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炼器斗法(四)

  五锻中品法器的水平,的确让人很惊叹,然而他在元极宗的水平依旧只是中上游,并不是顶尖的水平,然而很可惜,那些比成自文厉害的炼器师基本上都是内门弟子,这些内门弟子有心想教训成自文一顿,让他看看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然而这个想法在一开始就被堵得死死地,因为成自文虽然狂妄,然而却比谁都清醒,他一直在针对外门弟子这一阵营,至于将他拉到内门弟子的对立面,这件事情杨长老已经尝试过,却被成自文避开。

  这下子内门弟子想要出手都没办法,靠着外门弟子争回这口气,恐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面对成自文的再次挑衅,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应战。

  吴师师在李山旁边咬牙切齿,复而看着李山长吁短叹:“唉……李师弟为什么不早点来元极宗……”

  “唉……要是早几个月就好了……”

  “唉……”

  李山:“……”他实在不知道该说这位吴师姐什么好。

  “真的没人了?难道元极宗的外门弟子都是孬种?”成自文将“外门弟子”四个字要的特别重,以至于那些内门弟子只能无奈的摇头——他们倒是想上去应战,成自文侮辱元极宗的名声就是在打他们脸,然而有什么办法,早先元极宗各位长辈已经提醒过他们,现在是个特殊时期,不能做出以大欺小的事情。

  对于这些从小长在元极宗的弟子来说,长辈的话语很有力量,他们不会不听。

  然而这就导致了成自文的言辞越来越过激,那些原本还在犹豫的外门弟子终于有人受不了那个气,站出来迎接挑战。

  结果很明显,虽然这些外门弟子勇气可嘉,自身有些水平,能看出来在器符峰中小有名气,他们一上场周围弟子就欢呼起来,然而他们依旧不能和成自文比拼,纷纷落败。

  一个两个还好,但输的人多了难免让元极宗弟子内心沮丧。

  而大多数内门弟子则是气的咬牙切齿。

  李山靠着看台上的栏杆看好戏,看元极宗弟子们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突然听到耳边吴师师师姐问道:“师弟,师傅教你炼器教到什么地步了?”

  李山自然的回答道:“师父已经教我五锻中品法器。”虽然李山现在只能炼制二段中品法器,因为受限于他的肉身强度,钱长老也是看出来这个问题,却没有停止教导李山,反而是顺着李山的理解程度继续教导下去。

  在钱府中李山理论推演程度远远超过能炼制法器的水平早就传遍了,吴师师知道也正常。

  李山在意识海中能够炼制四锻中品法器,他在回答钱长老的问题时就被察觉到,虽然钱长老总是提醒李山没有亲自动手炼制过,得出的理论经验根本没有根基,但还是在教授李山五锻中品法器的炼制方法。

  钱长老哪里知道李山的推演必定是最正确的,就算他不能亲手炼制法器也能在达到条件后一气呵成的将法器炼制出来。

  这法器的炼制,在每一锻的炼制中需要包含的知识都天差地别,不仅仅是原料在炼制过程中越来越难以打造,还牵扯到更多的问题,炼制不是一下就完成的,法器被打造成几锻也能看作法器的完成度。

  李山不明白吴师姐到底要说什么,好奇的问道:“师姐,你问这作甚?”

  “你上去接受挑战怎么样?用理论和他斗法。”吴师师双眼发亮,盯着李山的眼睛一眨不眨,她的声音中还有些奇怪的意味。

  “不怎么样。”李山没好气的说道:“就算是理论,成自文已经能够炼制五锻法器,还游刃有余的模样,让师弟我上去简直是自取其辱。”

  谁知道吴师师听了李山的话非但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反倒是勃然大怒,噔噔噔走上前一把拽住李山的衣领,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往场中一抛,口中还喊道:“哪那么多废话!我觉得这法子不错!快上吧师弟!我看好你!”

  李山整个人都被扔了出去,心中着实有些无语,他不是没有反抗,然而他再厉害也只是筑基巅峰而已,加上吴师师乃是器修,肉身绝对强悍,李山又不可能取出法器给吴师师一刃吧,最终只能无奈的从空中坠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李山还看见吴师师对他比了个大拇指,一脸“加油师姐我相信你行的”的表情。

  “唉……”李山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二人所站的看台不高,只是在第三层而已,凭李山的修为还不至于失态,他轻巧的落在地上,随后看向场中。

  李山的出场方式简直赚足了眼球,也没谁是从天上被扔下来的,吴师师这一扔就把李山扔出好远,等他落下来的地点已经位于锻造场中间。

  这下李山就算是想解释自己不是来接受挑战而是路过也没人信了。

  李山再次揉了揉太阳穴,心知这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吴师姐可真是给他出了个难题,他的理论已经达到四锻中品法器没错,但与成自文论道还是太勉强了。

  成自文已经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所有人他的水平:实打实的五锻,理论的话说不定会更高。

  “你就是应战者?”成自文挑着眉看了眼李山。说实话,李山看上去半点没有炼器师的模样,身形修长精瘦,而大部分炼器师常年炼体,身材魁梧是再正常不过。而李山,看上去更像是丹修一些。

  还真被成自文猜对了,李山在被分派到器符峰之前,还真是个丹修。

  然而这些成自文可不知道,既然在许多人都失败的情况下还站出来应战的人,恐怕有自信,成自文还是认真起来:“说吧,你要比炼什么。”

  李山笑了笑,对成自文的不客气没有丝毫气恼,开口说道:“实际炼器上,在下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在下擅长的还是理论,我二位就在此处论道一二,如何?”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杀神叶欢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超级怪兽工厂至尊剑皇武炼巅峰雪中悍刀行超品相师无敌天下武破九荒我是至尊