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撕破脸

  或许程南的佩剑只是巧合,说不定这位师兄只不过是瞻仰太上峰的风采,这才将佩剑上刻上“太上”二字,更或许是从其他宝地得到的带有“太上”二字的长剑。

  李山还记得当时在通天路幻境中看到的场景,元机子前辈威力无穷的法相神通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不过元机子前辈布置的阵法太深奥晦涩,那时候李山还不懂阵法之道,所以对于阵法的记忆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九处阵眼之物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

  至于程南的佩剑到底是不是用作阵眼的宝物,只要看一眼,李山就能认出来。

  李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程南拿走的是不是元极宗封印邪灵之气出口的阵眼,但随后颓然的想到:即使他知道程南拿走的是阵眼又如何,将这件事告诉元极宗长老?不可能,到时候怎么解释“他知道程南的佩剑是阵眼宝物”这件事,目前邪灵之气的事情不用说也是最高密辛,更大的可能便是他李山整个人从元极宗中蒸发,而元极宗对人的解释则是他外出做任务下落不明。

  再者,这肯定是得罪一位结丹巅峰修士的事情,可别忘了程南的修为结丹巅峰,现在李山连结丹修士都不是。

  最终他只有叹了口气,虽然这件事他只能烂在肚子里,可不妨碍他想要见一见这位传说人物的想法。

  等回到器符峰,李山的心情一直不佳。

  其实他一直很矛盾,对于小珠子他一向志在必得,只是还在犹豫,他若是将小珠子取走,恐怕封印邪灵之气入口的阵法便会松动,李山自然不是心软的人,可他不是一个人啊,为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李山断然不能这么丧心病狂。

  可就这么让他放弃又不甘心,小珠子对他的帮助很大,每得到新的小珠子都会给他带来巨大的帮助,他这才来到元极宗,不仅仅是为了修炼资源,还有观察形势的缘故,放弃是不可能的,但李山能决定什么时候带走红珠子。

  元极宗中封印阵眼所在之地在每座高峰之下,在当初设置九座高峰之时,元机子前辈没有留下通道,想来是不想让人动这些阵眼之物。可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让程南一个杂役弟子找到其中阵眼之一,并且取走里面的“太上”剑,其中缘由实在让人费解。

  就算是李山这个亲眼目睹阵法建成的人都不一定能找到阵眼所在之地,更何况什么都不懂的练气修士。当然也不排除程南的运气实在逆天,但很显然程南的运气好,却是修真界的运气不好了。

  自然邪灵之气肆意扩散就在这二十九年间了。

  千年之前那场战争到底是怎样发生的无从得知,只是知道从此之后世间化神者少有,许多千年前的知识都已失传,这只能说是修真界的悲哀。

  虽然李山心情不佳,但毫无疑问要是他想取小珠子在手,时机就快到了。相应的只要李山取走小珠子,封印就会进一步松动,更多的邪灵之气便会弥漫出来,元极宗的麻烦会更大。

  然而要是错过这次机会,等元极宗找到克制平息邪灵之气的方法,那时候李山就再也没有得到小珠子的机会,除非李山修为达到化神境界,一路碾压元极宗并且抢夺红珠子。

  这肯定不是李山想要看到的。

  但现在李山还没有做好准备在元极宗诸多大能眼皮子底下偷东西,所以苦恼不已。

  在返回钱府之后,李山一路上行色匆匆,脸色凝重的模样一看就让人知道他有心事,故而原本想和他闲谈的师兄师姐们仅仅只是打了声招呼,李山便离开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李山故意摆出一副匆忙的模样便是不想打断自己的思路,他正在决断今后的一些事情。

  “李师兄,发生了何事让你行色匆匆?”正待李山快走到小院的时候,一个少年清朗的声音传入他耳中,让李山双眼微眯停下脚步。

  在整个钱府中叫李山师兄的只有一人,便是那个看不惯李山的连钦。

  李山转过头去,就见连钦稚嫩的脸上带着笑,虽说是在打招呼却有几分得意的神色,就让李山心中有了计较。

  “原来是连师弟。”这“连师弟”三个字李山咬的特别重,立马就看到连钦脸上带起怒色,但似乎是想起什么顿时收敛怒意转而笑意满满的说道:“看师兄你似乎有什么心事的模样,不知师兄可愿让师弟为你分忧?”

  话说的很好听,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连钦是真的为李山担忧呢。

  李山似笑非笑的说道:“师兄我思考的东西,师弟恐怕是想不明白的。”

  连钦再次差点按捺不住心中怒意,却不想李山懒得和他继续纠缠,理也不理连钦就从他身边走过去,在错身的时候他转过头来拍了拍连钦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师兄我很是为师弟担心啊,年少轻狂不是错,但还是量力而行吧!”

  说完扬长而去。

  连钦在后面死死盯着李山的背影惊疑不定,心中一个劲儿想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让李山察觉到异样。

  另一边的李山,对于方才和连钦之间的交谈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现在的关注点完全没放在和连钦勾心斗角上面,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小屁孩,如果真犯了错,到时候再收拾一顿就好,毕竟连钦还是钱长老的记名弟子,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

  不过从连钦这次蹦哒到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恐怕暗中对付自己的陷阱已经布置好了,就是不知道连钦请谁来对付自己。

  连钦自己是不可能的,打肯定打不过李山,炼器水平也不是李山对手,至于心性就更不用说了,最大的可能还是请了哪个帮手,在元极宗里这样的庇护再正常不过了。

  李山当然不担心自己有性命之忧,虽然他放任连钦动手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最近动手的最好时机是什么时候?毫无疑问就是半年考核大比了。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