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来龙去脉

  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但李山知道并不会这么简单,后面肯定还会有更大的麻烦,这让他心中多少有些不爽——是的,现在的李山虽然没有冲破匿情丸的束缚,但也相差无几,此刻绝对不适合再次进入邪灵之气弥漫的地方,否则有很大可能被邪灵之气趁虚而入。

  但对比另外一人李山的状况算是好的了,在黄霆离开之后李山渐渐平复下来,而反观陈冰晨完全失去冷静此刻痛哭不已,但只能看见对方双肩抽搐,却没有一丝声音传出。

  李山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陈冰晨,等待她的心情平复下来,才走上去对她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陈冰晨无言的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后,李山目送陈冰晨踉踉跄跄的离开,心中却是在沉思。

  经过陈冰晨的讲述,李山算是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才让陈冰晨这样开朗的女子变成如此。

  原来自从陈冰晨迫不得已依附在黄霆的庇护之下,其实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如意,当初二人相遇之时黄霆还带着伪善的面具对待陈冰晨异常百依百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黄霆的态度越来越恶劣,甚至稍有不顺心都会对陈冰晨拳打脚踢,还威胁陈冰晨若是敢与其他男人眉来眼去便杀了她。这让陈冰晨内心惊惧但也没有丝毫办法。

  这让李山想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与陈冰晨说上两句话黄霆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的原因,甚至这次自己出头还让黄霆为二人打下“奸夫淫(防河蟹)妇”的名头,即使二人之间仅仅只是认识而已,心中皱眉怎么陈冰晨选择了一个这样的人。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初入元极宗怎么可能给陈冰晨选择的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异常难过,陈冰晨不过筑基巅峰修为而已——这是在依附之后得到的好处,仅仅只是让她修为增加的丹药——根本无法反抗黄霆的压迫,甚至在黄霆日渐严格的看管之下连和别人说话的资格都被剥夺,唯一剩下的只有炔羽蓝鸢以及那把上品法器罢了。

  好在黄霆一直看不上这两样东西,陈冰晨才没有失去它们,但现在上品法器已经被黄霆拿走,恐怕是要不回来了。

  这次的起因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在战场上陈冰晨一直跟在黄霆左右,为黄霆挡下不少相当结丹一击的攻击,自身伤痕累累,但在最后一个疏忽将某个擅长偷袭的魔物攻击放了过去,黄霆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将攻击拦了下来,却将气撒在陈冰晨身上——或许不能说是撒气,在匿情丸的作用下黄霆根本没有“生气”这种情绪,大抵是习惯性的举动。

  这就让李山不能理解,再看陈冰晨与炔羽蓝鸢身上的旧疤,心中对这个黄霆更是厌恶无比:这种人渣。

  李山问起陈冰晨接下来要怎么打算,陈冰晨只不过苦笑着摇头,不再多说什么。

  临走之时陈冰晨还劝李山不要继续参与这件事里,对她来说黄霆根本无法反抗吧,恐怕这次回去会更加难以度日吧。

  李山心中叹气,就黄霆那样小肚鸡肠,就算他现在收手又有什么用,对这样自认为高高在上又自傲的人根本容不下其他人忤逆,现在他与黄霆的恩怨可不仅仅是黄霆认为的“背叛”。

  好在此刻李山还在钱府当中黄霆根本没办法对他下手。

  经过这次突发事情李山的计划不得不改变了,原本他想尽快离开钱府,查明元极宗关于自己的异常,但现在看来不得不提高自己在钱金骨心中的地位,也算是在元极宗中有了后台,至于钱府当中的各种负面视线,看在得处理一二了。

  李山这样想着,与陈冰晨告别的时候专门告诉她暂时躲一躲,如果实在没办法就去个什么耗时长的地方去,就像李山所知那样,元极宗管理着不少秘境,有的秘境甚至是一月半年那样的开启,有的是公开有的则是有限制,在李山看来陈冰晨在秘境中躲一躲总好过经受黄霆的压迫。

  陈冰晨只不过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匆匆离去。

  李山也算是仁尽义至了,这次冲动之下帮了陈冰晨,说不定情况会更糟,但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李山便不再后悔,现在只能想办法解决后续,这个黄霆的身份背景李山也听说了,二十八岁修为结丹初期,算是普普通通那一类,但黄霆有个结丹中期身为亲传弟子的姐姐,这就比较棘手了。好在李山只要成功成为钱长老的亲传弟子,地位不比黄霆的姐姐差。

  故而事情还不算严重。

  李山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面对自己不能进入邪灵之气杀敌的状况,李山无奈的只能等待这次任务快点过去,与醒神丹一样,匿情丸也是不能在同一段时间服用两次的,不然到最后有很大可能两枚药效叠加下就算是理智都会被压制,这样岂不是与外面的魔兽无异。

  好在仅仅只剩下三天的时间,在除魔殿中呆上三天也无碍,顺便在这时间当中研究一下炼器之道也算不错。

  李山的小算盘打得不错,但很可惜他这打算是不能实现了,等到再一次进入邪灵之气的时候原本安稳在房间中修炼的李山以及陈冰晨被叫了出去,一个太上峰的结丹弟子扔给二人每人一瓶匿情丸,看样子要二人继续执行任务——击杀魔物。

  李山的脸色很难看,这摆明着要让二人死于禁地,现在他与陈冰晨突破药力的消息谁不知道,分明就是刁难。

  元极宗本没有这么苛刻,必定是有人在私底下使绊子,很快李山就发现黄霆在人群中冲着这边看,毫无表情的脸上仿佛在嘲笑李山的渺小。

  李山冷冷的笑了笑,将陈冰晨咬着牙就要打开的药瓶扔开,顺便也将自己手中的匿情丸扔掉,给陈冰晨手中重新塞了一瓶丹药。

  里面装的正是李山当初的失败之作,那个锁情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