但李山已经深切感受到其上散发出的威力——就像自己的金?抛幽溉幸话悖?前愕耐?Γ?耆?皇前韵露苷飧龌刮戳痘?姆ㄆ骺杀鹊摹K淙话韵露芡??彩巧掀贩ㄆ鳎?墒欠裢暾?痘?橇礁霾煌?辰纭?br />
  李山的脸色变得异常严肃,脑筋在疯狂运转着,以求找到解决方法——但很显然,李山的所有防御手段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抵挡这一招的。

  但李山当然不可能因为束手无策便放弃反击,陶峰的攻击很厉害,不仅仅是因为那张不知名的上品法器长弓,陶峰对于这长弓的掌控也很熟练,可以说完全将这弓的威力发挥出来。在这个擂台上,李山若放弃抵抗,迎接他的只能是沉重的重伤,在接下来的比试中会一路垫底。

  没有任何犹豫,李山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那个貔貅方印。

  或许应该称它为镇天印!

  这七年苦修,李山可不仅仅只是在修炼修为而已!

  已经消耗了一小半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涌入看上去仿若玉石制成的镇天印,法力不断的流失,让李山神色越发的萎靡起来,原本淡然的脸色逐渐挂起一丝难看出来,他从未想过镇天印的神通竟会如此耗费法力,以他经过若水玄法淬炼的精纯法力竟然也需要消耗这么多,实在是出人意料。

  但李山没有终止对镇天印的法力供给,眨眼间,镇天印变成一座小山般巨大,其上的两只貔貅仿若活了一样摇头摆尾,最终将目光落在天空上濒临攻击的陶峰。

  “吼!”两只貔貅同时咆哮,震耳欲聋的声响穿透一层层阵法,迫使周围围观弟子不得不痛苦呻吟,连忙捂住耳朵,但这无视阵法的声波却没有影响到陶峰,陶峰的神情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声波攻击露出分毫异样。

  手上拿张不知名的上品法器长弓已经被拉到满月,李山能看到陶峰的脸色同样在逐渐苍白,或许长弓吸取的法力同样惊人,他能肯定陶峰的法力在各个方面都略逊自己,在此刻不济是当然的。

  陶峰神色猛地变得无比狰狞,一声暴喝:“去!”猛地松手!

  一道浓缩了陶峰全身法力的灵气长箭,毫无声息,拖着长长的蓝色星点旋转着,眨眼间出现在李山身前!

  与此同时,镇天印迎击而上,那两只貔貅从镇天印上脱离,同时张开血盆大口——镇天印发出一阵嗡鸣,猛地向下一压!

  两只貔貅接连砰砰爆裂,化作点点玉石碎屑,却又猛地重新凝聚,飞回镇天印上,而此刻的镇天印,已经将长箭镇压在其下。

  说是镇压,但李山却明显的感受到镇天印没有镇压到实体,那个长箭,在被镇天印的力量接触的瞬间,爆炸了。分明就是仿若波涛一样的水行长箭,却能爆发出火行灵气的属性,如此刚烈让李山完全没有预料到。不过说来也是,水无定型,这长箭的爆炸威力虽然不如火行灵气,但也相差不远了——后果便是镇天印结结实实承受这一击,威力转移到貔貅之上,两只貔貅便因此泯灭,幸亏这两只貔貅乃镇天印幻化而出,并无实体。

  就如蜥蜴断尾一般弃卒保?,这一击,镇天印除了耗费一部分灵气之外,并无损伤。

  李山此刻有些无以为继的感觉,镇天印在损耗灵气之后又抽掉他身上的法力,恐怕是挡不住陶峰的下一击。不过好在不但李山没有发动镇天印的法力,对方同样没有发出下一箭的力量了,这对李山来说是个好消息。

  虽然全身法力已经接近消耗完,但李山可不打算就这么完了!

  上品法器他李山指挥不动了,但可别忘了在一旁乖乖当陪衬的三十多柄中品法器!

  “当当当!”二十多中品法器叮呤当啷摔在地上,失去主人控制的中品法器摔在地上不断弹起最终只能静静躺在地上,而他们的主人,已经如若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最后一点精纯法力不断涌入脚下飞剑,另有长剑在他手中挥舞的虎虎生风,一招剑招、一点寒芒刺向略有脱力的陶峰!

  陶峰闪躲不及,将长弓横在身前。

  “当!”

  分明就是藤蔓所制,但与中品法器相交却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那长弓不愧为上品法器,即使只被主人当做棍子一样粗暴的使用也能发挥出不亚于中品法器的实力——那长弓,实在是太坚固了!

  李山面色不变,他早就明白上品法器根本不是中品法器能够媲美的,但在剑招的辅助之下,即使品质没有上品法器坚固的长剑,也能稍稍占上风。

  众人便见二人在空中你追我赶,基本是李山在追着陶峰打杀,几次陶峰都险些被李山打成重伤,不过陶峰也不愧其长年累月在落霞山脉闯荡的经验,硬生生将李山的攻击以最小的代价抵消,让李山颇为佩服,毕竟换位一二,恐怕李山做的还不如这位陶峰好。

  别看现在李山生龙活虎的模样,也不过是仗着自己法力比对方精纯,能多撑一段时间罢了。

  就这样二人你来我往一盏茶后,陶峰的法力终于被李山生生耗尽,只能无奈的认输——不认输不行,若继续僵持下去,恐怕到时候就不是轻伤这么轻松了。

  “李山胜!”当齐劲的宣布传到二人耳中之时,两人同时松了口气,随后,便是阵法将二人分开,接下来便是下一场斗法。

  擂台轰隆隆的离开比武场最中央地方,李山二话不说,掏出丹药恢复法力消耗。

  李山万分庆幸自己没有任何受伤,仅仅只是消耗了法力以及精力,而不是和白达一样重伤:此刻的白达,还躺在擂台上默默流血,没人敢上台来给他疗伤。

  而下一场的二人,则在擂台的带动之下,向着比武场中间拼合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