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缘故

  很快,李山就回到器符峰中,因为这是钱长老与泰长老之间的约定,李山这个弟子在炼丹峰里呆的时间不能长。

  而李山一返回器符峰,就被拉着脸的钱长老绑到锻造室,让李山好好给他展示自己的炼器水平。说实话,虽然李山在炼丹峰里醉心研究炼丹知识,但炼器之道他也没有落下,当然肯定比在器符峰里的进步小许多。

  钱长老一见李山稍有进步,虽然进步不是很大但好歹是练习过的,就由阴转晴,背着手离开锻造室,殊不知后面的李山暗中擦汗不已。

  在李山所遇过的人当中,最严厉的莫过于这位钱金骨长老,就连当初学凡间医道的时候刘伯都没这么苛刻。

  但不可否认李山对这位钱金骨长老从心底尊敬,对于这样负责的师父,李山总是有崇高的敬意的。

  既然已经回到器符峰,那平日里的练习自然不能拉下了,有钱长老在一旁看着,李山是想偷懒都不能。

  此时李山进入元极宗已经五个多月,半年考核近在咫尺,整个元极宗都热闹起来了,即使是李山这个醉心研究的人都听到不少风声。

  且这风声所包含的内容,让李山颇为意外。

  这次元极宗的半年考核大比,来了不少外宗弟子,这些弟子不是星武院的弟子,更不可能是太上魔派之人,他们是秦国宗门弟子。

  这北方修真界,有三大国,便是东边的楚国,西边的秦国以及南边的吴国,其中还有不少小国家夹杂其中,而李山的故乡越国便是其中之一,在两大国家之中起到缓冲的作用,故而这些小国家面积很小,更是没有一处灵脉之地,这才被两大国家放弃。

  向来三个国家井水不犯河水,在其中的宗门更是没有任何往来的迹象,却没想到这次元极宗举办半年考核,竟然会请秦国的宗门来此观摩,不知怎地,李山就想到了邪灵之气的事情,没办法,邪灵之气已经成为李山心中的一块疙瘩。

  李山自然不是那种忧国忧民的圣人,但邪灵之气的危害他再清楚不过,若是邪灵之气爆发会让他李山瞬间成为魔物的爪牙,运气好还能成为魔修,但那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更何况邪灵之气的扩散肯定不是只在元极宗内部这么简单,扩散出去势必会波及大半修真界,到时候他牵挂的家人怎么可能逃过去。

  可别忘了,越国就在楚国边界,而李山的妹妹与妹夫可都是凡人,脆弱的紧。且不说刘婉玉以及张洋,距离更近的落霞谷……

  这次元极宗邀请秦国修士来此肯定不是普通事情,由不得李山不往这方面想。

  但现在他毫无办法,在元极宗他人微言轻,修为连结丹期都不是,更没有解决邪灵之气的办法,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是希望元机子前辈创造的元极宗能抗住邪灵之气所带来的危机。

  自从隐约猜出元极宗请秦国修士来此的目的后,李山总显得心不在焉起来,这就让钱府诸位师兄师姐感到奇怪,有人关心的询问李山发生了何事,李山也不好如实回答。

  李山算是整个元极宗当中,除了诸位太上长老以及有资格知晓邪灵之气始末的修士外,知道的东西最多的人,当初在通天路上借由小珠子的感应,李山亲眼目睹元极宗九峰建立,还有当初紫香前辈或多或少的讲述。

  这让李山怎么和人提及。

  原本李山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随着元极宗各种动作让李山有更多的猜测,心中的不安就更明显了。

  这事情,终究是不能与人说的,其中涉及小珠子,就算是好友的成潘,李山也是只字不提。

  李山从没想到知道的越多,就越不能透露半分,这感觉尤为难受。

  “小弟只是在想,这次的试炼热闹了。”李山面对对方的询问,显得不急不忙,淡淡的说道,而问话的人明显没有深究的打算,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他却不知道,李山对于钱府当中的勾心斗角有些厌烦了。

  总的来说,钱府是个好去处,有钱金骨这样认真负责的师父在,门下弟子少有关注勾心斗角的,但一样米养百样人,终究还是出了连钦这样的人物。

  从李山在钱府中崭露头角已经长达四个月,连钦对李山的不满自然是与日俱增的,但已经拖了这么长时间都没什么动静,要不是连钦这人没敢动手,要不是这人心机深沉能耐得住性子。

  不管怎样,李山都觉得与连钦这么下去,都索然无味,尤其是在邪灵之气这个大麻烦压下来,更让李山不想继续与连钦纠缠,他心中寻思着自己在什么合适的时候给对方个机会。当然更好的方式是直接震慑住对方,让对方根本不敢出手阴他。

  说起这连钦,在器符峰中也算是个天才,今年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级,修为就已经达到筑基初期,炼器水平堪堪达到炼制中品法器的样子,被钱金骨长老收为记名弟子,时常带在身边教导,李山自问,钱长老教导自己的时间肯定没有对方多,但奇了怪了怎么连钦就嫉妒上自己。

  当初李山来钱府的第一日,就是连钦带的路,李山那时候还感觉到对方善意,没想到不过几个月连钦的态度就转变的如此之大。

  这嫉妒,无非就是两点,一点是李山表现的比连钦耀眼,这点李山承认,他展现出来的炼器水平的确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但还在人力范围内没有太过夸张,第二就是李山会抢走对方的利益。

  李山没有感受到自己来了后钱长老对连钦的态度有所改变。

  若只是嫉妒那算正常,但连钦平日里看向他的目光带有怨毒以及狠辣,不仅仅是嫉妒这么简单,那眼神恨不得将李山除之而后快。

  那肯定就不是第一点引起的恩怨,怕是第二点了。

  李山动了连钦该得的利益,思来想去,就只有钱长老要收李山为徒这件事情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