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特殊待遇

  很显然,这位钱金骨钱长老的脾气太不好了!一进入课堂就骇住所有人,让人不由自主信服于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当然作为被训斥的十六人不能有蠢货,看不清现在的局势,当然令人庆幸的是能走进元极宗的修士都是人精。

  倒是李山对这位钱金骨长老印象不错,许是因为这人让他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在景王府当书童的日子,那时候小王爷的教书先生也是这般的严厉,但对李山偷学不但不阻止反倒非常鼓励,让李山心中颇为感激,也不知道这位教书先生现在如何了。

  迫于钱金骨的压力,所有人只能苦笑着移动座位,李山对炼器并没什么兴趣反倒是符篆让他感觉颇有意思,顿时就和成潘一起坐到右边去了。但没想到还没等他屁股坐稳那个钱长老开口说道:“谁是李山?”

  这里面,恐怕只有一人叫李山了,钱长老点了李山的名儿他当然不能装聋作哑,站起来行了一个学生礼说道:“弟子李山见过钱长老。”

  谁知道那钱长老皱起眉头道:“你乱跑什么?坐回来!”

  当下李山满脑子都是疑惑,他是丹修啊!让他用掐丹决的双手拿铁锤?这实在有些荒谬了吧?再说他也没器修那样的好身体,一个道修学习炼器可是重重不利啊!

  “嗯?”见李山迟迟不动钱长老不悦的皱起眉毛,李山还能说什么,只能无奈的答应一声随后走到另外一边做好。

  成潘也是心中诧异不已,想到李山要从头开始学习炼器,恐怕在元极宗的几年时间要全废了,不免有些同情李山。

  至此,钱金骨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在上面一边讲解一边演练炼器知识,但这些知识并不是初学者能掌握的,毕竟走到元极宗的器修每一个水平差的,非器修的李山与符修们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明白钱金骨讲了什么,但看原本还颇不愿意的器修一个个露出如痴如醉的神情,就知道钱金骨的厉害了。

  其实李山也不是完全听不懂,基本上钱金骨只要讲到用药材炼制法器的时候李山就恍然大悟,原来炼制某某丹药的某某材料还能这么用之类。

  李山是听得一知半解,符修那边就完全听不懂了,有的符修见钱金骨并不理会他们后干脆进入修炼状态,到最后所有符修都开始修炼,看的李山颇为羡慕。也是,李山虽然能听懂部分东西但也有限,比符修们多不到那里去,犹如听天书一般让人昏昏欲睡,可惜以李山的感知总能感受到钱金骨的目光扫在他身上,让他只能硬着头皮打起精神。

  这一瞬间,仿佛又回到十几岁的时候,站在桌旁伸着耳朵偷偷记下教书先生讲的东西,等回去后用树枝在地上写字……

  当然李山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小王爷,想尽办法想要逃课……

  好在这一堂课并不是很长,在李山良好的耐心之下终于听完了所有让他晕头转向的知识,而此刻徐白谦走了进来将所有符修全部带走,原来器符峰的讲课器修与符修并不在一起,今天倒是个例外,看徐白谦一副早到的模样就知道他没有打扰这位暴躁脾气的长老讲课。

  正等所有人离开之际,李山突然被钱金骨叫了过去,这位一脸凶相的中年男子对李山说道:“你回去收拾收拾随我搬到长老院,从今天起我亲自指导你炼器!”

  “啊?”李山一瞬间感觉自己听错了,以他的定性都不由自主目瞪口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他原本想着分到器修就器修吧,总之也没人拦着他跟成潘学制符不是,可要是跟这位“关心学生”的长老搬到长老院去岂不是不能和成潘学符篆了?至于钱金骨让他学炼器,李山倒没什么抵触情绪,许是小时候的经历缘故,李山总觉得有备无患,说不定什么时候竟能用到炼器术呢,虽然不感兴趣但只要有机会李山不会放过的。

  一见李山这样子钱金骨就明白李山不怎么愿意,他皱着眉喝道:“你不是器修,没人指导你基础你准备浪费在元极宗的宝贵时间?!”

  都说到这份上了李山也拒绝不了,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李山怕自己拒绝了这个狂躁的钱长老会一巴掌将他从房间这头扇倒房间那头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之后说道:“弟子领命。”

  “等能跟得上课程后自己滚回去住!”钱金骨撂下这句话随后就走人了,留下李山暗自叹了口气,感觉今天的惊喜实在是有些多,让他都有些惊吓了。

  李山回到外门院,看着住了还不到半天的房子黯然神伤,只能认命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住进长老院去,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位钱金骨是为他好,不过也正是好过头了才让李山感觉奇怪——他总觉得元极宗对他的态度实在不正常,正常情况下是没人注意到自己才对,不管是刁难或者帮助都没有。

  可现在,从林舟开始李山就觉得奇怪,林舟对他的关注太多了,后来被刁难分到完全一无所知的器符峰,又来个钱长老要无条件的帮他,总不会是钱金骨看他什么都不懂这才要出手帮自己的学生一把吧,这种理由完全是扯淡。

  里面有个关键点是李山没想到的,或者说正是因为这个关键点李山才没能想通现在发生的一切。

  李山给成潘留个信息后,一路往山上走去。

  器符峰上,山脚为杂役弟子居住的区域,山腰为外门弟子居住的院落,山顶则放着内门院与承殿,而长老院就在承殿之外。

  李山一边往上走着一边感受周围的灵气波动,发现越是向着山顶前进就越是感受到灵气的浓郁,恐怕到了承殿中的灵气就算不用聚灵阵都能媲美杂役弟子房间中的灵气浓稠程度,先前隐隐察觉到这点不过当时抽不开精神才没仔细查看罢了。李山很快就遇到一个个结丹修士,他不得不停下脚步与人行礼,到后来李山无奈地发现自己每走三步都会有个结丹修士迎面走来,短短的一条路李山走了小半个时辰。

  终于到了长老院外,李山感觉这一路走来甚至比和冰阳打一架还累,不过好在很快就到了地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