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李山与冰阳

  第九天。

  终究还是碰上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自李山的目标更改为第一之后,便深知自己迟早要与冰阳来一场精彩的战斗,其实说实话,李山原先的打算是再碰上冰阳之后干脆利落的认输,也省得自己浪费一把子力气,有那个时间李山还不如琢磨琢磨去了元极宗后要做些什么。

  当然在李山改变想法后自然不能这么颓废,第一名,这个名头可不容易得到,在现在的几人当中,还没输过的只有李山和冰阳,顶多加上只输过一次的成潘,至于其他人,在斗法当中或多或少都会输给别人,而许璐与常老实都输给了李山三人,早已与冠军无缘。

  接下来的擂台赛就是决定名次的时候了。

  李山要是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但真说李山压力过大也不可能,虽然朴磬道长并不像莲兰姥姥那样对待常老实一般教导李山,但对李山的帮助是巨大的,更何况,李山曾经还有个元婴修为的“师父”,在这么多场擂台赛中,李山的阵法造诣可没有一次显露出来。

  即使李山在于常老实相斗的弹尽粮绝之时,也没有用出自己的布阵造诣——或许落霞谷曾有人听过李山是个布阵师,但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水平。

  或许,接下来的斗法,就是它大放光彩的时候了!

  李山与冰阳的斗法在第七场,李山在此之前一直在闭目养神,毕竟布置阵法需要耗费的精力很大,虽然紫香前辈交给他的阵法并不如现如今的阵法这般繁琐费神,但阵法的特性注定它势必要分走李山一部分心神。这换做任何一人都是致命的,毕竟面对冰阳这般的敌人,稍有不慎都会失败。

  但李山不同,说起来李山还得感谢小珠子那在推演过后的副作用,将李山的神识锻炼到结丹初期的程度。

  布置什么阵法李山早有计较,只到擂台上见分晓了。

  很快,前面几场战斗全部结束之后,便是李山与冰阳之间的战斗。

  待两者的擂台拼接在一起的时候,底下的众多弟子顿时欢呼起来——虽然某些人看不惯李山那略带猥琐的战斗风格,但也不得不承认李山实力的确出众,不管用什么手段赢的,但李山已经走到这一步谁也不会酸溜溜的嘲讽李山只不过是侥幸,能这么安慰自己的只会是蠢货。

  台下,王兰兰默默地看着台上的李山,身边陪着甄彩儿等人,甄彩儿突然道:“咦,奇了,怎地李哥今日这么斗志昂扬?难道他真要与冰阳一分高下?这可不像李哥啊……”

  王兰兰轻轻点了头,莫说甄彩儿,她也看了出来李山今日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的模样,与他平日里的懒散模样不一样了。冰阳是剑锋堂大长老弟子,王兰兰身为剑锋堂弟子自然是见过冰阳的,只是看了冰阳的练习就已经被深深折服,现在自家哥哥要与冰阳认真斗法,这让王兰兰不免有些担忧。

  虽然对李山无比信任,但说实话王兰兰也不知道李山到底有多少底牌,因为这么多年下来李山不是在闭关就是在研究丹药,不过倒是定时定点出来修行一番武技,有时是在王兰兰面前,有时在王兰兰去剑锋堂后,七年从未出手过。

  但不知怎么回事,王兰兰总觉得自己兄长并没有出全力,或许是妹妹对兄长的信任吧,但无论如何王兰兰还是担忧李山的安危,虽在擂台上不至于丢了性命,但很有可能会受到重创,以冰阳从不留手的性格,王兰兰如何都放不下。

  但不管王兰兰在擂台下如何的担忧,擂台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与冰阳近身战绝对是愚蠢的事,他一个道修与剑修比拼剑术?那纯粹是在找死,李山自然不会拿自己的弱点与冰阳比拼,那李山的强项是什么?堪比结丹初期的神识以及筑基巅峰的法力,还有让人出乎预料的毒丹,以及谁也不知的阵法!

  在一开始,金莲化刃就出现在擂台上,不过这次不是贸然上前攻击,而是将李山牢牢护卫在其中,而与此同时,霸下盾也浮现在李山身前,默默的漂浮着。

  此刻的李山,就如同刺猬一般碰不得!

  稍有不慎,就会被金莲化刃穿个对穿!

  但冰阳不愧是冰阳,面对李山这仿若乌龟一般的防御基本是毫不犹豫迎接上去,当然,毫无疑问被金莲化刃挡在外面,但李山也看得清楚——冰阳身上,似乎又穿着一件上品法器的法衣,也不知是不是那天与成潘斗法时损毁的那一件,亦或者是一件新的法衣,然而不管哪一个都表明李山想要攻击到冰阳,都必须突破法衣的防护。

  这种上品法器的法衣,虽比不上李山的霸下盾坚固,但也有霸下盾无法比拟的地方,能够全方位防护且时时刻刻都起作用,不用修士分心操纵,这点就不是霸下盾能比得上的。

  想要损毁这法衣,至少需要像成潘的玉扇神通那样层次的威力才可做到,还必须是正面击中,若冰阳挡住的话只会削减一部分罢了。要说李山是个乌龟,但他觉得冰阳丝毫不差,他可不知道冰阳身上哪一个事物又能抵一条命。

  带着一身的刺儿与冰阳对峙,李山背在身后的手却微弹,一道道不易察觉的法力被李山弹到擂台地面上,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逐渐建立起一个小型阵法,但这阵法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法力波动逸散出来,甚至李山的法力在接触到阵法的一瞬间就仿佛消失一般不见踪影。只有李山知晓,他的阵法在小心翼翼的布置中,逐渐成型,那些隐藏起来的法力正隐藏在擂台的各个角落。

  李山的动作十分小心,不仅仅是冰阳没有丝毫察觉,就连围观的众多弟子都没有一人发现,除了,在看台上一直关注着战况的几位结丹长辈,他们在李山看似正常的举动中察觉到其他意味,这才找到李山如今在做什么。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