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李山对常老实!(三)

  看台上,那个元极宗的结丹修士玩味的看着正手持子母刃与常老实一阵刀剑相向的李山,问一旁的齐劲道:“齐兄,这擂台上可是不允许使用丹药的吧。”

  “林兄,规矩上只不让服用丹药罢了,但这弟子的丹与符篆有何区别?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齐劲哈哈大笑,那元极宗修士也是笑着随后点了点头说道:“虽算不上高明但也不错了!”

  随后二人又是一阵的哈哈大笑,朴磬道长在一旁无暇听他二人扯淡,目光盯着下面的李山。

  此刻的李山与常老实斗得旗鼓相当,李山最大的优势便是堪比结丹修士的神识以及强悍的法力,但常老实的法力也丝毫不逊色于李山,这让李山颇为头疼。

  不过好在,李山的手段似乎超出常老实的想象,李山那不知什么功效的丹丸、符篆都让常老实感到棘手不已。远远都能闻到恶臭的丹药竟然只是阻碍神识的雾气,看上去圆润光滑的丹药竟然一摔就炸,而且李山竟然不与常老实正面斗法,这让身怀高深武技却无处施展的常老实颇为郁闷。

  不单单是常老实郁闷,底下的看客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山如同耍猴戏一样甩出各种丹药,这些丹药真可谓各个奇葩,让人看了都觉得浑身发毛,偏偏都非常具有欺诈性稍不留神就上当,看着台上常老实被耍的团团转又拿李山没办法,纷纷面色古怪。

  终于在李山不厌其烦的骚扰之下常老实发怒了,少有表情的木讷面容变得狰狞可怖,手中那白相尺突地变大,如同砸猴子一样向着李山的脑袋上抡去!

  “哐当!”霸下盾被砸的往下沉了沉,却将李山牢牢护在其中,不管常老实怎么使劲都无济于事。

  二人的目光从白相尺与霸下盾的缝隙间相撞,常老实看见李山目光中的异样情绪,正觉得不对劲,就见李山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物,那东西不过是巴掌大小的青皮葫芦,正是李山的紫金葫芦!

  “不好!”深知紫金葫芦厉害的常老实猛然惊醒,才发觉自己犯了和飞雷白羽虎一样的错误,当下也不再攻击李山脚下步伐变换就往后撤,却显而易见现在已经迟了!

  铺天盖地的黄尘沙从紫金葫芦中喷涌而出,在常老实惊骇的目光中将他掩埋在其中。与此同时,李山脸色一白腾腾腾往后倒退了数步,这才稳住身形。再抬头看擂台中央那个沙球,终于笑了,走上前对里面的常老实说道:“常师弟,还是认输吧,否则到时候白相尺被污就晚了。”

  “做梦!”李山听到常老实愤怒的声音,顿时有些讶然,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常老实竟然会是这么个刚硬性子,当然李山不否认自己确实有把常老实逼狠了的嫌疑,自己与常老实之间的斗法确实不怎么光明正大。

  沙球中,白相尺横立身前,淡淡光晕从其身上散发而出,常老实已经恢复冷静,看起来被困黄尘沙中让他清醒不少。常老实低头一看白相尺,就发现白相尺上的光芒在渐渐消散,若等白相尺上的光芒完全消失恐怕这件上品法器就废了,常老实眉毛抽了抽最终阴沉着脸取出一张符篆,这符篆符纸发黄显然有些年头了,上面画着一个剪刀一样的法器。

  是一张符宝!

  黄尘沙好歹也是李山的法器,顿时就感受到常老实的举动,脸色一变想也不想就远离原先的位置。

  黄尘沙能污人法宝也能吸人法力,但对于有白相尺保护又具有符宝的常老实来说,符宝还是能放的出来的!

  “哗啦!”黄尘沙组成的沙球突然炸开,从里面冲出一个散发着莹莹金光、手臂大小的剪刀,随后直接插进李山方才所站的位置上。

  要不是李山闪得快,恐怕已经被这剪刀一分为二了。不过黄尘沙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这剪刀符宝上面光芒暗淡形体虚幻,用不了多久便会消散。

  “为了突破困境,常师弟可真舍得。”显然这剪刀符宝上的灵气被黄尘沙吸走大半,不过常老实没有半分心疼的模样,反而一言不发又与李山战在一起!

  这下不仅仅是李山手段层出不穷,就连常老实也同样如此,就见二人在擂台上你来我往,到后来二人都没了法力再身,只能如凡人一样拳脚相向。

  最终,还是李山打赢了,虽然李山没有正儿八经的练过体,但跑的倒是挺快。

  这还得归功于小时候被越国小王爷马乾揍的满头大包的经验,还有为了快速布置阵法时锻炼出来的速度,即使李山现在法力消耗完了还能躲得开常老实的拳头,但反观常老实就没有李山那么灵活了。说到底常老实有飞雷白羽虎护身,体修那一套常老实并没有深入研究,在面对身经百战的李山时明显处于下风。

  好好地一场修士斗法硬生生弄成乡野村夫的打架斗殴,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待常老实不甘心的认输之后,李山也痛痛快快的为飞雷白羽虎解了毒,当然飞雷白羽虎一恢复就要攻击李山,好歹被常老实拦住,这才作罢。

  擂台轰隆隆返回原位,李山立马打坐恢复法力,顺便清点一下自己的东西,最终发现,自己的二十多个中品法器已经在自爆中销毁,只剩下十来把,大部分毒丹都用了出去,而符篆则除了几张中级符篆之外全部没了。

  李山心中隐隐作痛,不过好歹赢了,若是没赢那才叫亏大发。

  随后李山便陷入修炼当中,后面发生的斗法他没有再去看上分毫,就连成潘与许璐之间的斗法都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等他从修炼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最后一场。

  事后,李山听王兰兰说成潘与许璐斗法的精彩程度丝毫不逊色自己与常老实的斗法,当然要忽略最后那段幻灭的拳脚相向,然后……成潘被打的满头大包,但最终险胜。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