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邀请

  “李兄感觉如何?”复行一面色严肃地望着李山说出了这番话,对李山作出邀请:“李兄是否愿意来我云阁?”

  李山作出沉吟的神色,对于是否加入云阁他还没有想好,其实早在复兴一介绍自己势力的时候,李山便已经想到了他会对自己做出邀请,因为除了这个理由也没有其他的理由了。毕竟他才刚到元极宗不可能和任何人产生瓜葛,只是让他诧异的是,他们这些人还没有正式进入元极宗,大大小小的势力就已经开始抛出橄榄枝。

  是的,李山想到了这几天总有人在夜里偷偷溜出独院,就连落霞谷的众人都无一例外。他们以为自己悄无声息的离开没有人可以察觉得到,也只有李山这样神识堪比结丹初期才察觉到异常。

  不知道云阁在元极宗当中到底算怎样的势力,但肯定不是非常庞大的,毕竟若真是庞大的势力,肯定不会偷偷摸摸的来招揽人才。

  而李山另外一个考虑则是他并不想与元极宗当中的人太过亲密,毕竟自己到元极宗的目的并不单纯,就生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那样反倒对李山来说不是好事。

  说到底李山本就不打算加入任何一个势力。

  不过在人前他不会直接回绝,李山才刚到元极宗,自然不会蠢到直接结下一个不知底细的仇敌。

  李山这边露出思考的神色,而复行一这边也在面面相觑,他们当然不知道李山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复兄,加入你云阁的确很诱人,但我还需考虑考虑,这样吧,若我决定好了,便回绝于你。”李山微微露出笑容对复行一这样说道。

  “你还考虑什么,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那个汪力急哄哄的说道,却没人搭理他。

  “既然如此,那复某就静候佳音。”复行一听到李山委婉的说辞,并没有露出恼怒的神色,反倒是微微一笑对李山这样说道。

  说完这些话,李山也不便继续停留,便告辞一声之后转身离开。

  而在他身后,四个人一同看着李山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李山的身影,才相互看了一眼,那个汪力对复行一不满的开口,语气中全是对李山的不满:“复师兄,你和这个小宗门来的人客气什么,直接强迫他不就是了。”

  “不可,李山是一位四品炼丹师,在弟子当中就有这般修为即使在元极宗也是少见,就算李山不能加入我云阁也不能得罪他。”复行一摇了摇头,对汪力这样说道,随后有些出神的望着李山离去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我看这李山根本就没有加入云阁的意思啊,你看他说的话看似客气但其实全部都是推脱!”汪力有些激动的说道,显然对李山的印象非常不好。

  复行一只是摇摇头,再次说道:“行了,不仅仅是李山的炼丹术厉害,他在开口说话之前,你们谁察觉到他的出现?”

  “你有没有感受到?”复行一眼神瞥向汪力,原本颇为愤怒的少年顿时支支吾吾起来,显然他没有察觉到。

  “还是你们?”复行一船上另外两人,虽然这两人没有说话,但复行一还是察觉到他们的不满情绪。

  这两人连连摇头,随后复行一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三人离去。

  另一边,李山站在树林边缘,默默的听着四人的对话,听到最后对这个复姓一的感官好了很多。

  或许在元极宗当中复行一是少有不排斥其他宗门弟子的人了。当然,或许这一切有可能建立在李山的实力之上,但仅仅只是这样也足够让李山对复行一的感觉不错。

  或许以后真的要选择一个势力加入的话,还真有可能加入这云阁。

  这一夜的插曲就算是这样过去了,而在后面也有人给李山递过邀请,但李珊都只是委婉的拒绝了,这些人当中有的光明正大,有的则瞒过其他人,显然这些势力当中有大有小。

  这情形让李山感到十分诧异,因为在落霞谷当中并没有这么多的强势势力,不过也并不难理解元极宗是三大宗门之一,弟子数量如此庞大,门中派系林立很正常,不过在长辈的镇压之下并不会闹出过分之事。

  仅仅只是几天时间而已,就让李山感到元极宗竞争之激烈,现在他们还未正式进入元极宗就已经半只脚踏进漩涡,更不用说等正式成为元极宗弟子之后了。

  周围的独院陆陆续续有人住进去了,这边地方也热闹了起来,平常各个宗门之人碰面的机会不少,就如李山便碰到了虚华门的人,同样是13个筑基后期修士,但每人的气势显然高于落霞谷这边。

  毕竟生长在虚华门那样的环境当中,看上去剽悍很正常。然而让人不爽的是这些虚华门弟子在与落霞谷众人碰面之时总会冷嘲热讽一番,这也是老常态众人已经习以为常。

  两个宗门素来为敌,而且在七年前就更是势同水火,虽然虚华门的捣乱早就被平息,但其中的裂痕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除了两宗恩怨之外,其他时间倒还和平。

  时间很快便过去,就在众人以为自己等人被元极宗遗忘的时候,有几位杂役弟子进到独院当中挨个给所有人通告一条消息。

  是告诉他们所有人已经到齐,让他们准备参加测试灵根的事宜。

  听到这条消息,众人根本不敢有所怠慢立马走出房门,在几位杂役弟子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向着外面走去。等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李山才发现原来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人要与他一同进入元极宗,大略地数一数便已经有一百多号人。

  这些都是从各个宗门中选拔出来之人,估计每一个都是所在宗门青年一辈数一数二的人物,但依旧未能进入元极宗而感到骄傲,脸上带着自豪的神情与周围人笑谈不已。

  而那位杂役弟子只是低头闷走,并不理会后面众人有何举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