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成潘对冰阳!(三)

  在漫天遍野的灰尘当中,冰阳宛若擎天之柱一般笔直站在其中,随着烟尘的逐渐散去,他的身影一点点出现——狼狈不堪,一身纯白的衣袍沾染上星星点点的泥点子,衣角已经被灼热的高温烧灼出许多焦黑的小洞,而他本人,则是发丝凌乱,头上发冠跌落在数百丈开外。拿着剑鞘的左手袖口,已经全部烧毁。

  此时此刻,冰阳身上那给他保护的护盾已经不见踪影,即使距离很远李山也能感受到冰阳身上法袍散发出的波动:竟然是一件上品法器的法袍!怪不得冰阳能够硬抗堪比结丹初期修士全力一击的道法,不过很可惜,这件上品法器正濒临毁坏,被成潘的那蓝焰差点烧干净,恐怕现在还能被完好无损的穿戴在身上还是冰阳的剑鞘功劳。

  李山若有所思的看向成潘——那个恐怖的蓝色火焰,恐怕是这玉扇的自带神通就是那十几朵蓝色火焰,那恐怖的威势,这玉扇不愧为上品法器。李山想到自己的金?抛幽溉校?商追ㄆ鞯慕?抛幽溉型???圆谎飞?庥裆龋??上Ы?抛幽溉幸丫?笔б槐??舨话汛宋侍饨饩觯?峙赂?静荒芊⒒映龀商追ㄆ鞯耐?Α?br />
  李山十分看重金?抛幽溉校?蟛糠殖商追ㄆ鞫家?绕胀ǖジ龇ㄆ骼骱Γ?绕涫窃谏裢ㄉ希??苍谡野旆ㄐ薷唇?抛幽溉校?蛐碓谠??谀谀苷业叫薷吹陌旆ā?br />
  继续看下去,那边的冰阳似乎受了伤,这是必然的,比武场中这么多修士恐怕除了台上几位结丹长辈能毫发无损接下那神通,即使冰阳再强,他也不过筑基后期而已,能抵抗这结丹威力的招式全凭一身法宝!

  冰阳看了眼已经布满裂痕濒临损坏的剑鞘一眼,随后将之收回储物袋中,右手长剑立在身前,深深呼吸一口气,双手掐诀顿时那长剑漂浮在他身前。

  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最终足足十六柄长剑漂浮在他身前,这些一模一样的长剑每一剑尖都直指成潘,所有常见都仿佛是寒冰制作一般散发丝丝寒气。

  在李山眼中,冰阳周身那仿若实质的灵气漩涡,顿时面色有些惊讶——难道以冰阳的法力,也不足以填满他手中这柄上品法器的空洞?

  远在几里开外的李山都能看清冰阳身上发生了什么,成潘怎么看不到,冰阳明显在准备上品法器的神通,这让成潘顿时提足了警惕心,成潘知晓在此刻不能有所犹豫,也管不上什么消耗不消耗的,虽然不知晓冰阳这一招的威力如何成潘都不能大意。

  冰阳的剑,落霞谷中几乎所有人都不知其名讳,也不知其神通如何。这一式神通从没有在落霞谷面前显露出来过,而今天恐怕就是这招见光的时候了。

  有如实质的冰蓝剑芒不断吞吐,十六柄长剑嗡嗡作响,在冰阳法力的灌输下发出愉悦的声音,这响声也不过持续几息而已,仿佛已经吸足了主人的法力,这些长剑周身的冰冷气息更加浓重,拜这些寒气所赐,冰阳这边已经开始纷纷扬扬的飘落着冰屑。

  而另一边就完全相反,成潘似乎压榨自己的法力,勉强拼凑出另外一个法器神通,他的脸色在迅速变白——这是法力极速消耗的原因,这对成潘丹田的压力巨大,毕竟透支法力很容易伤到根基。

  最终,一个威力似乎略逊色第一次的冰蓝火焰形成,被成潘勉力维持着。上品法器的神通可是众所周知的耗费法力心神,成潘能够在筑基后期连续用出两个法器神通已经着实证明其惊艳的实力,但很可惜的是,第二次的冰蓝火焰并不如上一个那般饱满,十几朵火焰每一朵都小了一圈,看上去威力也会逊色。

  李山暗自为成潘担心,毕竟用不完全的法器神通对抗冰阳完整的、饱吸法力的神通,实在不是什么靠谱的事儿。

  两边的空气都在风云变幻,一冷一热一蓝一红,在短暂的蓄力之后同时叫嚣着冲向彼此!

  当冰蓝火焰离开身前之时,成潘整个人都仿佛虚脱了一般摔在地上,四仰八叉的仰倒在地口中还不知道念叨些什么,以李山的眼力看出来他嘴唇微动,随即哭笑不得,这成潘说的是:妈呀不耍了!

  另一边,两道对立的神通恶狠狠的撞在一起,在刚接触的瞬间就爆炸开来——这是成潘的蓝焰造成的,这些蓝焰似乎在接触任何东西的瞬间都会爆炸,当然同为神通的冰焰也不例外,就过便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爆炸!

  “轰——!”

  爆炸的余波将两个同时有些消耗过度的修士埋在烟尘中,让台下的看客们暗自心焦:到底是?赢了!

  李山目光闪烁,仗着自己强悍堪比结丹修士的神识扫进阵法当中,顿时烟雾弥漫的擂台中一览无余。

  成潘依旧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身上除了狼狈一点没有任何伤痕,在他身上贴着好几十张符篆,从这些符篆上面隐隐传来波动,将成潘保护得严严实实。但也与此同时,这些符篆一个接一个的无风燃烧起来,显然这些符篆替成潘挡下了两个神通的碰撞,当然最后的结果便是这些符篆一个不留的全部被毁!

  李山脸色古怪、遥遥看着成潘:这人果然是修真界的一朵奇葩!给自己浑身上下贴的防护符篆绝对不少于一百个!

  当然李山忘了,他自己也不是修真界的奇葩,哪个正常的修真者会在身上揣着成百上千的毒丹。

  一道轻微的剑鸣响在成潘耳边,成潘顿时向旁边一个翻滚,可惜还是晚了一些,一道极速的飞剑刺破了他的胳膊,留下一道结着冰的伤口——没有鲜血流出,因为鲜血在流出之前就已经冻结了!

  成潘看了眼自己受伤的胳膊,见那长剑又有攻击的架势,他无奈的说了一句:“行了,我认输了!”

  另一边,冰阳笔直的站在原地,脸色同样苍白无比,而在他脚下可有一个粉身碎骨的玉佩,看起来是这玉佩为他抵挡了这一攻击。此刻的冰阳单手掐诀面无表情,知道听到成潘的认输才放下手来。

  “哐当!”飞在半空中的长剑直接掉在地上——方才的控制,恐怕是冰阳最后的力气了。

  但即便是此,冰阳也硬挺着站着,不像另外一边的成潘,已经成了软骨头。

  当然,李山更愿意相信是成潘懒病犯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