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定胜负!(二)

  “轰隆——!”两个私底下算是朋友的对手终于碰面了,二人都是满面笑容显然能够与对方站上一场是件极其令人愉悦的事儿,其实李山早有预感,在成潘来接触自己之时这感觉就已经存在了,不过那时候李山的想法还是能躲就躲,想着到时候若成潘依旧穷追不舍自己直接认输就是,不费那个功夫。

  但现在李山却由衷感到,能和旗鼓相当的同龄人较劲,其实也是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

  李山本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人,只不过平日里很少主动招惹麻烦罢了,碰见麻烦也是能躲就躲。但李山并不是彻头彻尾的隐士,说到底李山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有好胜心很正常,即使李山平日里提不起兴趣但也不代表李山没有虚荣心,正巧王兰兰的愿望成为诱因,而李山也感受到这种乐趣,顿时觉得偶尔这样争一次也不错。

  也不知成潘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

  他们二人在此次擂台赛开始之前的名声都不怎么好,但经过这一连串的斗法让所有人都知晓他们的实力,或许暗地里的风言风语更加茂盛了,但不可否认他们都是人中龙凤,是众人仰望的新星,更多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流言不攻自破。

  这二人加上冰阳,可谓是新一代的领头弟子,每一人都如此出众,就连另外两个大长老弟子都无法比得过这三人。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最终的前三名会在这三人之中诞生,无论如何都落不到第四人身上。

  也不管擂台下的弟子们是如何的兴奋,两个主角倒是显得十分冷静,并没有被阵法之外的疯狂气氛影响到,对视的目光中除了惺惺相惜之外还有浓烈的战意——一瞬间仿佛盘龙伏虎隔空对峙一般,

  所有人都感受到其中紧张的气氛,不由停下口中呼喊,屏气凝神的望向备受瞩目的两人。

  就在众人以为两人会直接开打的时刻,成潘突然摇了摇扇子,,那扇面上的“包打听”三个字熠熠生辉,看那架势成潘竟然给这火扇输送法力,其上面的三个字闪闪发亮看上去鲜艳无比,而成潘这个人竟然全身都放松了下来,仿佛与人拉家常一般晃晃悠悠的向着李山走去。

  这下子众人更紧张了。

  他们都以为李山会趁着这个时机给予成潘一击,毕竟按照李山先前的习惯来看这样的情况很容易猜到,但没想到的是李山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任由成潘的胳膊搭在肩头,那副模样简直就是勾肩搭背,也不知两人在悄悄说些什么,看上去开心无比。

  “……”所有满心期待的人。

  感情这两位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竟然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勾肩搭背!也不看一看场合!

  众人不由为这两位不着调的人绝倒,这时候那些疯狂的修士才清醒过来,顿时想起有关这两位的传言:一个性格乖僻一个整日懒散,这两位哪一个都不是能让人捉摸透彻的主儿,能做出这样公然的举动也不难理解。但理解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当下那些被泼了一盆冷水的看客们纷纷愤慨无比嚷嚷着要让比赛快点开始。

  当然对李山与成潘来说这些声音都被忽略个彻底,二人依旧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李兄,不知我溜了后你怎么样?”成潘带着贱笑凑在李山耳边说道,他这说的是李山与冰阳一战之后身受重伤,被王兰兰事后狠狠数落了一顿,而那时候成潘好巧不巧触了王兰兰的霉头,也被王兰兰一同训的跟个孙子似的。原本这两位难兄难弟会在王兰兰消气后才会解脱,但没想到成潘这个狡猾的混蛋竟然找了个借口直接溜了,留下李山一人。

  提起这事李山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想着有个兄弟能分担一点儿压力,但这“兄弟”竟然直接逃跑,李山只能独自面对更加生气的王兰兰。原本成潘不提这事还好李山都忘了,一提起来就想起当时的场景——那叫个不堪呐!

  “呵呵,你想如何补偿?”李山挑眉,脸上带着假笑说道。

  成潘耸了耸肩,依旧是贱兮兮的模样,不过倒是收敛了许多,毕竟这可是擂台上真表现的太明显面子上不好过……恩,是师父的面子不好过,但事后被师父收拾就是自己面子上不好过了。

  所有人都伸着耳朵想知道二人在聊些什么,但二人周身竟然有隔绝神念的宝贝,最后直到二人谈完都没人知道结果。

  不过看二人表面一片轻松的模样,恐怕是没热闹可看了。

  众人纷纷叹息,看起来这第一名的争夺是没什么意思,但让他们所有人大惊失色的是,这两个前一息还和睦相处的两人,在下一刻直接掏出各种法宝符篆,面色严肃的朝着对方扔去!

  “噼噼啪啪——”

  “轰隆!”

  符篆的爆裂声,法宝的自爆声混合着一同响起,一时之间擂台上竟然火光一片!

  且两人并不是在演戏的模样,不但是手段齐出,二人的上品法器也被他们自己握在手中,眨眼间兵刃碰撞!

  金?抛幽溉械娜屑獯淘谟裆缺砻妫?疵挥邪氲阈Ч???怯裆确胬?纳裙且苍诮?抛幽溉械恼屑芟律瞬坏美钌椒趾痢?br />
  两个人没有使用神通,似乎是早就约好一般,二人仅仅只是用出毕生所学的武技在拼斗,一时之间险象迭生——二人的武技虽不如冰阳精湛,但毕竟二人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研习各自擅长之处,这武技也是为自保学的。

  没想到两人的水平竟然旗鼓相当,虽然不如冰阳的剑法让人感到惊艳,但你来我往的一番缠斗也让诸位看客过足眼瘾,甚至因为二人水平都没有太高,大多数人都能看懂就更加酣畅淋漓了。

  而看台上,那位元极宗的修士饶有兴致的看着擂台上二人的斗法,或者说是表演看得津津有味。

  另一旁的齐劲微微摇头一笑。

  这两个臭小子。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