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长老院

  长老院就在承殿之外,整个长老院将承殿团团围住甚至已经达到密不透风的地步,想来承殿是极为重要的地方大抵长老院也算是一道防护吧。李山走到长老院门外,门口有个身穿紫纹白袍的修士守着,一见到李山这个生面孔顿时板起脸来道:“你是何人?可有出入令牌?”

  听到呵斥李山不慌不忙的从怀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小,黑金石制成的令牌,也不知怎的回事,李山不能将这令牌放进储物袋中故而只能揣进怀里。这令牌是钱金骨这位长老给他的凭证,为能让他凭此令牌出入长老院。

  “弟子李山,这令牌是钱长老交于我,还望通融。”李山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果然令牌一出这位修士面色缓和稍偏身子让出道路,李山道过一声谢之后走进长老院。

  方才那守门的修士,修为远远高出李山不知多少,李山的神识极为小心的探查一番后便发现,这位修士的修为他看不出来,李山的神识可是有结丹初期的强度,他看不出来的只能是结丹中后期的修为了,也不知这位师叔是不是已经察觉到李山的窥探,或许是已经知道了但根本没有理会的打算。

  这长老院中,李山无时无刻不感受到灵气在周身雀跃不已,相信只要他在此刻打坐修炼,其速度肯定会是在外面的双倍,如此便利,更让李山感受到元极宗那层层叠叠的等级。另外李山除了灵气之外还感受到那浓重的压迫感——那是结丹巅峰修士无意间散发的气势,并不是针对某人而来。

  宽敞广阔的街道上冷清无比,青石铺成的道路只有李山一人在其中行走,他尚不知元极宗弟子想成为长老需要什么样的修为,但看长老院中稀稀拉拉只有几座院落,恐怕不是结丹巅峰,就是结丹后期的修为。

  也幸亏长老院院落稀少无比,李山因此省去不少麻烦很快就找到钱长老的住处,那是一个颇大的院落,宽敞的红漆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匾,其上写着“钱府”二字。

  李山刚要敲门那足足二人高的大门嘎吱一声猛地打开,里面走出一十四五岁的少年人,这少年人一见到李山顿时露出个微笑,道:“这位师兄便是李山师兄了吧,师父刚还说你到门口让我来迎你呢。”

  李山微微点头做了一揖说道:“有劳师弟了。”

  “我名连钦,师兄不必这么客气。”连钦哈哈笑了,随后便带着李山向里面走去。

  “师父不喜家里人太多,就只留下几个杂役弟子做些粗活,院里还有几个师兄师姐也在跟随师父学习炼器,李师兄也不必过于拘谨。”走在路上连钦自来熟的和李山唠叨着钱府的事情,最后偷偷摸摸凑到李山耳边耳语:“其实师兄只要认真学习就行,师父最喜欢勤奋的弟子了!”

  李山微笑着点点头,心中有自己的想法:看起来那位钱长老的确是一位负责的长辈。

  钱府没有凡人富贵人家可以摆放的假山活水,庭院当中摆放的是各种炼器材料以及种植着不少灵药灵材,虽然看上去并不豪华但井然有序,当然还要忽略在路边那些看上去光鲜亮丽但折断的各种法器。

  很快走进一间院子,这里面就更是乱了,各种废弃的法器被扔在地上,而隐约能听见乓乓乓的敲打声音。

  “师父!我把李师兄带来了!”连钦对着里面大喊,里面的敲打声并没有停下来,而李山的目光则落在里面的三人身上。

  院落当中有几个锻造台,其中两个被一男一女二人占据着,整个院落充斥这火热的气息,恐怕是从锻造台中的火焰传来的温度,正站在锻造台前热火朝天的二人汗流浃背,那位男修赤裸着上身,浑身的肌肉随着每一个力道紧绷放松,而那位女修则只能穿着一件挽到肩膀的亵衣,汗水几乎要把整个亵衣浸透。

  李山心中默念非礼勿视,随后目光落在一旁的钱金骨前长老身上,随后快走几步行了一个弟子礼道:“弟子李山见过长老。”

  “既然你来了,那就快点开始学习炼器术吧,你如今对炼器了解多少?”钱长老到这时才收回一直审视两位弟子炼器的目光,问。

  李山面色惭愧,也不隐瞒说道:“弟子对于炼器术一无所知。”

  “原来如此。”钱长老毫不意外的点了点头,随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玉简交给李山说道:“既然你什么都不明白,那只能从最基础的东西学起,此玉简当中记载了大部分炼制下品法器的材料,给你半月时间将它牢记于心,半月后我会亲自检查。”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李山还是被钱长老的严苛弄的苦笑不已。别看李山不知晓如何炼器,但炼器与炼丹都是大道之一,其中的共通之处便是所需知识极为庞大,这玉简里面的内容不知道有多少,不过想来应该不少。

  好在只有炼制下品法器的材料。

  但事后李山探查了玉简之中的内容之后就倒抽凉气,无他,里面的东西太多了,光是目录就让李山感觉头大如斗,若不是现在他是修士,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这么多的东西怎么可能在半月里全部记住。

  “若是看腻了想出来透透风,不妨看一看其他人如何炼器。”钱长老说完这话就不理会李山,转而去看两位正在练器的修士。

  “李师兄,我领你去住处吧。”连钦走上前来小声叫了李山一声,李山一看此时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也就点了点头跟着出去。

  钱府当中弟子们住的地方在后院,很快二人就穿过庭院来到最后面,推开后门进去一看,里面还有三人在各自忙活,一见到连钦走进来顿时有个青年修士迎上前来:“连钦师弟回来啦,这位是……”

  连钦连忙介绍:“这位便是师父说的李山师兄。”

  那人露出恍然的神色,随后对李山说到:“原来这位就是师父口中的李师弟,在下名为钟州,算是师父的大弟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