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李山与冰阳(二)

  李山的小动作是瞒不过这些长辈的,但这些长辈却不会干预擂台上发生的状况,更何况三个结丹修士当中有一个是李山的师父。

  倒是哪位元极宗的修士带着几分好奇问:“这是何种阵法?”

  “倒让林兄见笑了,劣徒学了一招半式的古阵法,就出来显摆实在是不该。”这时候朴磬道长开口说道,语气中虽是责备但何尝不是挑明李山的身份。

  “原来是周兄的弟子,果真是人中龙凤。”元极宗那人呵呵笑着,便不再多问,听朴磬道长提及古阵法,现在一看还真有几分想像,只不过似乎与他元极宗中的古阵法略有不同,一时之间没看出来罢了。

  台上,李山心中暗暗焦急,冰阳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但阵法却依旧没有布置完成,并不是李山水平不行,而是在保证自己不受到冰阳重创的前提下布置阵法实在有些困难。李山曾听紫香提及过,筑基修士即使再怎么妖孽也会有局限,法力、精力都会制约着筑基修士,让筑基修为的布阵师布置阵法,大多情况下都只能静心凝神才能成功布置出阵法。

  李山满以为自己堪比结丹初期的神识以及筑基巅峰的法力能够轻松办到别人办不到的事情,但事实证明堪比结丹初期那也是堪比,并不是真正的结丹初期神识,这也导致李山在分出大量心神之后布置阵法困难重重。好在并没有布置出错的地方,相比较其他布阵师而言李山已经算是妖孽了,只是李山自己不满意。

  久攻不下,即使冰阳心中如何冷静也不免浮现一丝不耐烦的情绪,无他,原本冰阳认为李山会是一个合格的对手,毕竟能走到这一步未成一败的人都有本事,只是却不成想李山连正面与他对抗的勇气都没有,只是一味的缩在自己制成的乌龟壳子里,不管他如何挑衅都不出来一步。

  顿感无聊的冰阳索性也不逼迫了,突兀的停下试探性的攻击,丝丝缕缕的寒气在长剑上弥漫,冰阳摆出一个起手式,李山一看那架势顿时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当下也顾不上手头的阵法,全部神念指挥金?抛幽溉锌柯J账酰??卑韵露芤簿奂?谧约荷砬啊?br />
  下一刻,巨大的寒冰剑斩突破金?抛幽溉械睦菇兀?鹆??姓飧霰揪筒皇鞘裁捶烙?缘模?诿娑越F?膊还?枥沟钠?淌奔浒樟耍?婕淳鸵丫?吹搅死钌降拿媲埃?br />
  感受着霸下盾上让人骇然的力量,有几道剑气甚至直接突破霸下盾的阻拦切割到李山身上,让李山全身上下多了几道血淋淋的口子——幸亏不是什么重要的伤口,仅仅只是皮外伤罢了,只是看上去比较惊悚,因为李山四肢都被剑气切出口子,鲜血缓缓往外流淌看上去颇为吓人。

  这一击,正是冰阳那《冰月连涛剑法》,亲自体验了一把白达的感受,李山觉得招架这一击的若不是霸下盾,仅凭他自己可应付不来,就算没到白达那样的程度,但受到一两道重伤是肯定的。

  不愧是冰阳,其剑道果真厉害。

  金莲化刃被逼开,紧随着在后的竟然是冰阳!他竟然直接来到霸下盾前,又是一道剑法而出!

  道道冷光袭向李山,李山脸色一变,霸下盾的破绽显而易见,而冰阳这冰月连涛剑法正是钻了霸下盾的空子,且在冰阳有意控制之下,这道道剑气竟然拐弯抹角钻进霸下盾的防护空当之中!

  李山被迫离开原地!

  仅仅只是躲避开来还稍显不够,这些剑气竟然直接追着李山,仿佛不给李山身上添一道口子就誓不罢休一样,李山勉励避开要害之处,剩下几道则被霸下盾直接撞碎!

  “不当乌龟了?”冰阳剑指李山,冷冷的说道,看起来被李山这重重防御弄的极为不耐烦。

  “没必要了。”李山呵呵一笑,手中一道法力打出,在却是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地面。

  现在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李山在搞幺蛾子,冰阳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隐约猜测不是什么好事,顿时就要采取行动,那长剑漂浮在空中,显然冰阳打算来一次法器神通!

  但似乎,没有给他的机会了!

  “轰隆隆——!”一道道光芒在擂台上蔓延,只是眨眼间就已经弥漫到整个擂台之上,那看上去朴实无华的阵纹完全与当今的阵法不同,甚至在现如今阵修的眼光来看此阵法甚至多处错误,本不应该启动才对——但偏偏,这阵法就以很大的阵仗出现在众人眼中。

  冰阳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明悟自己不能继续施展法器神通之后直接放弃,干脆对着地面就是一招:冰月连涛剑法所产生的剑气能轻而易举伤害到李山,但在接触到擂台表面之时竟然直接被弹开,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来,顿时冰阳的脸色变了。

  在擂台表面莹莹亮着一层光晕,正是这层光晕保护着刻印阵法的地面,使的冰阳的攻击根本没有半点效果,而与此同时,整个阵法已经成型,一座包裹了两里的阵法出现在擂台阵法之中。与擂台自带的阵法不同,李山的阵法从外面看去灰蒙蒙的,使的里面的所有动静都看不真切,顿时就有人心中如猫抓一般,神念不断扫进擂台,试探能不能看清里面的斗法。

  但很遗憾,李山的这阵法竟然直接隔绝了神念的探查,不管是阵中人的神念亦或者是阵外人的神念统统不起作用。

  甚至这次就连三位结丹修为的长辈都不能看清阵法当中的详情,齐劲与朴磬道长心中震惊之情无以言表,倒是元极宗那人喃喃自语起来:“这阵法,怎的如此眼熟?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只是另外二人震惊于李山竟然能够布出隔绝结丹修士神念的阵法,一时之间没有听清元极宗之人的自言自语,良久齐劲才抱歉一笑问道:“林兄,方才失态了,不知林兄方才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元极宗之人摇了摇头,只是目光看向李山,其中带了几分若有所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