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记名弟子

  因为李山的刻意隐瞒,泰长老在临走之前的态度不如刚一见面时候的热切,这也正是李山想要的。不过就在李山满心以为这位泰长老就这样带着“炼制”锁情丹的手法离开,却没想到竟然得到对方的邀请。

  其实说是邀请李山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这位泰长老原本神色黯淡起身与钱金骨作别,忽的想起什么似的面带微笑对二人说道:“我此次来可不仅因为来看一看锁情丹如何炼制,还有一目的,还望钱兄准了。”

  “何事但说无妨。”钱金骨有些讶异对方的目的不仅如此,但依旧如此豪爽的说道。

  “我炼丹峰可能会借用你这弟子一段时日,给我炼丹峰当一段授课讲师,不知钱兄意下如何?”泰长老乐呵呵的说到,随后一指李山。

  “还有这等好事?”钱金骨这下是真的诧异了。

  在落霞谷中授课讲师都只能是长老院长老,再不济都是些出人拔萃的亲传弟子偶尔讲这么一节两节,请一位外门弟子还是头一遭。正因为这请人不是乱请的,所以每一个做过授课讲师的弟子都会对此感到骄傲,而名气自然会在元极宗中大大提升。

  这对李山来说是个好事。当然这是钱长老所想,这几个月的相处钱长老早就把李山当做弟子看待,一切想的都是怎么对弟子好,但他却不知道李山此刻心中正在苦笑不已。

  原本李山也觉得前往炼丹峰是件好事,在短暂的得到讲师资格的同时他可以进入炼丹峰的藏经阁中观看一二,毕竟相比较炼器李山还是偏爱炼丹之术,这自然是李山早就知晓的。但与好处相对应的便是麻烦了,想一想以往能够授课的弟子都有哪些?

  三年前的内门弟子第一人莫意念、五十年前就已经是阵法宗师的苏谷以及七十三年前横扫太上魔派三十多名同级魔修。

  仅仅只有三人,且每一人都是惊才艳艳之辈,可想而知这授课讲师被众多弟子看得有多么荣耀。

  李山万分不想趟这个浑水,他这么一去可就是不是主动跳进旋涡,而是跳进龙卷风了!作死都不是这样做的。

  “弟子才疏学浅还有许多要学,可万万担不得讲师,炼丹峰高手云集弟子这水平不敢献丑。”李山当下哪里敢让钱长老答应下来,这要是答应了自己可不好拒绝“师父”,还不如直接挑明了说出来。

  李山话一出就让二位长老皱起眉头,钱长老略带质问的看向李山,略带严厉的说道:“这成为讲师之事乃莫大荣耀,你怎地如此不愿?”

  李山面带苦色实话实说:“不瞒长老,弟子是真不敢担这个职位,出丑倒在其次,若是教错了岂不是毁了他人前程。”

  一听这话二人神色才缓和下来,李山的话当然是半真半假不过是讲来的借口而已,高阶丹药他李山自然无法讲出来一二三四,但单论他已经掌握的丹方自信不逊色任何一位炼丹师,即使是眼前的泰长老也无法比。

  无他,小珠子的逆天罢了,加之李山学的够广而已。

  李山说的话的却真情实意,总之二位长老不再为难李山。

  “既然这小子不识相就算了。”钱长老面色不愉但也没有为难李山的意思甩了甩袖子撂下这一段话,泰长老则是摸了摸胡须沉吟片刻,没有对李山的不识相感到恼怒,反倒因为李山的自知之明有了几分好感:说实话在方才邀请李山担任讲师这一职位的时候话一出口泰长老就有些后悔,李山是研究出能媲美匿情丸的丹药不假,但还不够资格成为讲师。

  现在李山自己拒绝反倒让他松了口气,不过若真的放弃的话那锁情丹的事情就算是白来一趟,这让泰长老多少有些不甘心的意思。

  “嗯,不过这么一来你总得随我去一趟炼丹峰,这锁情丹的炼制方法还是得你传授下来,意下如何?至于什么身份,就算是本长老的记名弟子如何?本长老的记名弟子帮着讲课倒是合情合理。”泰长老想通似的呵呵笑着对李山这样说道,李山这下哪里还有意见,当下就答应了。

  这记名弟子、亲传弟子的讲课与有授课讲师身份的弟子讲课可不一样,前者可是替师父代课,就像是助手一般根本没有名分,但是授课讲师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实打实的讲师身份,可不仅仅只是讲一节就完事的,其地位可以和授课长老相当又怎么是助手可以比的。

  李山没有意见可钱长老却是猛地咳嗽一下,一脸揶揄的打趣泰长老:“我这还没走呢就开始挖墙脚,是不是不地道?”

  “怎会?我教他炼丹你教他炼器,哪里会冲突。”泰长老一点也不害臊,脸皮厚的可以当城墙使。

  按理说李山既然要拜钱金骨为师那就不能转投泰长老门下,毕竟一徒二师多少有悖常理,但就像泰长老这样说的,他教李山炼丹,钱金骨教李山炼器二者并不冲突,加上两位师傅都是熟人好友自然不会计较,钱长老也不过打趣而已。

  至于泰长老收李山为记名弟子到底是因为锁情丹还是真的起了爱才之心就说不定了,逼近若是忽略他的灵根天赋李山不管在炼丹还是炼器之上都是妖孽人物,或许也能加上布阵也说不定。

  钱长老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了。

  事情似乎就这么定了下来,不过炼丹峰的长老们似乎还不打算这么快公开锁情丹,所以事情不是很急,钱长老就没有让李山前往炼丹峰而是留在器符峰继续学习炼器之道。

  倒是泰长老想要留下来与李山钻研锁情丹的炼制方法,不过他还要回去复命,只能带着遗憾的心情离开器符峰,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带回去。

  而李山这边依旧是该怎样继续怎样,仿佛泰长老将他收为记名弟子并没有改变什么,至少钱长老对待他的态度没有改变,该怎样严厉依旧是怎样,而且因为李山的进步所讲的东西越来越深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