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炼器斗法

  诺大的广场里面此刻只有两人一兽,最醒目的还是属于两个相隔甚远的淬炼台,此刻无量道宗的成自文以及站出来应战的郭恒各自占据一个淬炼台,在看台上则是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全都是器符峰里面的器修弟子。

  至于为什么没有符修弟子,因为无量道宗派来的挑战者不仅仅只有一个,器符峰较为倒霉,因为器、符两道的传承都在此峰上。虽然只有器符峰一般人数围观,一眼看过去也觉得密密麻麻,颇为壮观的模样。

  “郭师兄!狠狠教训他!”看台上全是嘈杂的议论纷纷,有一道激动的声音从看台上炸起,顿时掩盖住周围杂乱无章的交谈声音,传进场中的二人耳中。

  “看不出来,你挺受欢迎。”到了此地,原本嚣张的成自文一改态度,哈哈大笑起来。

  当然他的笑声在周围嘈杂的环境中显得微不足道,除了郭恒之外少有人能听到。而郭恒现在已经从愤怒当中清醒过来,心中不免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冲动,但他对成自文的看不惯是真的,就算现在成自文一派豪爽的模样也让他觉得颇为惺惺作态,不甘示弱的冷哼一声。

  成自文也没有在意郭恒的态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既然是挑战,那么就会有主持的长老,此处锻造场有专门的长老负责,那位被称作杨长老的中年人来到二人面前,面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对成自文这个挑衅元极宗的无量道宗弟子没有露出敌意,想来也是知道无量道宗身份敏感。

  长老一出场,诸多看客立刻安静下来,静静等着杨长老的举动。

  “无量道宗的小友,你可确定挑战我元极宗所有器修弟子?”杨长老乐呵呵的说道,声音不大但传遍了整个锻造场,谁知道成自文没有上当,反口说道:“这位长老记错了吧,晚辈要挑战的可只有外门弟子!”

  “自然是外门弟子。”杨长老也不生气,顺口说下来,与此同时他拿眼神看了眼郭恒。

  看台上,李山摸着下巴饶有兴致,询问一旁的吴师师:“师姐,你看这个郭恒怎么样?”

  吴师师瞥了眼场中的郭恒,最后撇撇嘴说道:“没什么印象,估计也不怎么厉害。”

  钱金骨长老虽然是讲课长老,但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半步元婴,只差一个契机就能突破,而他的收的徒弟个个都是俊杰,吴师师在钱长老诸多弟子里面无论是天分还是努力都排在前列,自然在器符峰中是个风云人物。

  吴师师一向性格豪爽大方,看人也极准,既然吴师师说了这个郭恒不怎么厉害,恐怕郭恒是真的比不过成自文。

  李山不知郭恒水平如何,然而他的修为已经尽收眼底,筑基后期的修为,已经略输一筹,虽然炼器比试不比修为,但法力对炼器的影响很大,说不得二人斗到最后其中一人没了法力继续炼器,岂不是必败无疑。

  “既然是小友挑战我元极宗,那题目由我元极宗出了,可有不妥?”杨长老说道。

  “自然。”成自文无所谓的说道,显然是身有底气根本不怕对手耍花招。

  杨长老在郭恒面前停留一阵,又吩咐杂役弟子取来两份材料,才放开声音大声道:“比赛时间一个时辰,炼制中品法器卷焰刀!”

  “现在开始!”锻造场的边缘摆着五六个香炉,话音刚落就有杂役弟子将其中一个香炉里面的烟点燃,以作计时。

  而场中,两个人已经有所行动,炼制材料早就放在他们身旁方便使用。

  郭恒二话不说点燃炉火,淬炼台上的阀门立时打开,熊熊燃烧的地火喷出,将整个淬炼台烧得通红。随后郭恒拿起一块青尘刚,随意看了看直接扔进淬炼台中烧熔起来。

  反观成自文,并没有冲动的直接开始炼制法器,他拍了拍自己的火熔猿,火熔猿十分乖顺的站到淬炼台前。

  “呼……”火熔猿一口妖火喷在淬炼台中,淡蓝色的妖火在淬炼台中翻滚着,在火熔猿娴熟的控制中妖火不断。

  而成自文则是将所有炼制材料每一样都拿起来细细观看,不断颠一颠拿起的材料。

  中品法器卷焰刀,在所有中品法器中不算难,基本上是个中品炼丹师都能熟能生巧,看起来郭恒对这场比试心中没底,所以选择了最保险的题目。

  炼器师之间的比试分两种,一种便是双方炼制最拿手的法器,最终由他人测评判断谁输谁赢,而另一种便是场中的情况,两人炼制同一种法器,看谁炼制出来的缎纹更多,谁就会获胜。自然,比试都会有时间限制,一般都是一到两个时辰,毕竟不能让所有人都耗在看台上。

  有的比试中还会考验双方挑选锻造材料的能力等等,但在此次挑战中没有实施。

  李山一直紧盯着那个无量道宗的成自文,讲对方的所有举动尽收眼底。成自文自从拿起材料后一直没有炼制,将所有材料反复检查,甚至成自文在拿起某个矿石的时候,用舌尖在矿石上舔了舔,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起来不简单啊。”一旁,吴师师凉凉的说了一句。

  成自文看上去在墨迹拖延时间,他旁边的郭恒已经将青尘刚的完全融化,正在进行下一步,但其实在炼制法器之前了解材料,才是减少炼制失败的诀窍。

  这点李山深有体会,虽然他能推演出完美的炼丹方法,但在推演之时用的药材肯定与下一副药材有差距,在炼制下一枚丹药之时必定要做出调整,不然失败的可能会大大增加。

  然而并不是任何人都与结丹弟子、与李山一样看出端倪,真以为成自文自暴自弃拖延时间,一时间嘘声渐起。

  周围全是嘘声一片,李山则是静静的看着成自文,心中在想虽然不知道成自文的水平如何,但仅凭这一份细致,就让人刮目相看,恐怕接下来这个成自文还会做出更让人惊叹的事情。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