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再临元极宗

  有了中品法器的飞舟带着众人前往元极宗,所花费的时间自然会比上次李山跟随刘长老来元极宗之时花费的时间短。不过短短的几日时间之内,李山等人就已经来到元极宗山门之下。

  林舟带着几人在山脚下离开飞舟,随后步行走上元极宗山门,在走进通天路之前还与几人说道:“此路名为通天路,每个修士走在路上都会有所感悟,不过你们到底能感受到什么,就只能是你们的机缘了。”

  他的话在说着,而后面的13人却有的认真听着,有的则昏昏欲睡——那些看上去快要把眼睛闭上的人已经陷入了感悟当中。

  这些已经有所感悟的人并没有停下脚步,反倒是紧随林舟的脚步一直往前走,根本不会落队。

  虽然已经在通天路上感悟过一次,但重走通天路李山还是感到一种莫名的想法涌上心头,眼前的景色渐渐变幻着。

  一片混乱,李山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一小童,跟随在某个不知名的铁匠身后,日复一日的看着这铁匠不断打铁、铸造法器,只不过做出的法器只是下品法器而已。如果仅仅只是这般那倒算了,但李山的眼前还不时出现第一次走通天路时看到的场景——那红珠子被当做阵眼埋入阵法的时候。

  李山一时清醒一时迷糊,几近分不清真实虚幻,差点迷失其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山猛的睁开眼,便看到林舟那走在最前方的身影,而在自己旁边的成潘与冰阳正紧闭双眼显然正陷于感悟当中。

  也不知他二人能感悟出什么东西。

  突然没有停下脚步,一路走一路感悟,陆续有人清醒过来,所有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还有几个没来过元极宗的筑基后期弟子面露惊奇,对通天路的神奇赞叹不已。

  “行了,既然已经感悟完毕,那我们就继续走吧。”众人当然并无异议,随后便跟着林舟一同向山上走去。

  这一路上的景色秀美无比,虽然仅仅只是元极宗的山门脚下,但也已经有些亭台楼阁伫立其中,来来往往有不少练气弟子在当中穿行,看他们身上所穿衣物明显是杂役弟子的服饰。

  这些杂役弟子一个个低着头,只闷头走路,少有碰到几个筑基弟子便会恭敬的停止前行并且行礼,与上次匆匆忙忙赶往元极宗的心态不同,李山这次能仔仔细细看一看元极宗的大好风光——但给李山的第一个感觉那便是严肃。

  并不如在落霞谷当中悠闲自在,处处都存在着分明的规矩,这让李山不由想起小时候的经历,心中大皱眉头。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在景王府中太过压抑李山一向不怎么喜欢严肃场合,但毕竟这里是元极宗,李山只能将心中的不快抑制下去。

  人常说枪打出头鸟,李山可不会做这“出头鸟”故意违法元极宗的规定,更不用说他本不是元极宗弟子在元极宗当中更无根基。

  说到底,像这种宗门弟子多多少少都会排斥外人,可以想象他们这些外来人在元极宗的日子并不会好过,恐怕所有人都想到了这点。

  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人愿意退出。

  一路向上走,山脚下是杂役弟子的居住地,越往上走便看到更多高修为的修士,大部分都是筑基弟子,还有一些结丹修士。

  不过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身有要职,或是看守着大门或是匆匆忙忙路过。当然,无一例外的那些筑基修士每见到林舟都会停下行礼,而结丹修士则轻松地与林舟打招呼。

  很快便进了元极宗那个巨大的楼门,一瞬间,李山再次感受到那股能够看透人一切的神念从自己身上扫过,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这股神念在他驭兽袋上停留片刻。李山心中咯噔一声以为小宝被人发现了顿时感觉到不妙,就在他提心吊胆的时候,那神念再次离开。

  让李山感到莫名其妙,但又松了一口气。

  看上去似乎是没有问题,但其中的隐患也不容忽视,这让李山心中留了个心眼,他不能将自己的秘密不被泄露放在他人身上,或许李山一进元极宗当中就会被人盯上。

  但他总不可能现在转身就走吧。

  好不容易能来到元极宗,红珠子的事情还没有探查清楚,李山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了,更何况就算他跑,能跑到哪里去?

  这里可是元极宗的山门所在,里面高手不尽其数,就单单林舟动手李山也逃不过。

  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到了元极宗之内,林舟将13人安排在一处独院当中,这独院还算清静,里面有不少杂役弟子候着,显然是单独负责这处独院的弟子。

  接下来便没有什么事情了,林舟嘱咐了众人一番,让众人等待咱杂役弟子给他们的传话,之后便转身离开,留下的13人各自分得房间便住了进去,一夜无话。

  夜里,李山难得的没有在床上打坐,而是躺在床上思来想去。白天经过楼门的时候让他心中忐忑不安,直到现在还没有平复下来,那股神念是楼门前两座石狮子所发出的,有什么寓意李山当然猜不出来。

  但能肯定的是这石狮子必定心向元极宗,甚至就是某人的灵宠,李山心中暗叹自己拥有精怪的事情是保不住了,只是希望元极宗这些大人物们看不上他这小小的精怪,给他这个筑基后辈留一条生路。

  不过将自己的命运放在他人一念之间,实在是让人有够憋屈的,李山心中有股危机感,憋这一股劲要努力修炼。

  就在李山这样浑浑噩噩想着的时候,逐渐困意袭来便睡了过去。

  也是,李山自从进了元极宗之后便紧张不已,此刻放松下来自然困意袭来。

  第二日李山醒来出了房门,就看到成潘与冰阳正在屋外锻炼拳脚,对于冰阳的举动李山并不意外,只是成潘这个懒骨头怎么也跟着一起了。

  不过好奇归好奇,李山也跟着一起比划起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