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砸场子

  器符峰锻造室中,李山高举锻造锤,右手重重挥下。

  “哐!”

  “哐!”

  “哐!”

  一声声金铁交鸣的声响,从锤下传出,星星点点的火星子从里面迸发出来,但还没等它落地就消失不见,仔细一看才发现在淬炼台四周布有阵法,防止威力巨大的地火不小心烧了周围环境。

  火光照在李山淡漠的面庞上,映的他皮肤通红。

  手底下是个半成品的长剑,被地火烧的仿佛岩浆一般火热,虽然只是轻轻放在淬炼台上,却在李山手中服服帖帖的,被李山牢牢控制在淬炼台之中。

  炼器有两种最大的分类,一种是神念炼器,一种则是肉身锻造,而李山选择了肉身锻造的方法,似乎神念炼器更适合李山一些,其实不然,任何能使用神念炼器的修士都是结丹以上的修为,否则神念在接触地火只是肯定受伤,弄不好会重伤。

  每个炼器大师都是从肉身锻造开始学起,故而炼器师一般肉身强悍,便是为提高炼器水平而炼体。李山自然也是如此,从进入元极宗器符峰后,不管每日多么忙碌,钱长老总会留出足够的时间让李山进行炼体。

  李山承认自己的肉身强度不足,顶多在诸多道修中算中等,根本不能与体修相比,虽然经过四个多月的炼体,但因为肉身力量不足,如今他在炼器之道上已经开始后继无力,虽然他在理论上能够炼制更高的法器,很可惜急不来。

  若想要继续提升,唯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利用自己堪比结丹修士的神念,适应一番转变炼器手段,另一种则是随时间推移不断淬炼肉身,让肉身强度更上一层楼。

  “呲……”刚完成一次锻打的李山突然眉头一皱,随后放下锻造锤,神念托起正通红的长剑,立马感受到神念上传来的细微刺痛,李山也面不改色,将长剑轻轻放进一旁早已经备好的冰露泉水中,听得一阵呲呲作响,等到剑身彻底冷却下来他才从冰露泉水中取出长剑。

  这刚锻造好的长剑样式普普通通,李山拿在手上微微倾斜,却看到一道冷光从剑刃划过,显示长剑的锐利之处。

  这柄长剑的品阶达到中品法器,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剑身上有两道隐隐约约的纹路,这纹路顺着剑身从剑柄一直延伸到剑尖,并不是长剑裂开,这纹路仿佛是长剑自身长出来的一般。

  李山拿着长剑不断观察,颇有些不满意的意思。

  从他能够锻造出中品法器已经二个多月,但锻造出来的中品法器依旧是最低层次的,外人只当法宝分为上中下三等,却看不懂法宝真正如何分辨。

  就算同是中品法器依旧有三六九等,威力不同,而导致法器威能不同的不是法器炼制方法,而是炼制的炼器师水平如何,就算是同一件法器由不同的两个人炼制,都有高低之分。这就看哪个炼器师在锻造法器的时候打造的次数多了。

  李山今日炼制的中品法器有二锻,便是李山在炼制这柄长剑的时候重新打造了两次,那两条隐约纹路便是证明李山的水平,炼器师在锻造法器的时候想要反复打造几次取决于炼器师的水平,反复打造次数越多法器品质就越好。

  不仅仅提升了法器的韧性、刚硬程度,还提升了法力在法器中的运转速度。

  但据说修真界还没有哪个炼器师能将中品法器的锻纹提升到十条以上,倒是下品法器罕有十条锻纹的,但十条锻纹的下品法器依旧是下品法器,比不上中品法器,就没有多少吸引力,也没人计较自己的法器是几纹下品法器。

  可中品法器以上就不同了,至少锻纹对法器威力的影响很大,上品法器就更是如此。

  李山自然是想将中品法器锻纹提升到更高层次,然而锻纹越多就越难打造,若不是李山及时停手恐怕现在手中这柄长剑已经断了。他一直没能提升锻纹的原因,大部分归功于不足的身体素质,只能多锻造不同的中品法器。

  到现在他储物袋中的中品法器已经有数百件,可见李山的疯狂。

  当然也正是李山的这份疯狂,才让钱长老颇为满意。

  就在李山收起长剑准备再来一次锻造的时候,锻造师的门砰的一声从外面被打开,一个急急火火的声音冲过来:“李师弟,快出来有好戏看了!”

  李山手下一顿,讶异的看过去,就见一位二十五六的貌美女子从外面闯进来,是钱长老的二徒弟吴师师,修为已经臻至结丹中期,更是能够独立打造上品法器的炼器大师。

  “吴师姐,发生了何事?”李山二丈摸不着头脑,问道。

  “我给你讲,无量道宗的弟子来踢馆了,有个筑基期的器修特嚣张的要打遍器符峰所有筑基弟子。”吴师师一边拽着李山往外走,一边口中不停蹦出话语来,听得李山眉头一挑:“打?”

  “嗨,就是要挑战器符峰所有筑基期的器修弟子。”吴师师才发现自己口误,连忙补救一句,随后解释道:“师父让我来找你,这场踢馆对你很有帮助。”

  李山沉吟,自然不会拒绝钱长老的安排,虽然他并不觉得炼器之道上,有哪个同辈修士能指导他,这不是自大,而是自信。虽然李山暂时炼制不出更高品质的法器,但单论理论的话他已经研究到六锻中品法器,然而受限于肉身强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过无量道宗的人果然来势汹汹,来到元极宗不过小半月时间就坐不住了,说不定无量道宗的弟子有真本事,真能给李山几分启发。

  李山好奇的问道:“既然有挑战器符峰的,不知有没有挑战其他传承的?”

  “当然有,炼丹峰、太上峰、七星峰、重岳峰都有人太挑战,因为我器符峰是器、符修士所在之地,竟然有两人前来挑战。啧啧,还真是会钻空子,竟然派来两个筑基修士,还美其名曰只挑战外门弟子。”在吴师师一大段包含恶意的讲述,李山算是明白了事情发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