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悲

  压制所有情绪是怎样的感受,在上次匿情丸的效果消失后李山便深刻体会到了那种让人浑身都不舒服的感觉,仿佛他李山整个人已经死了,在外面行走的不过是一傀儡,而毫无疑问有这种感受的不仅仅是李山一人,所有服用了匿情丸的修士都有这样的落差。甚至李山还听说正是因为服用匿情丸期间整因为活的不像是人,某些无法承受的弟子再也不愿意来到禁地当中。

  失去了所有情绪的反应,几乎所有人的行动都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冷静、高效以及一丝不苟。

  但不代表服用匿情丸的修士完全失去了自我认知,在行动之时多多少少都带有原本自己的影子,就如李山自己,在这种极度冷静的状态下会下意识吸收任何可以学到的知识。

  也如同面前的这个混蛋一样。

  黄霆骑在他那双翼蜈蚣之上,匆匆从阵法之外进入,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陈冰晨以及炔羽蓝鸢。此刻的陈冰晨同样骑在炔羽蓝鸢之上,一手持矛另一手则捂着手臂上的伤口。

  李山早一步进入阵法当中,原本并不想理会这两人,毕竟李山下意识不想参合进这两人的事情,再加上此刻的李山权衡利弊之后觉得没必要上前打招呼,于是便打算返回房间中打坐恢复法力。

  在禁地当中可没有灵气给他们吸收,外邪灵之气虽然不能魔化已经服用匿情丸的修士,但邪灵之气中参杂的淡淡魔气,虽构不成威胁但吸入体中总归需要花费时间将魔气排斥出去,如此费神还没有任何益处,自然没人在阵法外恢复法力。

  所以每当修士丹田中的法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就会返回阵法之中,为了弥补不能恢复法力的缺陷,元极宗准备了大量灵石,就为应付这种局面,且这些灵石绝无带走的可能,其中原因自不必细说——元极宗有很多方法让弟子听话,至少私自带走灵石的后果不是一般弟子能承受得起的,而那些修为高深的弟子根本不屑偷盗灵石。

  “哐当!”身后突然传来有重物轰隆坠地的声响,在这声中李山敏锐地听见有谁在痛苦的冷哼。

  “啪——”

  “废物!”这次李山听得分外清楚,那个黄霆冷漠的声音毫无波澜,李山转过身去,炔羽蓝鸢神色萎靡的趴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啾啾啼叫,而陈冰晨则是跌坐在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上品法器的长矛摔在数尺开外。

  李山立马想到了那个清脆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是一个巴掌。

  “既然这么没用,那就死吧。”黄霆面对着陈冰晨,伸手一招陈冰晨的长矛已经飞到他手上,黄霆将长矛举起,一双眼冷漠的盯着炔羽蓝鸢伤痕累累的身体,长矛猛地刺下!

  陈冰晨猛地抬起头,整个人往前扑去,口中尖叫:“不要——!”

  “当!!”陈冰晨扑到炔羽蓝鸢前面准备为它挡下这一击,却发现已经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却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待看清前面的人之后,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了出来。李山快速来到陈冰晨身前,七柄金?抛幽溉写丝陶?茉诔っ??希?恳桓龇鹤爬涔獾睦?卸级宰呕砌?挠沂郑?艋砌?掖滔吕茨撬?挠沂志?曰岜环稀?br />
  黄霆没有在意威胁着自己的金?抛幽溉卸?翘?房聪蛭⑽⒅迕嫉睦钌剑?淅涞奈实溃骸笆悄恪!?br />
  “黄霆兄,不要过分了。”李山原本并不打算多管闲事,就算黄霆在表露出要杀了炔羽蓝鸢之时他也没有丝毫改变主意的意思,但不知为何心中突的冒出猛烈地怒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冲了过来,而尚未收回的金?抛幽溉幸丫?匙胖魅艘凰布浔?⒌乃枷胫赶蚧砌?挠沂帧?br />
  “你打不过我,但我会杀了你。”黄霆依旧没有理会李山的意思,在听到李山的警告之后依旧这样说道。在失去了平日的伪装之后,这个黄霆更加变本加厉。

  “至少现在,你杀不了我。”李山感觉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如此说道。

  周围的所有人几乎对这边的事情漠不关心,但还是有人关注这边的动静的,比如那些驻扎在降魔殿中的结丹长老。这些结丹长老没有服用匿情丸,因为他们并不需要出去杀敌,他们是管理降魔殿的修士,此刻这边有人闹事,便有人过来查看情况。

  “怎么回事?”来的人是一位年约七旬的老者,但精气神异常昌盛,见到这边的情况后立即皱起眉头。

  按理说服用匿情丸后不会出现这样的骚乱,但是那个小女娃坐在地上不断地抹眼泪,趴在那个炔羽蓝鸢的身上不断哭泣,服用匿情丸之后绝对不会会产生的悲伤的情绪,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方才这个女娃的情绪直接冲破了匿情丸的药效。

  而看女娃前面的情况,一人单手持矛,正在做向下刺的举动,而在寒光凛凛的矛尖之下就是炔羽蓝鸢的脑袋。另一人则是没有丝毫动作,但很显然持矛的矛身缠绕着一柄柄短刃,阻止刺下去的动作,顿时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老者眉头皱得更深了,目光瞥了一眼地上不断哭泣的女娃,不过筑基巅峰的修为罢了,另外两个一人结丹初期一人筑基后期,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那个筑基后期的小子竟然硬生生阻拦住结丹初期的攻击。

  “禁地当中不许私斗,谁教你的规矩?”老者瞥了眼黄霆,淡淡的呵斥道。

  但李山却微不可察的皱起眉头,这看似是呵斥,实际上却是偏袒,明明是恶意要下杀手却硬生生定义成私斗,这么算下来黄霆的过错可就少了许多。

  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下李山根本无心多言多语。

  黄霆淡淡的说了一句以示认错:“弟子知错了。”

  “行了下去吧,还有你们两个,赶紧离开,不要拦道!”老者再次呵斥一声之后就离开了。

  “这事没完。”黄霆冷冷的看了李山一眼,随后带着长矛转身不见踪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