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下绊子

  原本李山是不打算使用这个锁情丹的,毕竟炼丹师忙活半天最终做无用功是很正常的事,李山自然不会产生懊恼的心情,自从知道匿情丸是最优的选择李山就不再瞎忙活了,他显然是没有想到现在的情况,但好在李山自己炼制的丹药总会留下一两瓶,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

  好在李山有这样的癖好,否则今天他恐怕得现场炼制一炉锁情丹了。

  拿到丹药的陈冰晨显得大惑不解,就要去捡被扔掉的匿情丸,被李山阻止了:“陈仙子,你若信我,就服用这瓶中的丹药吧。”

  陈冰晨原本还迷惑不解,但很快她露出释然的笑容:“我倒是忘了,李师兄可是整个落霞谷的恩人,对邪灵之气一点都不陌生。”随后二话不说就将丹药吞进了肚中。

  服用锁情丹后陈冰晨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却没发现什么异常的状况,自己现在依旧有着喜怒哀乐,随后她就将这归功于李山的炼丹造诣上面,虽然不知道丹药有什么药效但面露感激的冲着李山一福说道:“多谢师兄。”

  李山正在诧异怎么陈冰晨连药效都不清楚,就这么直接吞了进去,就不怕自己给她的是毒药吗?

  但不管心中如何想的,李山还是仔仔细细将锁情丹的利弊讲了一遍,又给了陈冰晨两瓶丹药,一瓶溶气丹一瓶醒神丹,里面各有一粒,算是个保障。有了这三枚丹药黄霆的小把戏算是彻底失效了。

  陈冰晨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山,没想到李山竟然能够炼制出这样神奇的丹药,虽然不是很保险,但对比元极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已经很不错了,随后她对李山露出灿烂的笑容真心实意的感谢道:“多谢师兄。”

  李山笑着点了点头。

  不远处的黄霆眸中闪过一丝怒火,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黄霆不由自主摸了摸腰间玉佩,随后恨恨的看了眼李山,仿佛要将李山的容貌记住,事后再来找李山算账。

  李山自然是敏锐的察觉到黄霆的目光,但他根本没有理会黄霆的意思,既然已经得罪了,就不需顾忌黄霆得面子了。

  将锁情丹放入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股药液滑进腹中,并没有什么反应。

  那位太上峰弟子则是毫无反应的看着二人的一系列动作,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催促着二人赶快跟上队伍。

  “一会儿不要离在下太远。”送佛送到西,陈冰晨的事情李山是管定了,那么在禁地当中保护陈冰晨也没有什么问题,李山这样对陈冰晨传音说道。

  陈冰晨点了点头,怀中抱着炔羽蓝鸢。

  炔羽蓝鸢昨日已经身受重伤,陈冰晨为了给黄霆挡下结丹修为魔物的攻击早就伤痕累累,就算是有疗伤丹药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好。

  原本按照陈冰晨的伤势是不需要再次进入战场,元极宗自然是允许伤员修养的,但很显然是黄霆动了手脚,陈冰晨被硬生生拉到战场上来。

  好在李山无意间的准备很充分,若不然不管选不选择服用匿情丸都只能是一条死路。想想神志被压制指不定什么时候恢复过来,岂不是与死亡无异,若是选择不吞服匿情丸,那么刚一进入邪灵之气当中,立刻就会变成与魔物一样的东西,筑基后期的修为根本不足以保持神志,还不是会被元极宗修士斩杀。

  怎么看都是无解。

  在走出阵法的一瞬间,李山便感受到蜂拥而至的邪灵之气,这很正常,不仅仅是李山身上有邪灵之气不断涌来,其他弟子同样也被邪灵之气笼罩着,不同的是李山眉头紧皱,心中的烦躁越来越盛,被元极宗各种莫名其妙的针对弄的忧心忡忡的李山心中早就有不耐烦的情绪,如今被邪灵之气一引,那丝烦躁就越来越盛。

  逐渐要演变成滔天的怒火。

  “砰。”不知为何李山心中莫名其妙响起一声轻微的声音,那些怒火转瞬间消失个一干二净,他的心情也平复下来。

  接下来……恶意一个个被清除,被放大的惧怕、邪念、欲望统统消失,留下来的只有淡淡的好心情。

  这算是抵御住了邪灵之气的侵袭,邪灵之气想要引发李山的心魔劫,却发现没有一张情绪能够让李山堕落,即使李山久久不能释怀的,救了他的刘伯之死也无法动摇李山的道心,因为那时候的懊恼以及悲伤已经被压制。

  李山情形靠近阵法的邪灵之气浓度很低,因为阵法会隔一段时间便清除一次这边的邪灵之气,故而浓度并没有达到溶气丹压制的上限,李山自然没有出状况。

  随后他便看了眼身边的陈冰晨。

  此刻的陈冰晨低着头一言不发,但很快就抬起头来,目光中除了淡淡的喜悦之外别无其他,看来陈冰晨的状况也很好。

  于是李山笑着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从未有现在一样轻松。”在这一刻,李山仿佛看到了在落霞谷中那个一身白衣,笑靥如花的陈冰晨仙子。

  这样一来李山就放心了,锁情丹对于被压制的情绪效果是和匿情丸一样的,甚至因为此刻的好心情缘故,一些大恐惧的威力说不定会因此降低,如果因为这样的话那么锁情丹的效果恐怕比它预料的还要大,甚至有可能取代匿情丸。

  这样一来,他是不是亏了?

  现在缺任务点的李山心中自嘲的想着,乐观估计可能还会捣鼓其他药效奇怪得丹药出来,因为用丹方换取任务点异常的轻松,也让李山尝到了甜头。

  嗯,说不定是好事。

  李山虽然是四灵根,但在外人看来他的价值还是很大的嘛,尤其是展现出了新的炼器天赋之后。

  心中有了底的李山带着陈冰晨向着前线走去,因为身边有陈冰晨的缘故金?抛幽溉写硬辉独耄??钌缴肀吒?歉?挪簧傧缕贩ㄆ鳌U庑┒际抢钌阶约旱牧废爸?鳎?分事砺砘⒒ⅲ?袅说貌涣硕嗌倭槭??糇虐捎终嫉胤剑?纱嗄贸隼此懔恕?br />
  对李山来说,没有用处的下品灵器只有一个用法:那边是自爆。

  一旦有突破金?抛幽溉械哪?铮??此?堑闹换崾且桓霰?ǖ姆ūΧ?眩??远?撕馨踩?J只?没?脘?涝亩粒??胖实脑亩撂逖椤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